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小田晃着膀子,大摇大摆来到一楼,敲响了船长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没反应。

    继续敲!

    好半天,里面才传来一声请进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百十平的办公室里,居然有五个人。

    四名黑衣打手,男女各半,分列在办公桌两侧,都是抱着膀的姿势。

    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,正懒洋洋地靠在老板椅上,嘴里叼着烟,一双鹰眼,冷冷地直视着牛小田。

    有桌牌,船长,年富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想起一个词,年富力强,取名倒是有水平,令人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“呦吼,年船长的派头不小啊!不知道的,还以为进了哪个见不得人的圈子呢。”牛小田鄙夷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有屁就放,别说这些没滋味的。”

    年富力上来便出言不逊,极为傲慢,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真想冲过去,打他个满脸开花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货身上有高级避妖符,我怕是入侵不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早有防备,难怪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白狐继续提醒,“桌子下的抽屉里面,还有一把枪。”

    有点来头!

    牛小田冷冷问道:“为啥停了我们的网络?”

    “贵宾舱使用网络过于频繁,产生流量过高,自费已经超过了船票包含的。”年富力早就想好了理由,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又没有明码标价,我们拿钱就是了。”牛小田摊手。

    “哼,海上的流量,那都是天上转来的,有钱人多了去了,都想买,我也没那么多卖啊。”年富力吐了口烟气,“再说了,影响到其他贵宾使用网络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都没怎么上网。”

    “再强调一遍,这是在海上,你以为是在农村,随便刷视频看小说?”

    “放屁,老子只是偶尔发个消息,哪里的流量也没这么苛刻吧!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说话气点,十二小时后,再给你们开放网络。”年富力满不在乎,阴冷一笑,“期间,你要是敢袭击我,影响游轮行驶安全,就等着回去坐牢吧!”

    这话没错,游轮上的船长,位置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攻击他?

    一定要摊事儿的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船长背后的势力,连黄平野都说不上话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!

    牛小田恨得咬牙切齿,正要转身离开,办公室的门却被推开了,佘灿莲笑盈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绝色美女,难得一见!

    对面的五双眼睛,立刻都直了,尤其两名男打手,嘴角挂上了晶亮的口水都不自觉。

    “年船长,能给我弟弟开放网络吗?”佘灿莲扭了几下腰,电眼频闪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年富力回答得毫不犹豫,牛小田自然看得出来,他已经被佘灿莲轻易地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快点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年富力的脑袋,点成了虚影,突然朝着身边的男打手,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快去通知技术部,开放贵宾舱的网络!”

    男打手愣呵呵捂着红肿的脸,呆头鹅一般,竟然不觉得痛,还痴痴看着佘灿莲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年富力又打了另外一边女打手的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女打手相对冷静,僵硬地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则充满了欢乐的喜剧氛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过去给牛爷擦鞋。”

    年富力命令两名男打手,又对另一名女打手道:“你也过去,帮着牛爷揉肩捶背!”

    三名打手都愣在当场,狗屁船长啊,哪来的派头,居然敢这么指使人。

    “欠揍是不是?”

    年富力见打手们站着不动,猛然起身,拳脚快成飘忽的虚影,左右开弓,眨眼间,就将三人都打成了大号的猪头。

    佘灿莲笑弯了腰,牛小田也发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有趣,过瘾,再打狠点。

    三名打手狼狈地爬过来,牛小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,两个擦鞋,一个揉肩,非常享受,干脆取出一支烟。

    年富力急忙奔过来,单膝跪倒,举着打火机,赔着笑脸给牛爷点烟。

    “牛爷,舒服了吗?”年富力嘿嘿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牛小田冲着年富力的脸吐了个烟圈,“就是缺个节目助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,把衣服脱了,给牛爷跳一段舞。”

    年富力立刻指着揉肩的女打手,那女人惊得直往后退,这家伙简直太*了,堪称舔狗界的最强存在。

    “快点,信不信打死你,扔到海里喂鱼。”年富力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,我脱……”女杀手吓蒙了,当真就绕到前方,开始解扣子。

    “姐姐,就这样吧,我没什么,就怕污了你眼睛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朝着佘灿莲抱抱拳,适可而止,玩得可有点过头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挺正经的,算了,回去上网吧!”

    佘灿莲一笑,扭着小腰出去了,牛小田也跟着离开,身后则传来年富力太监般的高声嘶吼,“恭送牛爷!”

    外面,佘灿莲不见了,以她的移动速度,此刻已经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佘灿莲把那张高级符箓给破坏了。哈哈,我也能入侵船长了。”白狐大笑。

    “别说,这只灵仙,还挺够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老大的魅力无穷。将来,就纳她当二房吧!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大房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本狐仙,同甘共苦,相濡以沫,我也不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扯远了,本老大可不想娶一堆小兽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制止,将来枕侧,左边一只狐狸,右边一条大蛇,一时兴起都露出原形,半夜吓一跳。

    噫~~

    想想这幅场景,都觉得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更难受的,是船长年富力,好恐怖,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完全无法自控,居然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。

    牛小田,真是个惹不起的妖人,这次任务,简直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 安抚几名打手,同时,年富力到底放弃了给一号贵宾舱断网的念头。

    网络恢复,牛小田回到房间,立刻给佘灿莲发去消息,非常感谢。

    佘灿莲不以为然,回复一句,影响老娘聊天,就是不行。

    晚餐不能少!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赶往自助餐厅,没看见杀手们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放弃了在这里动手的计划,不具有可行性。

    “小田,看我的贝壳戒指,是不是超级个性?”

    遇到了龙茱,她笑嘻嘻地凑过来,显摆刚买的戒指,金色的七色小贝壳碎片拼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