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并肩在大海上、星空下漫步,边走边聊!

    气氛很美好,还有种浪漫又惬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幕要是录下来,放到网络上,不知道会伤害多少单身汪,捶胸顿足,埋怨上天不公。

    这时,

    一名老者出现在平台上,身穿青色绸缎,脚下一双平底布鞋,脸色阴沉,目光冷冽,正是强傲松。

    目标消失了,做法失败,便猜到牛小田已经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呀!怎么突然多了个人,好吓人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惊呼一声,瞬间,花容失色,装作害怕地躲在牛小田的背后。

    蛇戏精!

    “喂,老头,你没看见游止步吗?真扫兴。”牛小田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识趣点,自行了断,省得老夫脏了手。至于这位美女,我会替你照顾好的。”强傲松阴冷一笑。

    这水平,到底不如龙潜大师,居然没看出来,身后这位是堂堂灵仙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老子好不容易才泡到的妞,怎么会给你。也不撒泡尿照照,自己那张老脸,看起来多恶心。”牛小田开口就骂。

    “小田,真爷们儿哦!”佘灿莲在身后,竖大拇指点赞。

    “那是,谁敢动老子的女人,老子就动他全家!”牛小田傲气地抬着下巴。

    “嘻嘻,就喜欢你这熊样。”

    火烧眉毛,两个不知死活的还在打情骂俏!

    “哼,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强傲松手掌间,突然多了一柄金色的桃木剑,遥遥冲着牛小田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威压扑面,十几柄虚影大剑幻化而出,齐齐对准了牛小田,激射而至。

    运起真武之力,诛妖剑眨眼浮现在牛小田胸前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虚影大剑碰触到诛妖剑,纷纷溃散,化作点点光雾消失。

    “好宝贝!”

    强傲松的眼睛亮了,脱口赞了一句,继而又取出一条黑色的长丝带,挥动之间,数道鬼影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鬼影冲到前方,开始疯狂撕咬诛妖剑的光芒,黑丝带是消耗类的法宝,想要让诛妖剑法力尽失,失去抵御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白影出现,正是白狐掠出收灵空间。

    鬼影纷纷停住,它们是一些残魂,对兽仙的灵力,有着天然的畏惧。

    白狐虚影移动迅速,眨眼间,便将这些鬼影冲散干净,又急速返回牛老大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切,就这点本事,也好意思出来走动,都替你丢人。”牛小田鄙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很好,白狐仙也属于老夫了。”

    强傲松眼中全是贪婪之色,继而取出一块青色的牌子,咬破舌尖,将血喷在上面,口中念动起咒语。

    拘仙令!

    这玩意的法力,当真不容小觑,只听白狐嚷嚷道:“老大,我感觉有拉扯,快关闭收灵空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关闭,白狐依然在里面乱窜,不受控制地想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感应到穿心针,牛小田正想释放,直接灭了这个老东西。

    强傲松却发出一声惊呼,掉头就想跑,却是寸步难移,在空中形成了一个跨步的静置姿态。

    一条大蛇,从牛小田身后,扭摆着身体,朝着强傲松移动了过去。

    乌龙了!

    强傲松驱动拘仙令,本想要强行拘束白狐带走,却没想到,这件法宝,居然让佘灿莲现出了真身。

    佘灿莲岂能不恼羞,眼中泛出骇人的赤红色。

    就在牛小田一愣神的功夫,大蛇已经激射到强傲松跟前,一记强悍的蛟龙摆尾。

    强傲松飞走了,化作一个小黑点,越过苍茫的大海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为他默哀半秒钟!

    大蛇倏然消失,佘灿莲再次出现,一脸的嫌弃,朝着强傲松消失的方向,唾弃一口。

    灵仙确实强悍无敌,本事不到家,拘仙令之类的东西只会反噬自身。

    牛小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抱拳道:“姐姐出手,惊世骇俗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老东西,也想打老娘的主意,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唾骂几句,脸色渐渐恢复正常,来到牛小田身边,趴在栏杆上,继续眺望着无尽幽暗的海面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好像说过,不杀人的。”牛小田小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没杀他,就是撵走了啊!”

    佘灿莲秒变人畜无害的样子,转脸之间,大眼睛比星辰还要闪亮,更显单纯。

    强傲松必死无疑,即便*过纯阳功,也经不住如此猛烈的一击。

    可惜啊!

    这货身上的宝贝,一样都没抢到,全部归了大海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没来得及,施展独门的袖箭。

    又陪着佘灿莲聊了一会儿,牛小田困意袭来,打着哈欠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再没有攻击行为发生,

    牛小田安然入睡,一觉睡到上午十点,倒是省了早餐。

    白狐探知结果,昨晚,岁寒三友的其余两位,整晚都在船上游荡,无论采用何方方式,试图跟强傲松联系,都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强傲松人间蒸发,最后留下的影像,正在登上船顶平台。

    原本,游轮上有监控,尤其是上方,至少有四个,全方位覆盖无死角。

    这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然而,年富力为了方便动手,将这些监控都给关了,不想留下犯罪的影像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强傲松的失踪,反而成了一个难解的谜团!

    而元劲竹和万支梅都认定,就是牛小田杀了门中的大*,作案手段非常高明,居然一丝痕迹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这种事儿,没法解释,也不需要解释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

    洗漱一新的牛小田,就当一切没发生,带着女将们又去了自助餐厅。

    没遇到龙潜和龙茱,应该提前来过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刚坐在餐桌旁,一名姿色普通的女人就凑过来,坐在了对面,她的餐盘里,胡乱放着些青菜。

    尚奇秀很敏感,急忙也端着餐盘坐过来,警惕地打量这名女子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,我要跟你决斗。”女人牙齿几乎咬碎。

    “你算个屁!”尚奇秀冷哼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群人打一个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女人挥动钢叉,使劲扎着盘子里的菜叶,都快捣出了蔬菜汁。

    这就是那名女武者,跟昨晚被打残的男武者相伴而来,可能就是伴侣。

    男武者醒来,为了脸面,谎称遭遇了群殴。

    矛头所指,尚奇秀带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