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毕竟是两千万的大项目,不能太含糊,要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饭后一小时,彩排工作正式展开!

    武校出身的尚奇秀,担任武术指导,设计了一连串的对决招式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再强调,努力做到天衣无缝,真假难辨。

    对于负责录像的巴小玉,也有要求,角度要好,要以第一视角镜头拍摄,增强代入感。

    中写特写镜头必须要有。

    再就是,慢镜头快放,增强整体视觉效果。

    充分运用当代科技的力量。

    巴小玉一一记下,跟着老大,就能不断进步学习!

    头一次镜头前当演员,兴奋带劲!

    反复操练十几次,牛小田和张琪佳两人都能泰然面对镜头。

    于是乎,就在空荡荡的平台上,展开了对决。

    飞脚,躲避!

    攻击下三路,腾空闪躲。

    牛小田两拳,打在张琪佳的肩头处,她腾空飞起,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琪佳坚持爬起来,恼羞地展开猛攻,牛小田一脸傲气,抱着膀闪来闪去,不时做出点评。

    百密一疏!

    张琪佳一拳击中牛小田的前胸,于是乎,牛小田倒退着飞了出去,稳稳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张琪佳大喜,双臂交叉,立刻表示身体不适,这一场到此结束!

    晚上再约战!

    牛小田不服气,吵吵着继续再比。

    戏过了,戏过了!

    武术指导尚奇秀手势比划,咔!过!

    慢镜头经过快放之后,整个过程,看起来很精彩。

    这让牛小田萌生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,牛家大院空闲时,可以出品武侠片。

    编剧也有现成的,特邀佘灿莲!

    巴小玉耐心处理半天,一段完整的视频,就发送到张琪佳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她反复看了好几遍,觉得没什么疏漏,这才提交到斗网上。

    网速很慢,一小段视频,居然用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张琪佳心疼无比,这里的流量,贵啊!

    等待很熬人,牛小田也是担心,网站会不守信誉,拒绝支付这笔款项,白忙活半个下午。

    “耶!审核有效!”张琪佳举起拳头,兴奋地跳起来。

    滴!

    一条转账信息出现,乐得张琪佳原地来了好几个后空翻。

    两千万入账了!

    二话不说,张琪佳要来牛小田的账号,操作一番,给牛小田转来一千万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乐坏了,单笔进账最高的一次。

    重点是,还是从死对头柏寒那里赚来的,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*,终于被小田哥算计了。

    “牛老大,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张琪佳带着哽咽的强调换了称呼,深深鞠躬九十度。

    起身时,已经满脸是泪,跟刚洗过脸似的。

    一千万,不但可以还上旧账,结婚也有着落了!

    “哈哈,不必气,互惠互利嘛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大笑,接着又说:“可以排练下一场了,打脸,八千万!”

    “这,可以吗?”张琪佳脸色一寒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可以。”尚奇秀立刻反对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也觉得不妥。”巴小玉也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唉,心胸要大一些,就是碰一下,这种赚钱的机会,可不多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白长那么厚的脸皮,可不就用来打的嘛!

    “我听说,打脸也有技术,这个位置打得响又不疼。”巴小玉刚伸出手比划,就被尚奇秀呵斥,“还真把自己当导演了!”

    “牛老大,怕是不行了。”张琪佳摆手。

    “咋了,我让你打的,不会翻后账。”

    “比武令取消了!”

    张琪佳盯着手机屏幕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牛小田凑过去一看,气得直骂娘,只见上面一句话:本人重伤,甘拜下风,不打了!

    哪里就重伤了?

    小田哥分明生龙活虎,跑五千米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张琪佳此时完全确信,比武令就是别人发的。

    不用说,柏寒这个猴精,到底发现了视频涉嫌造假,牛小田居然想利用这件事儿,大赚特赚,赶紧取消,及时止损!

    就这样吧!

    一千万入账,不少了,还弄没了比武令,少了一桩麻烦。

    这一局,牛老大完胜,值得开心,耶耶耶!

    “张琪佳,带着你男人,赶紧跑路吧!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张琪佳猛然惊醒,连连点头道:“到了东阳小镇,我们就下船,远走他乡。”

    “保重,再见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两名女将,转身离开,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龙茱闲来无事,在商场里买了一副麻将,过来找人搓麻。

    敲不开牛老大的房门,只能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八个女人,倒是凑成了两桌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搓麻声、吵嚷声和欢笑声,隐约传来,倒是让牛小田恍惚间,像是回到了熟悉的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院子里,停满了各种车辆,高高矗立的泰山石,安静趴扶的黑子和黄黄。

    还有那午后温暖的阳光,洒满大院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一切清晰的如同看见实景。

    难道说,出来没几天,想家了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是体内的灵王妖气,开始活跃了,接触过佘灿莲,这玩意的浓度,又他娘的增强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服下一颗化气丹炼化,好半晌,影像才开始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一定要摆脱妖气!

    这玩意,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,以小田哥的无敌运势,难说哪天就真把灵王给招来了。

    先睡觉吧,晚上指定不消停。

    岁寒三友变成了二友,这两个老东西,一定要报仇的。

    晚餐时,牛小田又遇到了龙潜。

    “小友,强傲松不见了!”龙潜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直乐,这话,龙潜当然不信,心头也是疑惑,牛小田如何能做到,不留痕迹的杀掉一名强悍的法师。

    嘟嘟!

    龙潜的上,收到对面牛小田发来的消息,惊得差点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松眼瞎,想要收灵仙回去当小妾,然后,他就飞向了苍茫的大海。估摸着,已经被鱼给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灵仙为伍,切记小心!”龙潜叮嘱。

    “多谢戒指。”

    “不当讲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元劲竹和万支梅走了进来,脸色无比阴沉,可见内心正酝酿着狂风巨浪。

    不是来吃饭,两人径直走向了牛小田,盛怒下也无视了龙潜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,杵在那里,碍眼!”

    牛小田翻了翻眼皮,喝口果汁,又吃口菜,神情自若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们,人在哪里?”元劲竹声音沙哑,像是哭过。

    “听不懂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头,嘴里嚼个不停。

    元劲竹腮帮子蠕动几下,咬牙道:“此事,绝不会罢休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