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龙潜开口了,

    “两位道友,凡事当知进退,强求必遭祸殃。”

    两人均是一愣,早就觉得,龙潜跟牛小田是一伙的,但没见他出手,也不敢下定论,这两句话,确实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,此言不妥,我兄弟三人,虽非一母同胞,但相守多年,同气连枝,岂能独自苟活。”元劲竹不满。

    “无凭无据,你还能怎样?”

    龙潜眼睛微眯,神情不悦,展露出宗师的强大气场,令两人都不由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还是没走!

    万支梅鼓足勇气,开口道:“牛小田,再问你一次,我大哥到底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跟女人跑了!”牛小田厌恶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撒谎!”元劲竹恼火。

    “嘿嘿,纯阳功不纯,对女人感兴趣,好像跳上了一条小船,随波逐流,别样的浪漫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此言不虚!”龙潜居然还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“何等*妖孽,也敢勾引大哥,一定将她剥皮剔骨,捣成肉泥。”万支梅痛骂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讲,必定子虚乌有。”元劲竹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本正经,心里那叫一个得意。

    有道是,祸从口出,谨言慎行,万支梅这通乱骂,一定惹恼了佘灿莲,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哼!编故事,也要想好点。”

    元劲竹哼了声,跟万支梅一道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龙潜相视一笑,并不谈论这个话题,聊起了一些修行上的心得,都觉得获益匪浅。

    龙潜认为,孙女龙茱,是个坐不住的,恃勇好斗,并不适合修行道家正宗功夫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,牛小田的真武一门,很适合。

    听出来了,牛小田却没接这个话茬,一笑而过,他可不想收个如此顽劣的徒弟。

    更何况,龙潜的孙女,打不得也骂不得,家世不错却不如尚奇秀慷慨,导致跟女将们的关系也一般般,拉仇恨那种的。

    夜色覆盖了海面,也笼罩了游轮。

    站在平台上,看了会儿海景,偶遇几个流星划破夜空,牛小田也没许愿,叼着烟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麻将声停了,

    女将们都在备战,随时听候老大的召唤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牛小田还在看小说,白狐警惕道:“老大,上面来了两名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啊?”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再乎,胆敢闯进私人领地,就等着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他们拿着一个机器。”

    “啥样的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唉,乡村狐仙见识浅,对科技的了解,更是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很快,牛小田就知道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嗡嗡的响声,立刻从上方传来,房顶好像都在晃动,持续了约二十秒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一定是视频中看过的震楼器,专门对付晚上不睡觉,还搞出很大动静的邻居。

    两人震楼完毕,撒腿就跑,比兔子还快。

    牛小田懂了,故意不让老子睡觉,去楼顶平台去抓捣乱者。

    然后,伺机下手。

    煞费苦心,该让他们如愿。

    牛小田起床穿衣,背着手出了门,来到了上方。

    查看下监控,果然都处在关闭的状态,年富力利用手里的权力,一直在暗中配合杀手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这货,也是死不足惜!

    曼妙的身影,无声出现,佘灿莲又来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故意让人骂我,是不是想搬弄是非,借刀杀人?”佘灿莲翻了个妩媚的大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哪有啊。姐姐千年历练,心胸比大海还宽阔,才不会为了两句话就大动干戈。”牛小田赔笑。

    “其实以前心胸是很大,但自从变成了人形,就变小了。”佘灿莲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不小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怀好意,撇了眼那高高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你有兴趣?”

    佘灿莲浅笑盈盈,眼睛眯起,魅功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牛小田只觉得身上电流一阵乱窜,差点就缴枪投降。

    正肆意开着玩笑,两名老者来到。

    无比扫兴,正是元劲竹和万支梅。

    蛇戏精表演开始,又躲在牛小田后面,颤巍巍从肩膀处露出半张花容失色的脸。

    其实,做演员比做编剧更适合佘灿莲。

    万支梅的眼睛,立刻就直了,太漂亮了,哪怕一晚也行。

    三*中,就属他最不老实,寻花问柳是常态,也因此水平最低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快说,我师兄去了哪里?”元劲竹阴冷逼问。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啊,早说了,坐小船,游大海去了。”牛小田厌恶地摆着手,仿佛面前是两只苍蝇。

    “对,我看见了,划船还挺快呢。”佘灿莲怯怯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跟你走的?”

    万支梅愣呵呵地问道,随后又想抽自己的嘴巴,这女人明明就在船上。

    “嘻嘻,他自己走的,说是要抓一条鲨鱼送给我哦!”佘灿莲眨眨眼,媚态不可抵挡。

    一股火热从鼻子里喷出,万支梅下意识地去摸下鼻子,还好没流血。

    “此女必为妖孽,不可放过。”

    元劲竹觉得不对劲,但他的水平,也只是认为,这女人*过强大的魅功。

    “呀,好怕怕啊!”

    佘灿莲的娇声,让牛小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真想用*将她给撅远点。

    万支梅,抢先出手了!

    快速将竹哨塞进嘴里,鼓着腮帮子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,

    但是,一段奇怪杂乱的音律,却充斥了牛小田的脑海,让人很想直接翻过围栏,跳到下方逃走。

    运转真武之力,脑中的声音立刻变小了,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真正起作用的,恰恰是固魂不惊的法术,可以抵挡这种扰乱心神的攻击。

    见牛小田没啥反应,万支梅的眼中,不禁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这小子,太强大了,分明是个惹不起的煞星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万支梅口中的扰魂哨,直接激射过来,牛小田猛然侧身,伸出两根手指捏住,恶心地甩了甩,龇牙咧嘴揣进兜里。

    万支梅僵在当场,扰魂哨不是他吐出去的。

    一股奇怪的巨力,直接从他的口中,将这件难得的法宝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万支梅哪里还顾得上兄弟情义,再次抛出一道雷芒符,转身就想逃,恨不得海上能出现一条路,可以跑远些。

    他又犯了个致命的错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