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看到壮汉的惨状,牛小田没忍住笑,一口饭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餐盘的食物没法吃了,浪费啊!

    用脚丫子想想,也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壮汉想要用钢针偷袭小田哥,鬼使神差的,却扎穿了自己的鼻子,上演了一出闹剧。

    这么狗血的剧情,正是自称编剧的佘灿莲导演的。

    此刻,正在窗外悠闲漫步,好像一切都跟她无关。

    牛小田朝着佘灿莲的背影,隔窗抱抱拳。

    她感知到了,手臂诡异地转到背后,摇摇小手,不用气。

    对佘灿莲而言,戏弄一名杀手,就是个玩!

    如果,能得到一名灵仙相助……

    不,佘灿莲依然很危险,牛小田马上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。

    牛小田换了新食物,旁若无人继续用餐。

    壮汉捂着鼻子走了,剩下几名可疑人员,也一并跟了出去,他们应该是一个帮派的,特别收到了通知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牛小田回到房间,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巴小玉进屋汇报,岛上旅游购物,总计花了一万二。

    “不多!”牛小田不以为然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姐妹们都挺自觉的,可龙茱没带钱,一个人就花了小四千,到现在还没还,真是厚脸皮。”巴小玉一脸不悦,又问道:“老大,我跟她爷爷要钱去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龙老爷子也没亏待我。”牛小田表示不必,这点钱不算什么,又问:“小玉,是不是有异常?”

    “回老大,确实不对劲!”

    巴小玉点头,她年纪大,比较细心,说出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有三个大型旅行团,入驻了明心岛上的酒店,并没有登船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消息,这些人不仅食宿全免,还有补贴。

    几天后,将乘坐下一艘游轮,继续接下来的旅程。

    船上的人数并没有减少,有大批新游登船。

    巴小玉认为,从这些人走路的姿态看,都是有身手的,眼神冷漠,话也比较少,喜欢打手势,传递暗号。

    “老大,杀手们登船了。”巴小玉确信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大家,出去玩,结伴而行,别去危险的地方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悦悦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通知一声,注意个人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巴小玉答应一下,立刻挨个房间下通知,风声紧,贼寇出没,大家都要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女将们非但不怕,反而像是打了鸡血,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几天不打架,手痒,恨不得杀手们主动登门找茬,打他们一个人仰马翻,翻入大海。

    “小田,杀手来了?”安悦发来消息。

    “对,别怕,虾兵蟹将而已,出门让人跟着就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好半晌,安悦才回复了一个折磨的表情符,跟着又是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夕阳中,游轮再次启航,驶向了茫茫大海。

    龙潜发来消息,也察觉到不对,“小田,追杀你的人,已经来了!”

    “咱斗争经验丰富,不怕!”

    “放心,若有事,我定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

    添加好友请求,金蛇狂舞,备注,佘灿莲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通过,佘灿莲一连发来十几条消息,速度快得令人眼晕,真怀疑,她是在用意念打字。

    *好舒服,隔天还想再来一次!

    下次要*服!

    你小子招灾。

    船上有三名法师,两名武者,一群爱打架的傻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还是个话痨。

    抽了个间隔,牛小田回了个多谢。

    最不想见到的事情,到底发生了!

    法师也来了,增加了斗争的难度。

    不是怕打不过,是动静太大,一行八人让他们找到借口扣起来,也是潜在危险。

    要是杀手们人人都被钢针刺穿,就太省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还得跟佘灿莲搞好关系!

    全船人加起来,都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回复?”

    “说话呀!”

    “喂!怎么回事儿!”

    佘灿莲又开始数连催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有雷脉草的种子,等种出来,请你品尝。”牛小田发去一行字。

    佘灿莲立刻发来流口水的表情,跟着四个字,非常期待!

    雷脉草,不但能打造雷系法宝,如果兽仙吞服,还能增强避雷的能力,就知道佘灿莲一定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帮你收拾那些人?”佘灿莲飞来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不必,姐姐别抓狐狸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只对你有兴趣,鬼啊、花啊,都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“后天,再*一次。”佘灿莲提出条件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少塞点牙缝,送我点留作纪念?”

    “切,你要想我,随时去见你!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刚发完消息,显示网络断了,手机彻底成了砖头。

    放出白狐,探听下四周,有怨言的,仅限于牛家旅游团的八人,其余人都表现正常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真够过分了!

    这是故意将小田哥这些人,踢出了局域网络。

    没有网络,如何发布战前消息?

    不行,必须找船长!

    出门后,牛小田挨个通知女将们,关紧房门,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来到上方平台,空荡荡的,不远处,一名穿着白丝绸面料的老者,正背靠在栏杆上,嘴里叼着根大雪茄,很悠闲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一名法师无疑,水平还不低!

    牛小田将他当成了空气,背着手,朝着下船口走去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老者将雪茄扔了过来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牛小田陡然伸手,用食指和中指凌空夹住,装着闻了下,做出呕吐状,随手扔了回去。

    老者抖手接住,深吸一口,突然就抛来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电芒,直奔牛小田的肩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转身,胸前的诛妖剑浮现而出,将电芒挡住,立刻绽放出大团刺目的光雾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!”

    牛小田骂了一句,嘴角挂起冷笑,朝着老者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雷芒符被轻易接下,老者脸色大变,快速取出了一截竹哨,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通常,这种法宝,都会发出怪声,干扰神识。

    牛小田岂能让他得逞,身形骤然加速,如同离弦之箭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牛小田一连挥出数拳,强悍的掌风,立刻将老者击飞出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老者落入到下方的海水中,溅起了一片浪花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没死,但摔得不轻。”白狐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废了他再说!”

    牛小田趴在栏杆上,鄙夷地吐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有人将一个系着绳索的轮胎,扔到了海水里,老者利索地抓住,又被重新拖回到船上,像个落汤没毛老公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