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才是吓唬鼠仙的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放火!

    还有蝙蝠在这里生活,不能破坏了自然环境。

    “臭老鼠死了,不用放火,咱们再去别的通道转一转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都说狡兔三窟,这只鼠仙更胜一筹,五个深洞之间,相互连接。

    只是,连接通道比较矮,需要弯着腰才能通过。

    每个洞的深度,都超过二百米。

    有的通道尽头存放着粮食和杂物,有的是老鼠的繁育基地,少不了遇到了到处乱跑的老鼠。

    居然还看到了人类的枯骨,可能是登山探险族,死在此处,被吃了。

    鼠仙的恶行,又要记上一笔,死有余辜!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,四人才离开这里,高土娣走不动了,不得已,又给了她一颗强武丹,这才能跟上队伍。

    牛小田严肃警告,今天这件事儿,要烂在肚子里,跟谁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高土娣点头如捣蒜,牛大师对自己,不但有救命之恩,更是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下山后,牛小田三人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流浪城里的高土娣,也终于能回家了,感动的泪眼汪汪,不停摆手。

    没有马上走,三人开车去了海鲜市场。

    买了几十斤活蹦乱跳的皮皮虾,外加一堆生蚝,还有辣根、醋等调料,这才一路欢笑,返回了顺吉市。

    这处民宿,可以做饭。

    晚上,大家围坐在厅里,享受新鲜的海鲜盛宴,还买了些啤酒助兴。

    安悦变乖了,没问牛小田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她清楚,这小子如果想说,自然就会说。

    否则,听到的也未必是真的。

    安悦在八仙群里,分享了一段视频,是张翠花发给她的。

    兴旺村来了数不清的挖掘机、大货车和渣土车,一眼望不到边,大型的建设工程,已经拉开了序幕。

    “呵呵,等我们回去,遍地都是别墅了。”安悦开心笑了。

    春风灌了口啤酒,竟然还是个扒虾小能手,两边一掰,中间一拉,就扒出一只完整的皮皮虾。

    沾上辣根和老醋,放进嘴里,心满意足感受着鼻腔的辛辣*。

    睁开眼,一层雾气,春风呜呜道:“那又咋样,俺们就觉得,跟老大住在平房里,格外舒坦和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有老大,就有家!”夏花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把俺们都娶了吧!一天换一个,一周不重样。”冬月喝多了,大着舌头,说起了醉话。

    “俺同意~”秋雪拉着长音,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巴小玉不怕添乱,也跟着举手附议!

    安悦的脸都黑了,真担心会走到这一步,尚奇秀脸色也不好看,目光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“大伙儿都别闹了,本老大可不想弄出一堆娃,遍地小孩子乱跑,又哭又闹又叫的,那日子没法过了!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大家发出一阵爆笑,多开开玩笑才热闹。

    “老大,之前那套老宅子卖早了,便宜季常军了。”夏花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咱当时缺那几万块呢!”牛小田傲气道:“话说,咱也有别墅,而且啊,质量超一流,等着回去瞧好吧!”

    安悦撇嘴,认为牛小田说的,就是闵奶奶那一套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运气也没谁了,老太太被姐妹接走了,唯一的财产就留给了他。

    那是安悦不知道,闵家其实还有十几亿的财富。

    否则,一定会催着牛小田,赶紧磕头奉茶,把亲奶奶给认下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,牛小田打着嗝,回到三楼房间里。

    刚躺下,就收到了阿生发来的消息,一个手机号,吉祥号船长海智,提前联系一下。

    回了个ok,牛小田点击手机号,直接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就接了,中年男人的声音传来,“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牛小田,黄先生让我给你通个电话。”牛小田气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,一行八人,对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怎么到顺吉的?”海智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车来的,走走停停,路上好几天。”牛小田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十点开船,八点开始登船,你们提前半个小时,在码头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票,自己登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安排一下,让你们把车开上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狂喜,房车随行,到达目的地后,就不用再回来取车了。

    黄平野考虑得很周到,真够意思!

    “海船长,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不必气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牛小田第一时间,将好消息发布在群里。

    大家自然开心不已,然后都掏出手机,做好抢红包的姿势。

    因为,尚奇秀一高兴就喜欢发红包,还是大的!

    晚上十点,白狐从养仙楼出来,汇报了鼠仙魂魄的审讯结果。

    在牛小田体内之时,白狐就试图审讯,鼠仙极不配合,一死而已,拒不开口。

    没法子,还得回来后,让玲珑代劳,施展无敌碎碎念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鼠仙魂魄也熬不住,到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灰妙娘,田小妞!

    还是叫鼠仙吧,出身不凡,曾经追随血符门掌门,备受器重。

    后来,血符门日渐式微,消散在历史的长河里。

    一直活着的鼠仙,到底有了内丹,成为了血符门唯一的传承者。

    她也曾想恢复宗门,再造昔日的辉煌,以报掌门栽培之恩。

    日子久了,那份热情就淡了,最终,还是自私地觉得,自己修行有成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洞府内的两个公老鼠精,并非丈夫,而是哼哈二将。

    它有伴侣,是一名灵仙,白毛鼠,正在世间行走,二十年前还回来看过它。

    这只鼠仙的最大心愿,就是修成灵仙,从此跟伴侣双宿双飞,自由自在,尽享人世间的繁华后,同登仙界。

    所以,牛老大又捅娄子了!

    鼠仙认定一件事,它得灵仙伴侣,一定会来为它报仇!

    “老大,咱们还是大意了,高土娣全程跟着,虎头滩镇也有人知道咱们去过,灵仙能打听出来的。”白狐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不怕,二十年才回来看一次伴侣,它们的感情很差,不该带在身边吗?”牛小田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外行话了!”

    白狐摇晃着小爪子,解释道:“岁月对兽仙而言,过得很快,大部分时间,都在修行。还有,老鼠身上的味道很差,只有修成灵仙,才会消散干净,灵仙只是不想带着个臭烘烘的媳妇在身边。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