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姐姐,你干嘛非要盯着我?三条腿的*不好找,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,随便你吸人气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满地支起半个身子,随手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不但是武者,还是个*,不好遇啊!”

    佘灿莲扭着水蛇腰,抛了个电眼,顿时让人身子酥了半截。

    腿在哪儿?

    没知觉啊!

    牛小田挠着头,装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看走眼了,我身边那么多女人,早就不是纯洁的青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,你是不是纯洁,我一闻就闻的出来。哼,有贼心,没贼胆,对付女人,就只有嘴上功夫。”佘灿莲一脸鄙夷。

    这张嘴可真损!

    牛小田恨得牙根痒痒,真想直接用移灵法阵,把她给扔到海上去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当然不能这么做!

    万一蛇仙没被淹死,重新返回,那就种下深仇大恨了。

    再编个理由吧!

    “姐姐,其实我不喜欢女人,你懂的。”牛小田坏笑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巧了,我也不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哼了声,又说:“牛小田,别这么多废话,我如此美貌多情,多少人都恨不得宁愿去死,也想一亲芳泽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在我这里,你注定要受伤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得意洋洋地比划下手上的龙血戒,“你想占我的便宜,也得能靠近才算。”

    “把那玩意拿来下,否则,我就去杀了那个小丫头。”佘灿莲冷下脸,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。

    “非亲非故,随便你好了!”牛小田无聊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哼!别以为我没听到,这是婚戒,那老头想把孙女嫁给你。你们看起来,倒是挺般配的。”佘灿莲冷哼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俩年纪相仿?”

    “都是不知死活的二愣子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这说的是人话吗?对了,它本来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高兴了,沉下脸,“佘灿莲,你再胡搅蛮缠,别怪本人对你不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!”

    佘灿莲习惯性地勾起嘴角,突然伸手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股巨力笼罩全身,牛小田居然被蛇仙抓离了床面,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胸前的诛妖剑立刻启动,一柄虚影大剑浮现而出,挡住了汹涌的灵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落在床上,不忘又吸了口烟,不屑道:“阿莲,这下没辙了吧!”

    “对付你的方法多了!”

    佘灿莲不服气,身形快速旋转,意识攻击开启。

    脑海中一阵嗡鸣,如同几十面铜锣同时敲响,烦得让人想要去跳海。

    牛小田深吸一口气,稳住心神,拼力运起真武之力,片刻之后,又挡住了这波意识攻击,随手将手里的烟头,熄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真有两下子,我喜欢!”

    佘灿莲停止旋转,赞了一句,周身突然泛起黑黄交织的气息,将其彻底笼罩。

    跟着,一条两丈多长的王锦蛇,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蛇头高傲地扬起,眼中闪现着桀骜不驯的光芒,*的纹理,宛如黄金般纯粹。

    够威风,够霸气!

    如果扒了皮,肯定能打造出一流的蛇皮鞭。

    蛇仙现出原形,目的很简单,想凭借强横的体魄,强行将牛小田缠住,无法动弹,让这小子必须屈服。

    牛小田感应着耳中的穿心针,蓄势待发,先扎它一下。

    死不了,但一定能逼迫它重新化作灵体形式。

    然后,就用移灵法阵,将这个自以为是的蛇仙,转移到海上去,随波逐流吧!

    千钧一发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头顶之上,突然响起了滚滚的雷声。

    眼前的大蛇骤然消失了,重新化作佘灿莲,嗖的一下不见了,只留下一句话,“臭小子,今晚先放过你,老娘先去找人,避一下雷劫。”

    游轮上某个睡觉死的游,就要与蛇同眠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松了口气,重新拉过被子盖上。

    外面雷声不断,一场暴雨正在酝酿中,海上的气候变化很快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家伙盯上你了,真是个麻烦。”白狐也挠头。

    “不到生死关头,本老大还是不想跟它结仇。”牛小田冷静道。

    “幸好它无毒,否则,老大肯定扛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哼,它要是毒蛇,早就把它给转移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内心认同白狐的观点,蛇仙最强悍的本事,莫过于下毒,恰恰是佘灿莲不擅长的。

    另外,它也没出更狠的招式,那就是,内丹攻击,足以击碎一切。

    龙血戒能否扛得住,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下雨了!

    伴随着雷声,窗外很快便混沌一片,此刻的游轮,宛如在水中穿梭。

    密集的闪电将天空撕裂成大小不一的碎块,照亮漆黑起伏的海浪,像是被雷声惊醒的怪兽即将现身。

    游轮有小幅度摇晃,但并没有引起任何恐慌,依然按照既定导航,行驶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清晨,

    牛小田被一阵敲门声惊醒,正是安悦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一起去看海上的日出吧!”安悦穿着整齐,笑盈盈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海上日出的景色,是不该错过,牛小田答应一句,快速穿好衣服,跟着安悦一道,来到游轮上方的平台上。

    大雨过后,天空晴朗,空气格外清新,猛吸一口,顿觉周身舒畅,倦意顿消。

    此时,上方已经聚集了不少游,有人举着手机,还有人拿着专业相机,都望着海天交界的远方。

    佘灿莲总是人群中最醒目的那个,她周围的游,总是以男性居多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长得真漂亮。”安悦看到,也不得不承认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牛小田瞥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女人,真不知道什么男人才能驾驭。”

    安悦正感慨,却发现佘灿莲往牛小田这边看了眼,随即展颜一笑,扭着小腰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认识?

    不是吧!

    牛小田太招风了!

    佘灿莲已经来到跟前,安悦连忙挽住牛小田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嗨!昨晚睡得还好吧!”牛小田笑呵呵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好,被熏得想要去死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嘟着晶莹的红唇,全不在意牛小田身边的安悦,轻笑道:“小田,昨晚雨电交加,搞得本姑娘都没心情,早晚把你给睡了!”

    安悦瞪大的眼睛里有火苗在烧,太不要脸了吧!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这女人敢说出这种话,自轻自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