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小田也不入心,随口点评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但这玩意,可不怎么值钱啊!”

    “咱不差钱,就喜欢个性的装饰,看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龙茱转过头,头绳是一串大个的珍珠,每个珍珠上面,还有雕刻的图案。

    不差钱的主,买东西不掏钱?

    牛小田嗤之以鼻,又问:“龙茱,你还买了啥宝贝?”

    “就这两样,也不贵,才花了四千多,就当做你送我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龙茱说得那叫一个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看龙茱偷瞄手上的龙血戒,牛小田恍然大悟,这货是把自己当成了男朋友,外加自由提款机。

    都怪龙潜,也不说清楚。

    此刻,老头正坐在不远处,小口吃着菜叶,对一切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捡满一盘肉菜,牛小田来到龙潜对面坐下,以饮料代酒,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友,冷山门派出了岁寒三友,要小心啊!”龙潜道。

    岁寒三友,很文艺,牛小田摸摸脑门,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松竹梅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三名法师分别是强傲松、元劲竹和万支梅,也是冷山门的三大*。”龙潜点头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,很厉害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冷山门,曾经也是名门正派,后来掌门换了,就变成了趋炎附势的下流之辈。”龙潜鄙夷。

    “大师见闻广博,令人佩服,这三位*,都有啥独门本事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龙潜搜集了很多信息,张口就来,“强傲松此人,自小*纯阳功,刀枪不入,擅长袖箭,法术广泛。据说,有一块拘仙令,可控制兽仙。”

    纯阳功不足为惧,尚晨就会,血符可破,也挡不住穿心针。

    拘仙令倒是要小心了,白狐不能随便闲逛,今后探查情况,还是要靠君影。

    “元劲竹很邪,轻功了得,据说有三十六道尸气符,可以溶尸化骨。”龙潜继续介绍。

    尸气符,比血符更加*,不得不防!

    书中记载,取自于僵尸之气,若是被击中,活人变僵尸,然后全身腐烂,变成一堆臭泥巴!

    “万支梅有一支扰魂哨,可令人神识难守,法力全失,任由宰割!”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刚才被打下海的,正是万支梅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没领教扰魂哨的威力,因为这货都没来及吹响。

    “大师,这么多邪门的宝贝,他们到底是怎么淘来的?”

    牛小田是真羡慕,自己的这点家底子,只能靠抢。

    “宗门流传,日积月累,倒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龙潜微微锁眉,牛小田关注的重点错了吧。

    此刻,不该积极讨论如何迎敌吗?

    “有句话说得好,邪不胜正,岁寒三友主动找茬,那就打得他们满地找牙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    轻敌!

    龙潜觉得白介绍了半天,这小子分明没入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三名老者来到了餐厅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正是刚被牛小田收拾过的万支梅,精神颓废,神情也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龙潜!

    一代宗师,名气响当当!

    岁寒三友齐齐朝这边微微躬身,抱拳见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!”

    牛小田傲气地抬了抬手,气得三个老头,都是鼻子一哼,甩甩袖子,去了别处。

    这一出,把龙潜都给逗笑了,小伙子蛮有趣的。

    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,牛小田这份大无畏的勇气,难得可贵。

    用过晚餐,牛小田带着女将们,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,傲然离开。

    以往,

    船顶的平台上,总会聚集一些游,拍照、看景、聊天、秀恩爱等等。

    现在却是空荡荡的,都因为一块牌子,风大浪急,游止步!

    一名武者服打扮的高大壮汉,目光如鹰,冷冷地盯着牛小田等人,随后做出一个勾手的动作。

    挑衅!

    这人倒也有资本,应该练过淬体功一类,非常自负一身武功,以及扛打击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要跟我打架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对,公平比试,生死自负。”壮汉鼻孔朝天。

    这么幼稚。

    白长那老大的块头,无脑之辈!

    “这种货色,不劳老大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春风哼了一声,整个人就如同一阵风,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春风一连十几拳,快如流星,击打在壮汉的身上,上衣都被打碎了。

    这货除了头部闪躲,身体居然动也没动。

    很抗揍,是个久经打磨的武者!

    突然,壮汉猛然挥出一拳,疾如狂风,力逾千金,猛然击向了春风的前胸。

    如果被击中,重伤难免,少说也要躺两月。

    还可能韧带打碎,就垂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伸手向前一抓,掌风生生将春风凌空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壮汉一拳落空,脸上也不禁浮现出愕然之色,这女人居然可以退得这么快,简直就是在飞!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。”春风面带寒色。

    嗯,牛小田吩咐道:“秀,过去揍他!”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尚奇秀凌空而起,双脚快速交叉,如同两道虚影,令人根本看不清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脚踢在壮汉的胸口上,直踢的此人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这才是强敌!

    壮汉哪敢再托大,也开始施展拳脚,一边利索地躲避,一边快速攻向了尚奇秀。

    两人身影穿梭,在夜色中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!

    安悦看得心惊胆战,牛小田将她拉到栏杆上,靠在上面,点起一支烟,笑道:“精彩的武术表演,不容错过!”

    “小田,这人就是来杀你的?”安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其中之一,太把自己当盘菜了,嘿嘿,等着被打飞吧!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一起上?”

    “收拾他,轻松至极,正好用来练兵,不都说,身经百战,才能当将军嘛!”牛小田吐着烟,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别管对方多强悍,真武三层的尚奇秀,绝不会落败!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给尚奇秀喝彩,此刻春风也是心悦诚服,差距是显著的。

    游轮上方平台,俨然成了擂台,被拳风打破的空气,不断发出爆响之声。

    论灵巧度,尚奇秀也在壮汉之上,每次都能躲开致命的铁拳。

    而她拳脚的攻击力,早已到了裂石碎砖的程度,一次次猛烈暴击,直打得壮汉露出的肌肤,变成可怖的紫红色。

    缠斗了十几分钟,尚奇秀越战越勇,壮汉则节节后退。

    破防喽!

    尚奇秀一拳砸在壮汉肩头,顷刻间裂开一道口子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切,什么刀枪不入,都是假的,那是没遇到更强的对手,早晚会被打烂。

    滚!

    尚奇秀暴喝一声,猛然一脚横扫,运足了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壮汉整个人飞起,越过栏杆,他的惊呼随着身影,一块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喝彩声,掌声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牛家军第一女将,尚奇秀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“小田,他不会摔死了吧?”安悦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管他死不死的,想要老子的命,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在乎,招呼女将们回房休息,准备迎接下一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