嗡!

    脑瓜子响了一声,牛小田身体一阵摇晃。

    鼠仙发起了意识攻击,而且孤注一掷,格外猛烈!

    两名公老鼠精惨遭毒手,可能是它的丈夫或者准丈夫,鼠仙岂能不恼羞?

    此刻恨不得将牛小田这伙人,全部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运转真武之力,抵挡意识攻击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察觉到一个问题,*留下的护体灵符,多次使用,尤其在抵挡千年僵尸的过程中,灵力也几乎消耗殆尽了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老娘一定杀你。”鼠仙咆哮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臭耗子,也就会瞎吹,等老子抓到你,打死后,先剥皮,再剔骨,做成烤肉串。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上门寻衅,欺鼠太甚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老子不理你,你这货也迟早找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鼠仙报仇,十年不晚,拜拜了!”

    鼠仙没了声音,像是认怂跑远了!

    不过,牛小田根本不信,以退为进这一招,本老大比这货运用的还纯熟。

    肯定没走!

    正寻找适当的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比如,离开时,陡坡之上展开攻击,滚下去,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    鼠兵溃不成军,很快跑得一干二净,地上只有两只死去的老鼠精,呈现四爪朝天的姿态。

    蝙蝠们最稳,短暂混乱后,又倒挂在上方,冷静俯视着下方,居然没有一只飞走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俩大耗子带走吗?”

    春风试探问,又动了吃鼠肉的心思。

    会有补益作用,但相对大家现在的体魄而言,用途也不大。

    而且,牛小田觉得,没有比鼠肉更恶心的食物,坚定地摆手:“不管了,扔这里烂掉吧!”

    “需要搜遍这里吗?”尚奇秀又问。

    “也好,大家都小心点,就对面这个通道,进去瞧瞧,有用的都拿走,然后再放一把火。嗯,一把大火!”牛小田大手一挥,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他娘的还能更缺德吗?”

    突然,脑海里又传来鼠仙恼羞的声音。

    果然没走,牛小田偷笑,继续威胁道:“你这个没用的臭耗子,老子不但烧了你的老鼠洞,里面的老鼠也一个不留,什么鼠子鼠孙鼠小三儿的,统统打烂!打死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多年基业,即将毁于一旦,鼠仙不由发出暴躁的叫声,陷入到彻底的抓狂中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真上门伤你,为什么要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些年,杀人害命,犯下滔天罪行,令人发指,人神共愤,死有余辜。”牛小田拽词,继续大骂。

    “哼,都怪那些人贪婪,倒霉活该。说起来,我也是替民除害!”

    “你可拉倒吧。人类的劣根,哪轮得到你一只畜生管。”牛小田嘲讽道:“何况,你他娘的比谁都贪,浑身带毒的臭耗子,看一眼都有心理阴影,恶心透顶!”

    “槽!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锁灵镜上,突然出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激将成功!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大喜,立刻开始念诵咒语,一股灰色气息,立刻从旁边的洞里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收仙笼一阵颤抖,几乎要拿不住,好半天,才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由捏了一把汗,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只能说明,收仙笼的法力到了极限,如果鼠仙的修为再高一些,就收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低头看去,收仙笼内,一个金色的小球,正在高速旋转。

    是惑风球,里面有内丹,居然奇迹般的缩小了。

    不行,必须马上处理鼠仙。

    抓鼠不易,也不能让它毁了收仙笼。

    准备好穿心针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念动咒语,鼠仙的西装女形象,立刻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大祸临头必须怂啊!

    鼠仙立刻磕头告饶,“牛小田,牛爷爷,饶命啊,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知错了吗?”牛小田犹豫了下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!再也不敢了!我对天发誓!”

    “态度还不错,我考虑下。”牛小田故作思忖道:“嘿嘿,逗你呢,我怎么可能放过你?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!你卑……”

    唰唰唰唰!

    穿心针立刻激射而出,眨眼便来回穿了四次。

    一只超大号的灰老鼠,骤然出现在地面上,面目狰狞,死在当场,倒是吓了春风和尚奇秀一大跳。

    白狐从牛小田体内,激射而出,困住了鼠仙的魂魄。

    生拉硬扯,外加威胁恐吓,还是逼迫它,进入牛小田的收灵空间里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!

    多亏收仙笼!

    否则,牛小田对付如此强悍的兽仙,且不说凶多吉少,胜算的概率也会非常低。

    另外,鼠仙选错了地方,山体内都是坚固岩石,如果在土地上,它完全可以开展地下攻击,那将是防不胜防!

    看到地上的大老鼠,高土娣惊得再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吓尿了,又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耗子比上次那个还大。”春风眼中放光。

    “别惦记吃鼠肉了,这货喝人血,实在太恶心。本老大自有办法,让你们继续提升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跟着老大走,吃喝啥都有!”春风大笑。

    “愿意追随老大!”尚奇秀也抱抱拳。

    头顶的蝙蝠,不用理。

    四人打着手电,先走进鼠仙的洞府,迂回曲折,直线深度超过二百米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又让大家惊呆了。

    超过二百平的空间里,打磨得很光滑,石桌石椅石凳石床,样样俱全,还有个铺着雪白皮草的藤根椅子。

    这只臭老鼠,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人类,以女大佬的姿态,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拍照留念后,开始搜索整个洞府。

    有收获!

    椅子下方,找到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子,里面居然是各种各样的宝石。

    “发财了!”春风开心大笑。

    未必很值钱,先拿回去吧!

    又在床上,找到了一个皮袋子,里面都是干燥的血块。

    白狐闪身而出,进行了一番鉴定,都是兽血,并没有人血,应该是制造血符用的材料。

    制造血符,需要特别生物的血液,下蛋公鸡,三条腿*等等,非常难找。

    也算是稀罕,牛小田收进了背包里。

    又找到一株干枯的野山参,六品叶,上面还有能量。

    鼠仙没舍得全用了,留着细水长流。

    白狐则毫不气,直接吸光,让它变成渣渣。

    墙壁的凹槽里,居然还有一沓符纸,上面腥气逼人。

    画血符专用。

    牛小田由此断定,这只鼠仙,野心勃勃,等着化作灵仙后,使用血符上记录的高级法术。

    一并都收了,留着备用,牛小田对这次的收获,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“老大,可以放火了吗?”春风撸起袖子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