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牛小田不胜其扰,老子就是出来看个景,这帮孝子贤孙抢着磕头陪伴。

    其实,杀手们更烦,狗皮膏药似的黏着牛小田,没有压岁钱,更没有下手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牛小田身边,不但有身手不凡的美女保镖,还有龙潜大师。

    牛叉哄哄的一线明星出行,都没这么大的阵势。

    难啊!

    街边小摊汇集了天下小吃,女孩子们都喜欢这里,一路走,一路品尝,个个都觉得吃撑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这才发现,龙茱居然还是个吃货,左手一串臭豆腐,右手一串烤鱿鱼,吃得跟小花猫似的,那叫一个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可惜啊,北派龙潜大师的威名,都让这个孙女给抹上酱汁了。

    龙潜感兴趣的是古董店,明知道都是假的,但依然饶有兴致地拿起来把玩,不忘点评一番做工和造型。

    走了大半圈,牛小田只买了两把折叠竹扇,送给龙潜一把。

    另一把在自己手里摇晃着,嗯,突然间就有了点古代富家公子哥的味道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走上一座拱桥之时,

    突然,脑后风声呼啸,一枚铁珠滴溜溜旋转着,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目标正是牛小田的后脑勺,力道十足,要是被击中,即便打不死,也得当场脑震荡。

    不等牛小田躲闪,龙潜出手了。

    手中竹扇向后一拨,铁珠便飞了回去,只听一声惨叫,铁珠打在一名西装男的脸上,顷刻间便捂着脸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鲜血从指缝间冒了出来,看着就很疼。

    听到叫喊声,游们的目光立刻汇集过去,女将们更是怒不可遏,就想冲过去暴打此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摆手制止,这里是旅游区,不能成大型的斗殴现场。

    西装男也不敢耽搁,捂着脸就跑,眨眼便没了身影,只留下点滴鲜血形成的逃跑路径。

    目睹此景,杀手们噤若寒蝉,纷纷散去,哪敢再对牛小田下黑手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!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“乌合之众,真不明白,弄来这群废物,又有何用。”龙潜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在他们看来,百分之一的可能,也要试一下,万一就成功了呢!”牛小田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我听到消息,他们都收到了私发的必杀令,三千三百万美金。”龙潜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咱身价又涨了,多了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友如此乐观豁达,临危不惧,将来必有大作为。”

    “借大师吉言,其实我这人,也没啥野心,只有生活过得去,不为俗事发愁就行。”牛小田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人啊,常常身不由己。”龙潜感叹。

    溜达了一圈,牛小田便跟龙潜重新回到船上,女将们则继续闲逛,购买旅游纪念品。

    邀请龙潜来房内小坐,牛小田取出那幅仿制的唐寅画作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,咱别无长物,一幅假画送给你,留着装饰下屋子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!”

    龙潜笑呵呵将画作展开,看到唐寅的落款,也确定是一幅假画。

    牛小田送的,也是一片心意,礼轻情意重。

    不过,当看清画中的景象,却不由一呆,随即眼中浮现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画中的场景,正是碧幽潭!实不相瞒,传言我的祖辈,就在此地生活过,还开创了龙元功。”龙潜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么巧啊!”牛小田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一幅画,正是这幅画的局部,看这里,风水极为另类,好似九珠局。”龙潜指向一处,瀑布下方。

    凭借一幅画看风水,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“大师认为,这种地方会有宝贝?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有啊!”

    龙潜语气肯定,又说:“等我回去后,仔细研究这幅画,或许就能得到碧幽潭的准确位置,届时,邀小友一同探访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牛小田爽快答应。

    龙潜兴致勃勃,拿着这幅画走了,迫不及待的就想研究。

    牛小田躺下来,刚想跟白狐聊会儿天,佘灿莲出现了,从来不打招呼,更不会敲门。

    “姐姐,没去小镇上逛逛?”牛小田笑问。

    “去了,我还知道,你买了两把扇子,花了五十。”佘灿莲得意道。

    比不了!

    佘灿莲的*和感知能力,牛老大望尘莫及,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“你不吃饭,主要靠什么维持能量?”牛小田好奇打听。

    “日光为主,偶尔也吃点天材地宝。”

    “牛!”

    “小田,奴家皮子痒了,盼着你蹂躏呢!”佘灿莲扭着小腰,做了个小女人的娇羞姿态。

    “那咱就不气!”牛小田一本正经往掌心哈口气,“辣手摧花!”

    佘灿莲笑弯了腰,随后趴在了床上,勾着手指,“来啊,尽情摧残吧。”

    洗了手出来,美人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又是那条巨大的王锦蛇。

    扫兴归扫兴,牛小田做起了*。

    耐心、细致、周到,力度适中。

    忙了一个小时,手都累软了,大蛇重新化作佘灿莲。

    这次,给牛小田打了九点五分,心满意足,飘然消失。

    为了大家,老大要使出浑身解数,去伺候一条蛇,白狐超级不爽,不禁感慨,“老大,狐狐明白了,你也不易啊!”

    “没法子啊,跟佘灿莲搞好关系,利大于弊。”

    “她倒也没撒谎,确实要蜕皮了,而且到了关键时刻。”

    “会变得更强吧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又一次脱变。其实在狐狐看来,它找你*,另有深意。”白狐展开分析模式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图享受吗?”牛小田不解。

    “但凡兽仙,也包括灵仙,都很注重气息交流,来增加亲近的程度。你沾染了她的气息,等于就是她的人,所以她就不再讨厌你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没错,气息圈占地盘,是动物的显著特征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*后,佘灿莲确实少了很多戾气,变温柔了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觉得她说的寻找凤凰蛋,靠谱吗?”牛小田闲聊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白狐也不认同,凤凰蛋是神物,岂是一条蛇能惦记的?

    再说了,也不会留在百鸟湾那种破地方。

    “佘灿莲未必说实话了。目前看,她确实想去百鸟湾,定有所图,是其它的宝贝吧!”白狐又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