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牛小田,真没想到,你还是姐姐控,好*啊!”

    六双女将想要杀人的目光,立刻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有一双最凶,那是安悦的。

    群美环立,凶相毕露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觉得脚丫子特别痒,非常想把龙茱一脚踢飞到大海里去。

    再看龙潜,目光看向别处,听不见!听不见!

    没错,龙茱就是惯坏了!

    可也不能揍她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龙潜大师,这是大师的小孙女龙茱,都是本人的朋友。”牛小田大模大样地介绍。

    “七龙珠?”尚奇秀嘴角上扬。

    “草字头那个!”龙茱小手比划。

    没看懂!

    尚奇秀等女将面无表情点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各自去取餐,三两个凑成一组,埋头干饭。

    龙潜饮食清淡,几片菜叶几块水果半杯果汁。

    牛小田则是无肉不欢,餐盘都冒了尖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天南海北的闲聊。

    龙茱则凑到女将们跟前,自来熟,还不看眼色,问东问西,一再打听不该问的年龄。

    尚奇秀勉强回答一次,龙茱忘了,下一轮又问,惹得她杀气腾腾,龙茱是真没看见她狠厉的眼神。

    要不是牛老大的朋友,这小妮子,肯定早被打得谁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七名女子,皆是品貌不俗,武功不凡,小友令我刮目相看。”龙潜赞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谬赞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“她们都愿意跟我搭伙过日子,我也喜欢热闹,关系纯着呢!”

    “难得小友定力如此出众。”

    是夸还是贬,就能计较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笑道:“咱年纪小,不着急,再说了,有必杀令,哪敢找女朋友,肯定跟着受连累。”

    “发布必杀令,乃极恶之举,道德沦丧。”龙潜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太缺德了。我只想做个快乐的好青年,却被搞得家里鸡飞狗跳,吃不好睡不好,好歹趁着暂停,这才能出来透口气。”牛小田大倒苦水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龙潜面色一凛,指指窗外,做了个嘘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顺着龙潜的手势看过去,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,从远处缓缓走来,又趴在栏杆上,眺望远处的海水,目光之中,写满了惆怅。

    堪称绝色,体型个头长相都是一流,赛过花妖君影。

    龙潜大师竟然也对美女感兴趣!

    人老心不老?

    跟着,龙潜拿出手机,递过来二维码,加好友!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进行扫描,添上了这位大师,网名只有一个字,龙!

    “小友,你的麻烦跟来了。”

    没少聊天啊,这打字速度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啥麻烦?”

    “那名女子,绝非善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歪头看,也没看出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正想放出白狐探查,龙潜却发来了表情符,当真就把牛老大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条蛇!

    难道说,这女子是蛇变化的,那岂不是灵仙?

    哎呦我去!

    难怪龙潜不说话,选择用交流,这是怕被灵仙探听到说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大师眼力超凡,自愧不如。”牛小田发了个流汗。

    “不知为何,这些年,妖魔鬼怪频频出洞,世间乱象纷纭。”

    “我*说的,灵王祸乱人间。”

    龙潜愕然一闪而过,手指划过屏幕却没再打字,慢慢放下手机,面色凝重地打量着牛小田半晌。

    然后,就把将手上的宝石戒指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拉过牛小田的手,龙潜给他戴在了中指上。

    这?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摆手,他早就看出来,这枚带着沧桑感的古朴戒指,绝非普通之物,至少也是法宝。

    龙潜摆摆手,继续打字,“小友,此乃我祖传的龙血戒,可保百邪难近,灵仙也不例外。你先戴着,待到分别时,再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太感谢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被感动到了,见过的法师多了,素昧平生,见面就肯帮忙的,龙潜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果然是正派人士,这个朋友,交定了!

    “大师,戒指给我用,你岂不是很危险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其目标必不在我。”龙潜回复。

    没毛病,除了头号招灾高手牛老大,谁又能得到灵仙的垂青?

    “岛上寻宝,还要麻烦白狐。”龙潜又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名女子走过来,隔着窗子,朝着牛小田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真迷人!

    有个词咋说呢,对,回眸一笑百媚生!

    牛小田满脸喜气,一边眨眼,一边抛了个飞吻,故意做出轻佻的姿态。

    美女也不生气,嘴角挂起的笑容,却分明是嘲讽。

    观察影子!

    果然,影子不正常,拉得太长了,真像是一条蛇。

    以灵仙的感知范围,足可以覆盖整个游轮,这让牛小田很是郁闷。

    看来,今后交流就得靠手机了。

    此刻,游轮远离了陆地,已经没了信号。

    好在还有无线网络,速度不敢恭维,马马虎虎对付着聊天。

    吃过午餐,大家就此分开,各回各屋。

    牛小田躺下来,这才用意识交流,将遇到灵仙的重大情况,告诉了白狐。

    “*,怎么会这样?老大,不好办啊,它收敛气息,狐狐也探查不到行踪。”

    白狐心惊胆战,声调都变了,却没想逃跑,当然跑不过灵仙,还不如在牛老大身体里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有龙潜相送的龙血戒,灵仙一时不敢碰我,但带来这么多宝贝,只怕早被那货给惦记上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烦,早知如此,还不如都留在家里,辛苦打拼这么久,才攒这点家底子,容易吗?

    “老大,有古怪,灵仙为何一直没有行动?”白狐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时间未到!”

    牛小田做出判断,柏寒的威胁刚过去没多久,设定的死法,长眠深海。

    嗯,大概此处的海水,依然不够深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,不一定跟柏寒有关。”

    狐参谋进一步分析,提醒道:“要是他能调动灵仙,早就杀奔兴旺村,没必要搞啥必杀令啊!”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如果灵仙是柏寒派出的,路上杀人的机会也很多,何必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灵仙都很高傲,岂能随便受驱使,对八品叶山参和延天丹,也都没兴趣。

    否则,凌风那货,早就再来牛家大院做了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灵仙对花妖,一定兴趣十足。

    小心为上,牛小田跟君影商议后,还是让她也住进收灵里,偶尔出来回归本体,补充灵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