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噗噗噗!

    声音接连不断,偶尔还夹杂着长音。

    雷东鸣的眉头顿时拧成了大疙瘩,难不成,这小子还是个超级屁篓子?

    太恶心了!

    半晌后,雷东鸣终于在轻重缓急中,发现了屁声的规律。

    是录音无疑,气得举起拳头,真想将这面墙一拳捣碎。

    听到白狐的直播现场,牛小田笑得前仰后合,哎呦,岔气了,赶紧自己运气揉一揉。

    又在手机上翻了半天,没找到拉屎窜稀的音效,算了,便宜了隔壁的老小子。

    雷东鸣忍无可忍,决定出手了!

    取出一道符箓,贴在墙壁上,嘴巴翕动,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声立刻传遍了牛小田的房间,相当诡异,全方位的,居然找不到发声的方向。

    捂耳朵,耳根清净。

    雷声又从心底传来,震得脑仁生疼,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,异常烦躁。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牛小田双脚踢床发泄一通,又跳下来,意识打听:“白飞,老家伙站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“老大正对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大致比量下,哼声道:“让他知道本老大厉害。”

    轻手轻脚来到墙边,牛小田撕下墙上的不干胶,之前的那个小孔便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取出一根银针折断,尖端塞进小孔,牛小田运起真武之力,对准小孔,猛然挥出一掌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银针穿过小孔,射到隔壁,穿破衣服,正好刺在雷东鸣的胯骨上!

    感觉到刺痛,雷东鸣身形立刻向后移动,手忙脚乱找到半截银针,惊得瞪大眼睛,连忙用内力逼了出来。

    担心针尖上有毒,雷东鸣急忙服下一颗解毒药丸,内心惊骇异常。

    一时间,雷东鸣没搞清楚,这半截银针,是如何射过来的。

    难道说,隔壁的牛小田,还能隔墙发送暗器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墙壁上贴着的符箓,飘乎乎落了下来,碎成了十一瓣。

    正是牛小田在墙上拍了一掌,将这玩意给击落了。

    雷声停止,牛小田重新回到床上躺下,习惯性地跷着腿,一边看着网络小说,一边等着雷东鸣下一波的攻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中毒的征兆,雷东鸣渐渐放心,又取出一张金色的符箓,再次贴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又来了。”白狐建议,“老大,这张符箓比较凶狠,还是出去躲一躲吧!”

    “对,好汉不吃眼前亏!”

    牛小田没有固执,立刻跳下床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各种雷电的爆响声,立刻充斥了整个屋里,从门缝里都能听到,屋内的摆设,仿佛都被震得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雷东鸣是个牛逼人物,雷系*玩得炉火纯青,单凭这一招,也能让诸多邪物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要不要换个房间?

    牛小田犹豫片刻,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无论是安悦,还是女将们,一定扛不住如此狂暴的雷电,万一因此受伤,战斗力必将受到损耗。

    那就正面迎敌,跟雷东鸣拼上一场。

    “平台集合!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无敌群发了条消息,随后背着手,来到了上方平台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,六名女将便快速赶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做了个手势,大家立刻散开,各自站好了位置。

    符阵的中心点,就是登上平台的位置前方,没有别的路,雷东鸣一定会到达这里。

    女将们严阵以待,十分钟后,狂轰乱炸一通的雷东鸣,没有半点收获。

    意识到牛小田没在房间里,侧耳听了下,果然如此,冷哼一声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纵身一跃,雷东鸣便跳上了船顶平台,也看到了背手着微笑的牛小田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雷东鸣和牛小田想到了一块,正想冲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感觉身体一滞,轰鸣的雷声便从身下传来,震得他整个人腾空半米。

    正是牛家军团的六名女将,启动了平地惊雷符阵,念动咒语的同时,瞬间将雷东鸣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牛小田猛然向前一冲,距离两米远,凌空打出数拳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强悍的掌风,猛烈冲击在雷东鸣的身上,笔挺的西装被撕成皮条,整张脸也皱得像是一块破抹布。

    真扛揍,这么打,居然都没受伤。

    雷东鸣大吼一声,身上泛起骇人的金色,拼起修为,对抗符阵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女将们瞬间被弹飞出去,撞在护栏上,差点就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去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雷东鸣说完,牛小田突然抛出个金色毛球,又一道掌风袭来。

    雷东鸣再次僵在原地,成了个木头人。

    正是牛小田启动了惑风球,以雷东鸣现在的修为,依然会被惑风球控制,只是时间会非常短,三秒钟而已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也是致命的!

    牛小田身形如电,真正靠近雷东鸣,一连数拳,结结实实打在他*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换做常人,已经被打碎了!

    雷东鸣也是不普通的常人,承受不住,身体一阵摇晃,吐出一口血,仰面倒地。

    “鞭子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招手,刚刚爬起来的春风,立刻将蛇皮鞭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伸手抓住,牛小田挥动蛇皮鞭,朝着雷东鸣便抽了下去。

    雷东鸣原地翻滚,判断失误!

    牛小田并非要抽打他,而是用鞭子缠住他的一条手腕,而他的另一条手腕,也被牛小田伸脚给踩住了。

    贯雷掌无敌,无法施展,也是摆设。

    更何况,牛小田迅速在他的命门、百会两处大穴上,各插了一根银针,封住了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捆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一声令下,女将们立刻冲过来,先用束带捆住双脚,继而小心地缠住手腕,将双手也捆在一起。

    女将们都受了轻伤,个个记仇,在绑缚的过程中,雷东鸣免不了挨一顿拳脚。

    一个毛头小子,六个黄毛丫头!

    一招没出,居然就被抓了!

    雷东鸣窝囊的真想跳海,却没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嘿呦嘿呦!

    女将们抬着雷东鸣,走下楼梯,扔进了牛老大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脸朝地,鼻子都让地面给压瘪了,不仅没人把他翻过来,*上反而又挨了好几脚。

    牛小田坐在床边,点起一支烟,盯着雷东鸣看了半天,这才将命门上的银针拔下,一脚将他踢翻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