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佘灿莲抢扰魂哨,只是觉得烦。

    雷电却是灵仙极为厌恶的,那等于发出了死亡形式的威胁。

    虽然是针对牛小田,但也等于攻击她。

    牛小田胸前的诛妖剑浮现而出,挡住了电芒攻击。

    万支梅,却再次悬浮在空中,佘灿莲骤然出现在他面前,那双美眸不再动人,冰寒摄魄,简直就是死神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佘灿莲飞起一脚,万支梅就默默地飞走了,消失在苍茫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这次是两个小黑点,被佘灿莲拦腰给踢断了。

    默哀半秒钟!

    平台之上,只剩下元劲竹一人,眼中全是惊慌和恐惧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终于搞清了大*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真正可怕的不是牛小田,而是这名足以魅惑众生的女人。

    元劲竹双手在自己身上一通乱摸,情急之下,掏出一大把符箓,哆哆嗦嗦扔在前方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个灰色的气罩,刹那间将他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尸气弥漫,令人闻之作呕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元劲竹,身体也呈现黑灰之色,宛如活着的僵尸。

    气罩上,飘着三十六道符箓,正是尸气符。

    本来是用于攻击对手的强大符箓,如今的元劲竹,面对不知名的女煞星,但求自保,做了个防御类的法阵。

    “好恶心啊,真臭!”

    佘灿莲嫌弃地捂着鼻子,身形向后飘去。

    牛小田则抱着膀子看热闹。

    很明显,尸气符正在对元劲竹造成伤害,看这货能坚持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作茧自缚,形容的就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元劲竹显得焦躁不安,不停晃头,难受至极,却不敢撤掉尸气罩。

    一分钟,元劲竹双目充血,肢体开始变得僵硬,更像是僵尸。

    “老大,要帮一帮这个老东西,死得快点儿。”白狐传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冥火符,或许能导致尸气混乱。”

    那就试一下,牛小田抖手取出一道冥火符,朝着前方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蓝色的冥火跟灰色的尸气碰撞在一起,随后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狐参谋,瞎参谋!

    白费了一张符箓,牛小田正在后悔,却听里面的元劲竹,手脚胡乱挥动,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叫。

    冥火符,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混乱的尸气,立刻侵染了他的全身。

    元劲竹消失了,化为了一堆还在蠕动的恶心粘稠液体。

    失去控制的尸气符,纷纷飘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掠身上前,将这些符箓尽数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不等释放狂风符,佘灿莲却突然现出真身,大张的蛇口,朝着前方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至少十级台风的冲击力,元劲竹残留的那点东西,尽数被吹向高空,又飘向了远处苍茫的大海。

    三位*,又可以在海上团聚了。

    海面平静如镜,不起一丝波澜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恢复人形的佘灿莲,袅袅婷婷,再次趴在栏杆上,眺望着远处的海面,那幽怨的样子,楚楚动人,像是个被抛弃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我好容易*成人形,却发现人类还是那么难对付,总想要伤害人家。可这样的剧情,又无法写出来。”佘灿莲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好像入错了行。”牛小田凑过去坏笑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自己可以做一名服装设计师,专门设计那种收腰裙。”佘灿莲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,你应该去当演员,管保大红大紫,火遍全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戏精,你能怎样?”佘灿莲抬了抬下巴,噗嗤又笑了,“哈哈,真想过当演员,就怕导演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装着擦擦冷汗,牛小田认为,可能性极大,佘灿莲太美,潜规则这位,必定遭大殃。

    “小田,我这么帮你,怎么回报啊?”佘灿莲邀功。

    “手痒难耐!”牛小田使劲搓着手,做了个*的动作。

    佘灿莲一阵大笑,夸赞道:“有觉悟,有前途,明天再让你临幸本姑娘。”

    巨汗!

    临幸和*,分明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相同点,都需要摸。

    海风变得有点大了,两人就此分开,各自回房。

    总算没白交手,有了些收获,三十六张尸气符,一柄扰魂哨。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地收好,算算此行的收获,可谓很丰盛,开心的差点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白狐汇报消息,昨天后半夜,年富力船长亲自带人来到了船顶平台,仔细搜了个遍,脸色阴沉的要下大暴雨。

    三名颇有名气的法师,全部失踪!

    人间蒸发,没有丝毫痕迹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第二个旅游景点,东阳小镇到了。

    这个岛屿就叫东阳岛,寓意不用多说,东部太阳升起,光芒万道,有着美好的寓意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重要的物件,全部收进双肩包里,小心防贼。

    然后,带着女将们,溜达的,跟随游们下了船。

    龙潜跟牛小田并肩而行,龙茱跟女将们一起,却有点打蔫。

    打麻将输了!

    怎么都是输!

    结果,积攒的零花钱被掏空大半,最大的赢家是巴小玉,当然不会还给她。

    安悦很无奈,她本想跟牛小田一起前行,怎么龙潜也是个不看眼色的,哪里都有他。

    “竹和梅,也不见了。”龙潜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犯了同样的错误,色字头上一把刀,不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帮你。”

    龙潜口中的她,指的当然是佘灿莲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吧,那三个家伙,实在太讨厌,什么难听的说什么,还敢动歪心思,我白替他们捏了三把冷汗,结果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深深叹口气,满脸写着两个真诚的大字,好无奈啊!

    龙潜没再言语,佘灿莲何等修为,岂会为了几句激将动怒,否则色男杀都杀不完。

    只是,觉得有些看不透牛小田。

    究竟什么样的本事,才能让一名高傲的灵仙,肯出手帮着扫平麻烦。

    东阳岛的面积,不如明心岛。

    规划开发得却非常好,遍地仿古建筑,青砖红瓦,雕梁画栋,台阶是一块块青石,各种造型的亭台楼阁,根本数不清。

    不少商户还穿着古代的衣服,色彩艳丽。

    给人一种错觉,像是穿越了,到了古代的某一个城市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里距离东部的海岸线并不远,坐船只需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因此,游的数量也格外多。

    人多的地方,未必就安全。

    杀手们也跟着下了船,都装成游,若无其事地到处看景。

    形成了奇怪现象,牛小田每到一处停下,身边就开始有人聚集,像是一块吸铁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