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回到屋内,牛小田立刻释放君影,探查下游轮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很快,各种信息汇总而来。

    岁寒三友,还在餐厅吃饭,头碰头,靠得很近,正在密谋商议。

    那名被尚奇秀踢飞的武者,摔在下方的甲板上,头脑清醒,但身体不能动了,疼得一直哎呦。

    已经被人抬走,船上的医疗人员,正在抢救。

    另一名女武者,悲伤骂人中,估计他们是一对狗男女。

    船长年富力,正在跟人手机视频,眉头拧成了大疙瘩,烦躁地拍着桌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知道敌人们都不太好,牛小田就放心了,哼着小曲,先去泡了个澡,清清爽爽,跷着腿躺下,看起了提前下载的网络小说。

    游轮继续向前行驶,一刻不停,也不知道具体坐标。

    牛小田相信,年富力不敢更改航线,毕竟船上还有大量游,难说没有背景更牛叉的,引发众怒不好收场。

    后天一早,才能到达东阳小镇,未来三十几个小时,都要在船上度过。

    法师和杀手们,目标明确,也有充足的时间。

    那就放马过来吧!

    半夜时分!

    白狐探知,紧邻老大的隔壁房间,换人了。

    原本是一对母女,现在换成了一男一女,进屋后,不*、不洗澡,也不说话,比比划划,像是两个哑巴!

    杀手无疑,牛小田靠着被子坐起来,等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男的用一个针管状的东西,正在轻轻地扎我们这边的墙壁。”白狐感知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墙壁也需要打针吗?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没听到动静,可能是腐蚀性的液体,想在墙上搞个小洞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两货想要偷偷观察本老大的生活?

    太*了!

    不,牛小田忽然想起武侠小说的桥段,一拍脑门,懂了,这是想通过小孔,往这边放毒。

    妙计啊!

    人果然都是逼出来的,为了对付自己,绞尽脑汁想尽了各种办法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本老大有感知力一流的狐仙,这种小把戏,怎么会得逞。

    贴着隔音材料的墙壁,其实并不厚,打孔任务,很快完成,之后便消停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凑过去看了眼,小孔只有铅笔芯大小,又在背光隐蔽处。

    不仔细看,确实很难发现,倒也非常高明。

    “老大,那女的取出一种机器,有个长长的管子,一头尖,扎在小孔上。”白狐实时汇报。

    是啥设备,牛小田就搞不懂了,估计是制造毒气的,反正挺下功夫。

    就等他们忙乎完呢,牛小田懒洋洋问:“白飞,能入侵他们吧?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相互对打,都昏过去,机器要开着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咱俩可真是天生一对。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白狐消失了,就从现成的小孔过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耳朵也贴在小孔上,很快就听到了惨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哈哈,打起来了!

    白狐轮流入侵两名男女,两人立刻展开相互狂殴模式,撕头发,扯衣服,全然不顾机器还开着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白狐就出色完成任务,沿着小孔回来了。

    老大判断准确,那玩意就是能喷出毒气的,无色无味,估计两个小时,就能充满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去死吧!

    牛小田找来胶带,撕下一截,贴在墙上,先把小孔堵上,随后回到床上,悠哉地继续看小说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白狐探知,一群人闯进来,手忙脚乱将昏迷濒死的两人给抬走了。

    设备关了拿走,又开窗换气!

    “白飞,你说他们是不是傻,玩这么幼稚的把戏。搞得自己人仰马翻,还只能认哑巴亏。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很高明啊,杀人于无形,换做旁人,早就挂了。”白狐并不赞同牛老大的说法,对方做足了各种准备工作,招数可谓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“也对,放毒不成,大概就要强攻了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又来人了,是一名法师,岁寒三友之一。”白狐很警惕,立刻掠入收灵空间里。

    “对方身上有特殊气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那就是强傲松。

    用餐时,牛小田特意感知过,擅长使用尸气符的元劲竹,身上有淡淡的腥味。

    强傲松的到来,一定奔着白狐。

    美狐仙的强大感知力,让敌人万般妙计,都排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对待这种敌人,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将君影也纳入收灵空间内,躲在身体里的白狐,也可以感知到隔壁的动静,实时直播汇报。

    强傲松面沉似水,正抱着膀,面对墙站着,好像能看到墙这边的牛小田一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取出一张符箓,抛在空中,自动燃烧,不留灰烬。

    “老大,感知不到了!”白狐着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消音的符箓,苍源就曾经使用过,可以避开兽仙的感知。

    通常,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。

    即便时间短,老东西也能做很多坏事儿。

    不行,决不能中了他的暗招。

    牛小田快速穿衣下床,离开了房间,再次来到上方的平台。

    本老大不在屋里,随便强傲松怎么折腾,攻击会落空的。

    夜空晴朗,星光璀璨!

    无论身在何处,头顶的星辰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,我们每个人,都拥有同一片星空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倏然出现,正是佘灿莲,神出鬼没,来去无踪,就是形容这种妖孽。

    幸亏牛老大见多识广,并不慌张。

    “姐姐,真不用睡觉啊?养神也不需要吗?”牛小田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大概忘了,我们这一类,通常都喜欢夜间活动。”佘灿莲笑道。

    对,这是一条蛇,夜晚很活跃。

    “敢问一句,姐姐到底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百鸟湾,据说啊,凤凰在那里下了个蛋,想当初,各种蛋,都是我的大爱。”佘灿莲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这话就是扯淡,完全不可信,既然不想说,那就不问了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也不睡觉?”佘灿莲笑问。

    “姐姐,明知故问了,你明明知道,我隔壁房间有个老头,想要干坏事儿。先出来躲躲,正好看一下星辰大海,开阔心胸。”牛小田正色道。

    佘灿莲一阵大笑,赞道:“人类多半很无聊,你倒是个另类,是个开心果。”

    “哈,姐姐开心,我就放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