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还有别的法师吗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白狐化作虚影,壮着胆子,在附近搜索了一圈,回报道:“还有一名,就在法师旁边的房间里,是个女孩子,十七八岁,修为一般般吧。”

    就两名法师,其中一个还是小铃铛,牛小田心中稍安。

    随即做出决定,与其猜闷,不如主动登门!

    如果对方意图不轨,那就早点干一场,也省得连累别人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胆子也太大了吧!”白狐惊愕。

    “怕个头,苍源和万花,也不能把本老大咋样了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狐狐怕啊!

    “唉,旅个游,也这么多事儿,我跟老大一起去。”白狐叹气,躲进了老大的收灵空间里。

    来到五楼,宛如走迷宫一般,牛小田来到了那名法师的门前。

    轻轻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了一个浑厚的老者声音,“小友请进吧!”

    被发现了!

    也不奇怪!

    牛小田身上的气息也很特殊,更何况,也没带执草*。

    推开门,正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身材魁梧,浓眉两条,国字脸,颇有威严,看起来七十岁左右,皮肤红润,精神矍铄。

    “我叫牛小田,冒昧打扰!”牛小田微微抱拳,主动报上大名。

    老者脸上,略过一抹错愕,脱口问道:“兴旺村的?”

    “对,土生土长,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倒是有趣,小友的名气,可是响彻整个修行圈啊。不想今日得见,倒是我的荣幸。”老者大笑,也报上名字,“聚龙山,在下龙潜!”

    北派宗师龙潜!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一沉,白狐更是在收灵空间直转圈,嚷嚷着,撞准了,撞准了!

    嘴上不能怂,牛小田嘘呼道:“原来是龙大师,我该荣幸才是嘛!”

    “太气了,来,快请坐!”龙潜做出了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承让!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沙发上坐下,龙潜则打开一个自带的茶叶盒,将茶叶泡在杯子里,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松烟香气随即飘来。

    好茶!

    有些话,直说比较好,先礼后兵嘛!

    牛小田不紧不慢,品了口茶:“龙大师,我的情况您大概比较了解。请问,你不是杀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此言怎讲?”龙潜收敛笑容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师别生气,我的价值超过金牛,悬赏丰厚,凡事都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且不说必杀令暂停,劳而无功,之前,本人也未曾动过心思,大丈夫当修身养性,不贪取不义之财。倒是听说,苍源和万花都去过兴旺村,却是,悻悻而归。”

    龙潜的口气里,也有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了,又喝了口茶,笑道:“那就好说了!早听说龙大师一身正气,今日一见,果然卓尔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小友如此年轻,修为倒也不俗,敢问师从何人?”

    “玄通真人!”

    龙潜一滞,显然*的大名也没传到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敢自称真人,必然得了大道,着实羡慕小友的际遇。不像我,终其一生,也不过如此,依然困在生死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自谦了,不知此行何往啊?”

    刚放松下来的白狐又开始倒牙了,老大说话文绉绉的,听着都难受啊!

    “据传,明心岛上有灵草,我想去碰碰运气,既然遇到小友,不如同行,若有发现,各取所需。”龙潜坦言道。

    明心岛,此行的旅游景点之一,按照行程安排,明天一早到达。

    “呵呵,跟大师一起,必有收获,多谢!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“无须气,本人怕是还要借小友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如您所说,各取所需嘛!”牛小田又问:“大师独来独往?”

    “只带了小孙女龙茱,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龙潜还在空中比划了“茱”这个字,别误会,不是珠子。

    想必就是白狐说的那位修为一般般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满脸无奈,“我才是羡慕大师的风轻云淡,我这回带了七个人出来。唉,旅个游,凶险不断。”

    “七女可壮阵势,狐仙却是你的护身符啊。”龙潜笑着点破。

    “此事,大师还是帮着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,祸从口出,本人向来谨言慎行。”

    识破了,那就出来见了面!

    跟白狐沟通后,它还很不情愿,到底从收灵空间掠出来,现出原形,慵懒地朝着龙潜抬了下小爪子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造化之物,真乃美狐仙!”

    龙潜顿时眼睛发亮,由衷夸赞,也朝着白狐抱抱拳。

    白狐消失不见,又进入牛老大体内,却见龙潜拿出手机,还很时髦,当下流行的新款,发了条消息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女孩旋风般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红色运动装,利索马尾,小圆脸,大眼睛,高鼻梁,红嘟嘟的小嘴巴,身材小巧。

    一股甜软的清香萦绕鼻间,居然把茶叶都掩盖了。

    看到跷着二郎腿的牛小田,女孩先是一愣,随即惊愕地指着他:“咦,咦,你不是那个,那个谁来着,牛小田!对,你是牛小田!”

    牛老大不由扶额,这名气也没谁了,连小丫头都知道,一定是看过龙虎必杀令,还经常看,反复看!

    如此直接,倒是更加证实,这祖孙二人,确实没有谋害牛老大的想法。

    哪有想杀人,还嚷嚷出来的!

    “茱儿,不得无礼,当尊称牛先生。”龙潜压压手。

    “先生?”龙茱先撇撇嘴,又嬉笑道:“爷爷,你看看他呀,长得像学生,还坐没坐样,松松垮垮的,哪里像是个先生?”

    “就称呼名字吧!”牛小田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龙茱搬过一把椅子,晕死,坐姿居然跟牛小田一样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喂,你这个农村小伙,咋会那么值钱?”

    龙潜一脸无奈,抱拳道:“小友切勿怪罪,茱儿骄纵成性,让我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并不隐瞒道:“其实,咱也不知道,咋就登上了必杀令,价格还一路疯涨,我都想把自己杀了去领赏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龙茱笑得前仰后合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聊天的气氛很融洽,也很欢乐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龙茱才像是个乡村少女,对什么都好奇,问东问西,搞到牛小田疲于应对,浪费了不知道多少唇舌。

    茶叶耐泡,也架不住一杯接着一杯冲,眼看就成白开水了。

    龙茱的肚子咕噜噜叫了,她嚷嚷道:“爷爷,我都饿了,可以去吃饭吗?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去吃饭!”龙潜宠溺起身。

    游轮上,提供二十四小时自助餐,位置在三楼,随便吃,不另行收费。

    三人离开房间,直奔餐厅,牛小田也在群里发消息,饭点了,下来吃饭吧。

    等看到七位美女,龙茱眼睛又瞪圆了,还说了句相当雷人的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