这座险峰,势若奔虎,膨大的部分,状如虎头。

    这也是虎头滩名字的由来!

    君影带不过来,也不能放白狐土探查,风险很高。

    牛小田最终决定,带着大家勇攀险峰,直抵鼠仙的老巢!

    稍作歇息,大家开始朝着险峰攀登。

    一条小路,到了中间路段,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再往上,坡度超过八十度。

    还好,并非荒山秃岭,生长着很多树木。

    四人扯着枝条,继续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高土娣冒汗了,小短腿需要迈得更快,才能跟上大家的步伐。

    带着高土娣这个累赘,牛小田自有打算。

    让她引路只是其一。

    鼠仙熟悉她的味道,如此一来,才更容易现身。

    八百年的鼠仙,移动速度极其惊人,如果它真的跑了,没可能追得上,还得以*为主,趁机将它给收了。

    蛇皮鞭,啪啪响!

    春风挥动鞭子,将碍事的小树抽断,一直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收灵术,呈现开放的状态,让白狐可以感知到附近的情况。

    暂时没有鼠仙的气息,血蝠洞的面积应该不小,也可能深入山体。

    只有进去了,才知道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终于,看到了洞口!

    很巧妙,就是虎口的位置,空间并不大,是一只闭着嘴的老虎,像是在吹气。

    上方有水滴落下,只留下一道道浅浅的水痕。

    附近还看见一个废弃的香炉,里面全是泥土,不知是哪个胆大体壮的,把蝙蝠当做神仙拜了拜。

    四人爬了进去,里面黑洞洞一片。

    尚奇秀打开强光手电,所过之处,触目惊心,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头顶的岩壁上,密密麻麻,全是悬挂的蝙蝠。

    光照之下,黑黝黝毛茸茸的,眼睛呈现红色,露出的两根白尖牙发出带绿的荧光,格外恐怖。

    幸亏都见过大场面,否则,一定会吓得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我在前头!”尚奇秀自告奋勇。

    “后面待着去!”春风没答应,本人的前阵谁都别抢。

    这里的情况,非常复杂,周围至少有五个洞口,无法判断,到底哪个才是鼠仙的老巢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货一定感知到了我们,可惜,我却感知不到它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它为啥不出来?”

    牛小田已经取出了锁灵镜,上面并没有鼠仙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中午,它法力较弱,正在观察情况吧!必须用东西吸引它。”

    喝血的鼠仙,最难抵挡的,一定是血气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打了一行字,牛小田递给高土娣看。

    割破手指,释放血气,吸引邪物!

    高土娣点了点头,毫不犹豫将一只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取出破体锥,牛小田在高土娣手心处刺了下来,立刻冒出了血珠。

    将血珠甩出去,稍等片刻,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从前方的洞口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惊悚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几百只灰老鼠,吱吱叫着冲了出来,前方带头的,居然是两只个头不小的老鼠精,都是公的,可能是鼠仙的雄性宠妃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尚奇秀脸色突变,惊得汗毛直竖,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。

    这一点倒是不如春风,有过几次打老鼠的经验,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蛇皮鞭再度抽起来,不断落在前方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老鼠们不敢靠前,在前方形成了一个方队,倒也排列整齐,可见平日里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杀老鼠,并非这次行动的关键。

    杀鼠仙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如此僵持了片刻,白狐突然报警,“老大,它来了,真快啊,收仙笼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白狐说完,一个女人的虚影,骤然出现在前方十几米处。

    很漂亮,个头高挑,头戴礼帽,穿着一套灰西装,下方尖头的黑皮鞋,倒是蛮有时尚味道。

    即便是鼠仙,也阻挡不住成为高级白领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找死的来了!”意识沟通开启,传来鼠仙的得意笑声。

    “灰妙娘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切,本仙改名了,田小妞。总有一天,干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牛小田。”鼠仙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本人,就是牛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佩服啊!居然登门送命,我要是不收,岂不是辜负了盛情?”鼠仙的俏脸上全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。”牛小田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“你修为不低,但也不是本仙的对手,先把《血符经》交出来,那个废物,居然把宝贝给弄丢了,该死!”鼠仙骂道。

    “就不给!”牛小田仰着脸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杀了你,然后再把这几个女人,挨个摁倒了放血。太棒了,都有修为,血液一定非常美味。”

    鼠仙说着,猛然挥出一拳,一股灰色的气息,直冲牛小田的胸膛。

    早有防备,牛小田的胸前,一柄巨剑浮现而出,正是诛妖剑。

    灰气冲击在上面,瞬间弹开,消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牛逼!”

    鼠仙赞了一句,手中突然多了个金色的小球。

    这玩意牛小田认识,惑风球!

    袭击失败,鼠仙就想用惑风球定住牛小田,然后再动手。

    哪能给它这个机会,牛小田向前一甩手,启动雷芒符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雷鸣声瞬间响彻山洞,一道金色的电芒,冲向了鼠仙。

    脑海中,传来鼠仙的惊呼声,然后,它就消失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雷声惊动了上空的蝙蝠,纷纷飞起来,在洞中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下方的老鼠也四散逃亡,一只公老鼠精却很勇猛忠诚,突然冲向了尚奇秀,试图去咬她的脚。

    选错了对象!

    尚奇秀猛然飞起一脚,将它踢飞出三丈开外,摔在石壁之上。

    春风不甘落后,挥动蛇皮鞭,扫飞几只碍事的蝙蝠后,卷向了另一只公老鼠精,生生抽下了一片皮毛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尚奇秀看准了刚才想咬她的老鼠精,将手中的透骨剑,凶狠地投掷过去。

    穿透了老鼠精的肚子,这货立刻发出了凄惨的大叫。

    另外一只老鼠精,吓得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春风大吼着冲上去,用蛇皮鞭凌空卷住它的脖子,同样抛到了石壁上。

    跟着,春风利索地取出背后的弓弩,再次将老鼠射穿。

    耶!

    尚奇秀和春风相互击掌庆贺,首战告捷!

    高土娣却吓得靠在一侧的石壁上,抖得像是筛糠,又被吓尿了一次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好了收仙笼,时刻准备念动咒语。

    鼠仙,一定会再次回来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