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蛇体型巨大,花纹艳丽,无毒,却是不折不扣的捕猎高手,小动物们的克星。

    既然是无毒蛇,就不必担心佘灿莲下毒了。

    但它依然很可怕,再强悍的体格,也会被它轻易缠断,像是个麻花般,全身粉碎性骨折。

    王锦蛇,也是毒蛇克星,因为再毒的蛇,也毒不死它。

    花妖的毒,也许它无法适应,所以才没有提前下手。

    王锦蛇的气味,是它自保的手段,其恶劣程度,胜过黄鼠狼的屁。

    但这条已经是灵仙级别,味早就没了,如果非要较真的话,还能嗅到高档香水的芳香。

    “你体内的那只狐狸,应该非常美味。”佘灿莲坏笑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现在是大佬级别,该爱护小动物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作慌张,后退了一步,心中也替白狐感到不平,为什么每次麻烦,总是少不了它。

    “不吃也行,我正好缺个服侍丫鬟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实不相瞒,你来晚了,它早就被另一名灵仙给预订了,还是它的同类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佘灿莲的秀眉,弯曲成蛇形,对牛小田的推三阻四,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今晚你陪我,最近缺人气,皮子有点痒。”佘灿莲命令的口味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这么说话,真就过分了。

    跟一条大蛇同眠,极其危险,即便牛小田胆大如牛,也不敢轻易尝试。

    “青城山下啊白素贞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许仙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女孩的笑声突然传来,“哈哈,牛小田,你还不承认,就是喜欢泡姐姐,让我抓到了吧!”

    龙茱来了,正抱着膀子,脸上写满得意的坏笑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还真是……”佘灿莲翻了个白眼,牛小田估计,她省略的那个字,应该是,贱!

    龙茱满不在乎,斜着眼嘲讽道:“喂,这位大姐,你也挺不自重的,勾搭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龙茱就被牛小田突然捂住了嘴巴,如同一阵旋风般,强横又霸道地带离了游戏厅。

    龙茱小脸被憋得通红,上面还有几个发白的手印,在走廊里使劲跺脚,“你,你耍流氓!我要告诉爷爷!”

    “我分明救了你,别胡闹了,否则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牛小田皱眉回头张望,还好,没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哼,吹牛吧!在聚龙山庄,没人是我的对手。”龙茱仰着脸。

    扯淡!

    分明是没人敢跟她动手,这小丫头,非但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,连最基本的人生经验都很欠缺。

    有些常识,连小学生都不如。

    咦?牛小田冒出个想法,问道:“喂,你是不是没上学?”

    “自学成才!”
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牛小田乐得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特别崇拜我?”龙茱越发傲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初中,还比你强。”

    “强个大头鬼,还不是个乡村青年。对了,牛小田,我爷爷的戒指,怎么到了你的手上?”龙茱叉腰质问。

    太能管闲事了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问你爷爷?”牛小田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“他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转头就走,龙茱却不肯放弃,紧追上来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到底说不说,不行咱俩比试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烦啊!”

    龙茱比牛小田还生气,“爷爷以前说过,将来我找到男朋友,就把这枚戒指送给他。我当然得问清楚,为什么会送给你!”

    哦!

    还有这本经。

    “别多想,暂用,等下了船,就还给你爷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吓我一跳。”龙茱抚着胸口。

    “切,想找我当男朋友,就怕你排队也轮不上,拜拜了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不好了?”

    不搭理,牛小田看似正常步伐,两人距离却越来越远,龙茱怎么也追不上,也只能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房间,牛小田这才跟白狐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位灵仙,是一条王锦蛇,虽然无毒,却惦记着抓只狐狸当丫鬟,每日享受全身*。

    白狐气得又是一通乱骂,身为美狐仙,太难了,别管是人还是妖,都惦记着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猜你绝不会答应的。”白狐赔笑。

    “没答应,她又开出一个条件,让我晚上陪她睡,奉献人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老大会被它吸干的。”白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唉,如果她晚上非要用强,没法子,只能让它到海上流浪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深表遗憾,想想佘灿莲,还真是选了个好模子,这样的超级美女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让君影先出来,回到本体花朵里,维护下灵力。

    就在花盆旁守候了片刻,牛小田又把君影收回来,这才放心地睡起了下午觉。

    晚饭后,

    牛小田再次来到游轮上方的平台上,趴在栏杆上,眺望无边的大海,也眺望远处的星辰。

    飞在天上,像是拥有了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身在海上,却仿佛拥有了整个星空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在胡乱暗自发着感慨,手机上,传来了声。

    拿起来一看,是阿生发来的,“兄弟,就在今天下午,吉祥号易主了。”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商业上的事情,小田哥也不甚了解,于是回了个问号。

    “新接手的集团,黄先生也说不上话。”

    阿生又来了一条消息,解释道:“你的安全,不好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不早不晚,吉祥号游轮半道换了东家!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上下船的人,就没法控制了,可能会有杀手登船。

    七日游,并非都在海上。

    中途还要去三个地方,分别是明心岛,东阳小镇和百鸟湾,难保中途会有人上船。

    “船长没换吧?”牛小田打字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能换,但中途停靠的话,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生哥,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多保重,争取安全上岸,早日归来。”

    结束聊天,牛小田充满诗情画意的好心情,又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柏寒捣鬼,以他的经济实力,强行并购一条游轮,也不是难事儿。

    中途的三个景点,都在四面环海的岛上,没法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安悦表现很安静,还在处理村里的一些杂事,总有些百姓,因为芝麻大的事情,心生不满,需要安抚。

    夜半时分,正当牛小田想要入睡。

    屋内,突然就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佘灿莲来了!

    还耍了个酷,弄出了一身的流光溢彩,仙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我来了,都不觉得惊喜吗?”佘灿莲嘴角勾起媚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