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例行公事,搜身!

    春风、夏花动手,很快就在雷东鸣身上,搜出了一堆东西。

    十几张雷系符箓,一枚暴雷球,还有个小小的三角旗,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手机、身份证、三千多现金,还有一张发黄的照片。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照片,顿时愣住了,是个格外漂亮的女人,非常眼熟!

    熟到一眼就能认出来,牛小田差点没惊呼出声,佘灿莲!

    雷东鸣躺在地上,紧咬牙关,一声不吭,倒也是一条硬汉。只是看见牛小田在欣赏照片,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难道说,佘灿莲跟雷东鸣有着某种特殊关系,才不想出手相帮?

    “雷东鸣,这女的到底是谁?”牛小田蹙眉问。

    雷东鸣摇头,哼声道:“牛小田,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。既然落在你的手里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“杀你,太容易了!先跟我说说,这女的是谁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牛小田吐着烟,说道:“唉,非得逼我跟你动粗。我一定能让你感受到,啥叫做地狱般的煎熬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!我要是吭一声,就跟你一个姓。”雷东鸣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当老子愿意收你这个孙子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出言不逊,接着就把照片拍下来,通过,发给了佘灿莲。

    “干毛啊?”佘灿莲秒回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下午上船的这位法师?”牛小田打字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有你的照片,随身携带,都发黄发旧了,很宝贝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应该是这个形象的情人吧。二十年前,我就是看这女人长得不错,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”佘灿莲回复。

    “姐姐别多心,那女人是怎么死的?”牛小田又问。

    “寿元已尽,寻了短见,跳崖了。”佘灿莲发了个摊手的表情符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你有记录的年龄,可不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差不多五十岁吧!”

    晕死!

    要是看佘灿莲的身份证年龄,那是绝对的长辈。

    当然,无论是灵仙还是兽仙,年龄都是该忽略的要素,不能计较的。

    这时,白狐敏感道:“老大,龙潜来了!”

    龙潜深夜造访,一定是因为雷东鸣。

    牛小田抬手,吩咐道:“你们都回去休息吧,对了,让龙前辈进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到了敲击楼梯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鱼贯而出,春风过去打开了门,很快,龙潜就出现在屋内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躺着的雷东鸣,衣衫褴褛,龙潜不禁摇头叹气。

    这又是何苦,不听劝,到底在牛小田这里,栽了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,请坐!”

    牛小田对待龙潜,非常气,还取出六品叶的山参酒,给龙潜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龙潜一饮而尽,这才抱拳道:“小友,打扰了,本人向你要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请讲!”

    “雷道友纵然无理在先,念在他并非大奸大恶之辈,也常有为民除妖之义举,与其他杀手不同,还请留下一条生路。”龙潜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人,他要害我,那就是恶人。”牛小田故意如此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杀啊!”雷东鸣翘起头嘶吼。

    龙潜冲他压压手,诚恳道:“雷道友并未打算要害你性命,其间定有误会。如果小友肯高抬贵手,他日雷道友若再有不轨之举,我同罪。”

    到了下台阶的时候了,牛小田故作大度道:“好吧,我不杀他,但事情总得说清楚,省得以后再见面,依然是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“东鸣,还不快点感谢小友。”龙潜催促。

    “我与他,除死方休!”

    雷东鸣并不买账,这倒是让龙潜颇有几分尴尬,差点也想狠踢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听起来,你我之间,似乎有解不开的疙瘩,说清楚了,老子手下没有冤死鬼。”牛小田狠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若是牛小友有错在先,本人定会主持公道。”龙潜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心爱之人,就是照片上那个,被你父亲牛午,骗到古墓里,各种*后杀害。可惜啊,我报不了这个仇,只能抱憾,死就死吧,早点与阿莲相见。”雷东鸣的眼角上,滚落下泪珠子,还是成串的那种。

    老爹还干过这种事儿?

    牛小田惊得眼珠子老大,可谓是震惊不小,不由恼火道:“你别血口喷人,胡说八道,我父母的感情非常好,去兴旺村打听一下,人人皆知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给我提供了准确的事情经过,阿莲就是去了兴旺村,死在东山的一处古墓里,还被焚尸灭迹了。”雷东鸣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扯淡,谁在造谣?”

    “不是谣言,时间和行程都能对得上,而且,她喜欢研究古墓,也认识你父亲。”雷东鸣固执道。

    “她死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你怎么没去兴旺村找她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知道*。所以,你杀了我吧,否则,只要留口气,我也一定要杀你。”雷东鸣抱定了必死之心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对我你也没有说实话。”龙潜也冷下脸来,雷东鸣可没说杀人,只是教训一顿,“且不说事情缘由*,你难道不清楚,罪不及亲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心里过不去这个坎,凭什么我的女人惨死,仇人的儿子,却活得如此逍遥。”雷东鸣道。

    抓过雷东鸣的手机,牛小田强行用他的指纹打开,翻找了好半天,才从短信息里,找到了这条内容。

    陌生号码发来的,没标注名字。

    佘灿莲,出生年月日,某年某月,去过丰江市文物研究所,拜见盗墓双英,某年某月,又去了兴旺村,未归。

    还有两条彩信,

    一条是,兴旺村老主任商山林,在一张稿纸上,亲笔写下证言,证实见过佘灿莲,跟着牛午去了东山。

    另一条,一块黑漆漆残骨的鉴定报告,标注的名字是佘灿莲。

    老主任故去了,可以伪造纸张笔迹。

    至于鉴定报告,这玩意也能伪造,准确度存疑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其他信息,牛小田,牛午的儿子,十九岁。

    靠着牛午留下的财富横霸乡里,此刻携带七名女子,正在吉祥号上同游。

    也是一名厉害的法师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些东西,你就认定是我爸,杀了佘灿莲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年纪轻轻,如果不是牛午留下不义之财,怎么可能与七女同游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年纪,一辈子要脸,怎么栽到我手里,在六个女孩子面前坦胸露……腹?”牛小田指了指。

    雷东鸣无言以对,又淌下两行泪,“还需要更多证据吗?这些年,我一直在找她,千山万水,万水千山,终于有了消息,却是噩耗!”

    “你查过没有,佘灿莲是否还活着?”牛小田又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