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系好裤腿,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,飞起一脚。

    尘土飞扬,蚂蚁们落荒而逃,草堆顷刻间飞出几十米远,挂在了一棵矮树杈上,又惊跑了一只飞鸟。

    龙潜笑了,觉得牛小田还像是个淘气的孩子,没长大。

    地面上,出现十几个小孔,诡异的呈现三角形。

    这下,白狐可以感受清楚了,兴奋地汇报,“老大,下面是地血贝,至少有上百年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云灵须,而是地血贝!

    牛小田有点小失望,但此物同样非常难得,在灵草排行榜上,位居八十八位。

    《医仙真诠》上介绍,地血贝在补血疗伤方面,堪称绝佳之物,入药后,可以壮大气血,增强武力值。

    如果制造成药膏,擦拭后,三日内,疤痕消退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效果神奇的强效祛斑膏!

    地血贝属于藤蔓类,其藤茎呈现三角形。

    所以,地面上才有三角形的小孔,这个季节,还没到它发芽抽条的季节,当然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,下方是地血贝,没有云灵须。”牛小田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也是意外之喜,多谢美狐仙。”

    龙潜开心大笑,向着白狐拱手道谢,他自然清楚,这都是白狐的功劳。

    白狐人性化地摆了摆小爪子,不必气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灵草,兽仙们的兴趣并不大,吸收了,会有些补益作用,照比山参、灵芝等却差远了。

    龙潜从兜里,取出一把折叠的小铲子,牛小田接过来,蹲下来开始细心挖掘。

    但凡灵草类,都不能采用粗暴的采掘方式。

    一旦碰伤,会导致药效快速流失。

    足足用了两个小时,中间抽了三支烟,地血贝终于呈现在日光之下。

    暗红色,状如贝壳,密布着深浅不一的纹理,共有八瓣,像是个裂开的大蒜头。

    该分赃了!

    取出各自带着的玉生盒,平均分配,掰开后,每人四瓣地血贝,存放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虚此行!

    龙潜发出开心的笑声,小心翼翼将玉生盒放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背着手,一路聊着天,开始沿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小友,再听到灵草方面的线索,还望不要推辞,相约一路同行。”龙潜高兴的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愿意奉陪!”

    牛小田也高高兴兴答应,在兴旺村那种地方,很难听到这方面的有效信息。

    作为一方宗师的龙潜,获取信息的渠道很多,他也是超一流的风水大师,凡事未雨绸缪,失手的概率很低。

    这就是朋友圈除了兴旺村街坊邻居,还有其他朋友的好处!

    “小友觉得,茱儿如何?”龙潜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这话问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戒指都戴上了,难不成,真想把龙茱许配给小田哥?

    “龙茱是个练武的奇才,就是孩子气十足,心性不稳,也不肯吃苦。以后多加培养,一定能出人头地。”牛小田含糊道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龙潜叹了口气,感慨道:“实不相瞒,这孩子自出生开始,七灾八难,诸多不顺。为了给她改运,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和钱财,却也因此耽误她的学业,变得自由散漫,缺乏恒心!”

    在龙茱的面相上,没看出疾病和灾祸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,龙潜改运的水平相当高,足以瞒过相师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师,恕我直言,这样的孩子,通常都不适合留在身边。”牛小田从专业角度,提出中肯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明白,但她这般性格,又能寄放于何处?早晚必生祸乱,惹人嫌弃。”龙潜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口无遮拦,不知进退,上房揭瓦,下井抓鱼。

    别人不敢做的,龙茱都敢为。

    这种性格,挨揍都是轻的,稍有不慎,还会惹来大祸。

    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!

    龙潜拿这个小孙女,也是耗尽心力,无可奈何,出个门都要带在身边,就怕她在家中闯祸。

    “再长大些,会有改变吧!”牛小田不知道,该怎么接这个话茬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龙潜轻轻摇头,又聊起了苍源和万花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

    苍源养毒虫,必受其害。

    万花背景复杂,也非自由之身。

    此二人,虽有宗师之名,却无宗师之德!

    龙潜看问题很透彻,苍源的命运,确实跟毒虫魁蝻联系在一起,差点因此命丧小田哥之手。

    万花不用说,背后依托法门居,深受其累,活得也很小心。

    但这两人,都是小田哥的朋友,不好背后说坏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。两位宗师我都见过,都是蛮慈祥的老人,也很照顾小辈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友心胸豁达,十分难得。”

    两人先一步回到游轮上,各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没啥意外,佘灿莲又出现在房内,就跟进自己家一样随便。

    “姐姐,白天不睡觉的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哼,我倒是经常白天小憩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挖宝了,收获不小吧!”

    佘灿莲笑了,可见她并没有安静地待在游轮上,早就去岛上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收获巨大,珍稀无比的地血贝。嘿嘿,这玩意要是做成祛疤膏,多少钱都会有人买。”牛小田拿出玉生盒,显摆地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没见过世面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轻蔑一笑,对此全无兴趣,上前一步,摊开细长的左手。

    咦!上面居然长毛了。

    不是毛,

    是一些细长的须子。

    其上灵气氤氲,绝非凡物。

    牛小田的眼睛顿时瞪圆了,没错,就是云灵须!

    这货可真过分啊,居然提前一步,将云灵须给采走了,难怪没找到。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佘灿莲笑得花枝乱颤,手掌一收,放在背后,“牛小田,是不是很眼馋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特想杀蛇夺宝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说着实话。

    “想也白想,你没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十万块,卖不卖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山沟沟里来的穷小子,这就是你的底价了?”

    佘灿莲大笑,继而认真道:“臭小子,我们谈个条件吧,你要是答应,就把云灵须无偿给你。说真的,这玩意儿,你们看着好,可上面的这点灵气,都不够给本仙塞牙缝的。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得多大的牙缝啊!

    牛小田抓乱了头发,却平复了贪心,傲气道:“姐姐,陪睡是不可能陪睡的,本人做事有原则,拒绝*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