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须要搞清楚,灵仙为何而来。

    有她在船上,处处提防,没自由啊!

    躺在床上,跷着腿琢磨好半天,牛小田给龙潜发去消息,打听道:“大师,能不能提前透露下,明心岛上到底有啥仙草?”

    “据说是,云灵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云灵须,灵草排行榜第一名!

    《医仙真诠》中对此有大篇幅的论述,云灵须,生长在完美的风水之地,无花无叶,状如猫科动物的胡须,气息极淡,混在杂草之中,如同*。

    采摘后,若存放不当,三日内化为粉尘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低头摸索下中指上的龙血戒,难怪龙潜会借用,当然是意在白狐。

    如果不依靠白狐的敏锐探查力,不容易找到云灵须。

    云灵须是制造补天丹的主材料,而一枚补天丹,就足以让整个修行界彻底陷入疯狂和混乱。

    补天丹可以让普通人拥有仙根,寿元突破到三百岁,打下坚实的修仙基础。

    百毒不侵,周天通畅,耳聪目明,身轻如燕等等,都是补天丹的附赠效用。

    试问还有那种丹药,比这玩意更有*力。

    “大师啊,难说那条蛇,也想要云灵须?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字,附加了一个苦涩的表情符,明摆着,争不过灵仙啊!

    好半晌,龙潜才发来一句话,没咬文嚼字,大白话,“完了,这邪物要是图谋云灵须,就没咱们啥事儿了!”

    后面几个喷口水的咒骂表情。

    凡事都有两面性。

    牛小田发现了好的一面。

    如果灵仙奔着云灵须而来,倒是不用担心,她会对自己有多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明明是出海旅游的,怎么就成了争夺灵草?

    世事的变化,果然是鬼神难料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想到了对付灵仙的方法。”白狐兴奋汇报。

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牛小田激动起来,这玩意太讨厌了,滚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“可以使用移灵法阵,管保对灵仙有效。”白狐提醒。

    “她看起来,就是活生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!”白狐肯定,强调道:“实体化的灵体,也是灵体,不是物质形式。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笑出声,太棒了,怎么就忘了这个茬,有移灵法阵,灵仙又算个屁。

    白担心半天。

    真惹急了,就将她转移到苍茫的大海上,变成一条随波逐流的海蛇。

    这货之所以登上游轮,跟凌风选择坐飞机一样,不是啥事儿都能靠飞翔来完成,风险过高。

    移灵法阵,能转移百米内的所有灵体。

    先把玲珑和鬼丫鬟们,也纳入收灵空间,如果它们不幸被转移走,生存的希望就太渺茫了。

    不怕!

    不怕了!

    牛小田闲来无事,又开始在游轮上闲逛,熟悉下环境。

    先去了一楼的水族馆,牛小田背着手弓着腰,欣赏了半天发光变色的水母,又去逗逗呲牙咧嘴的小鲨鱼,这才来到二楼的游戏厅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里更吵的地方,聚集了很多年轻人,正在吼吼哈哈地打着街机游戏。

    四美也在,正两两一组,在机子前拼杀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然后,

    牛小田就看见了那名灵仙,正在玩一款跳舞的游戏,几乎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小腰扭动得极其灵活,宛如魅惑蛇舞;大长腿,光滑细腻,修长笔直,毫无瑕疵,可以打满分;小短裙,短得恰到好处,想看的总觉得下一刻就能看到,结果却是心里更痒。

    又是个百变戏精,看海的时候,表现得很忧郁,玩起来,却又如此奔放。

    牛小田唏嘘感叹,从兜里取出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,怜悯地递给旁边被催眠成木鸡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可怜的家伙,擦擦鼻血吧,都过河了!

    这时,舞动的灵仙,突然向后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感到了一股牵引力,没错,这货就是让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不怕!

    牛小田晃着膀子靠过去,其余人动作木讷地散去,给两人留下了空间。

    灵仙缓缓转过脸,眨了下大眼睛。

    *,太魅惑了,俏脸精致到无法形容,定力非凡的牛老大,也觉得鼻子里一阵发热,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一口气深吸的够长,以至于错过了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年强的武者,叫什么名字?”灵仙柔声问,声音甜得让人压根隐隐都疼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这名字,真烂,你爸妈没文化吧!”灵仙咯咯笑。

    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你懂礼貌吗?

    臭蛇!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急眼,压着火道:“名字就是个代号,行走江湖,没听过那句话吗?包子有肉不在褶上,不能以貌取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很开朗,也很乐观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阁下大名。”牛小田背着手下巴抬了抬。

    “佘灿莲!”

    好像有点寓意的样子,牛小田挠挠头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对,有个词,叫做舌灿莲花。

    嘿嘿,蛇信子也好意思跟莲花联系一起,牛小田腹诽,装作饶有兴致问道:“听起来,你能说会道的。你要是你街头拉人,肯定成功率高。”

    有愠怒浮现于俏脸,佘灿莲突然伸出小舌头,舔在了鼻梁上方,还真是够长,随后傲气道:“我是一名编剧,《白娘子游西湖》那部剧,就是本人主笔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是才女一枚,我记得,这部连续剧一百八十多集,够看半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恍然大悟,下句话没说,无聊的破电视剧,像是懒婆娘的臭脚布,又臭又长,评分很低。

    “你跟那个老头,面对面却用手机聊天,不会是想算计我吧?”佘灿莲说话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岂敢,不过是商议,如何自保。”牛小田也不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佘灿莲斜眼看了下牛小田手上的戒指,警告道: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咱俩投脾气,我也信奉这一条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乐了,又问:“姐姐,能不能告诉我,你是哪种神兽?如此善良美貌多才的灵仙,可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舞动的身姿,稍稍停滞了下,额头之上,突然长出了一闪而逝的鳞片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看清了,惊得头发都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哎呦我去!

    居然是一条王锦蛇,北方也叫松花蛇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