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不做,二不休,杀人灭口,不留痕迹!

    白狐认为,杀手们设计的那些招数,对牛老大都没啥卵用。

    最好的手段,安排环海号货轮,直接猛烈撞击吉祥号游轮,沉入海底,全船人都挂了,秘密也就掩埋在海浪之下。

    跟以往不同,这些杀手,都是柏寒通过特邀的方式弄来的。

    或许,有人还跟柏寒联系过,知道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太狠毒了!

    柏寒将人性之恶,发挥到了极致,可谓是天良丧尽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让年富力改变航线,不跟环海号相遇。”牛小田作势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冲动,年富力刚才说过,航线不能擅自更改,难说这边刚有行动,柏寒就又把船长给换了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入侵新船长!”牛小田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还会出现更新的船长,无穷无尽,或者干脆被杀手们控制。”

    白狐预料的情况,很可能会出现。

    此刻的柏寒,一定密切关注着吉祥号的行程,岂能让人擅自改变。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就没辙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听说,极端天气下,通讯信号会失灵,要是赶上暴风雨就好了。到了那个时候,为了游的安全,船长必须要有避险责任,有权利改变航线的啊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行啊,还懂点常识。”牛小田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老大,跑偏了,重点是恶劣天气!”

    呼风唤雨!

    牛老大可没这个神通,灵仙佘灿莲也不行。

    忽然,牛小田眼睛一亮,想起了那面风雷幡,能不能下雨不知道,起码能搞出个看起来很糟糕的气象。

    没尝试过,不知道是否有效。

    如果失败了,也只能采用下下策,不惜代价,控制一个又一个新新船长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要改变航线。

    “半夜时,我要试试风雷幡,搞出个大阵势来。”牛小田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白狐眼睛亮闪闪,“只要能掐断信号一小段时间,就能跟环海号错过。”

    要做最坏的打算!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手机,将龙潜和龙茱拉住八仙群中,想想,将佘灿莲也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八仙群变成了十一个人,名不符实,群主安悦急忙私聊,“小田,群里怎么来人了?”

    “今晚别睡觉,生死攸关!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们该早点上岸。”

    “就快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敷衍一句,在群里发消息道:“今晚风雨难料,大家都打起精神来,不要睡觉,不要睡觉,不要睡觉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”

    “在岛上走了一天,我都要困死了。”

    龙茱发了个打哈欠流口水耷拉眼皮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茱儿,别捣乱,听从安排。”

    龙潜打字,他早就察觉到,这艘游轮的气氛不对。

    “初来乍到,我给大家提提神吧!”

    佘灿莲发了个大红包,号称困了的龙茱,抢红包的速度却最快,拔得头筹!

    大家开始抢红包,各种感谢快速刷屏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个,抢得最少!”龙茱用了个捶胸顿足表情。

    佘灿莲又发了一个,尚奇秀跟上,两人展开斗富模式,八仙群里,下起了绵绵不断的红包雨,让人抢到手软。

    龙潜私聊牛小田,“小友,杀手们在策划行动?”

    “比这更恐怖,有一艘货轮正在驶来,想要撞沉这艘船。”牛小田回复。

    “太恶劣了,人性泯灭!”

    龙潜发来几个愤怒,跟着又问:“小友,我能帮着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使用雷道友相送的风雷幡,鼓捣出一场天气异象,强迫游轮改变航线,避开货轮。”

    相送?

    分明是硬抢的。

    雷东鸣理亏在先,无法讨要,为缓和关系,还送了使用方法。

    龙潜也不管这些,打字道:“我去小友那里相助,祖上留下一道烈风符,可让异象更加猛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抱拳,单独发消息给春风,让她带着四美,守在船顶平台入口处。

    谁敢擅自闯入,使劲揍,抵挡不住,就让尚奇秀和巴小玉增援。

    很快,龙潜赶来了,不放心还带着龙茱。

    龙茱暂时安排到巴小玉的房间里,龙潜则跟牛小田对坐品茶聊天,谈笑风生,等待着午夜到来。

    最后一晚!

    船上没有其他游,杀手们变得肆无忌惮,十分疯狂。

    果然有放火的打算,一些人拎着汽油桶,想要登上平台。

    四美当关,万夫莫开!

    杀手们的行动,变得异常艰难,一次次试图登上高台,又一次次被无情击退。

    毫无顾忌,四美打得相当过瘾。

    搏击的暴吼、受伤的惨叫,不断飘荡在游轮上空。

    不少杀手都挂了彩,强攻不下,最终悻悻作罢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选择在楼下放火,这么做,牛小田很容易逃生,毫无半点意义。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上发来消息,正是年富力。

    “牛先生,他们想要弄沉游轮,我谎称打开底舱的钥匙,被海船长带走了。这群*,正在试图强行破开。”年富力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一群疯子!”

    “年船长,我准备试一下,用法术引来恶劣天气,你指挥游轮,改变航线,避开那艘货轮。”

    好半天,年富力才发来四个字,“难以想象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顺风开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游轮的货仓,好几道大铁门,杀手们搞破坏,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看时间差不多了,牛小田和龙潜相视一笑,走出屋子,来到上方的平台上。

    此时,

    夜空晴朗,星光熠熠,还有一轮镰刀状的弯月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风雷幡,指向夜空,口中念出晦涩的咒语,一边轻轻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!

    星辰消失,薄薄的乌云,笼罩了头顶的夜空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分钟,乌云突然变得浓郁起来,翻滚得异常激烈,宛如涌动的海浪,不断压低。

    风开始变大了,发出的呼啸是哨音。

    一道刺目的闪电,宛如金龙般,骤然撕开云层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声炸响,震耳欲聋,游轮似乎都跟着摇晃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倏忽间出现,正是佘灿莲,她不满质问:“小田,你没毛病吧,干嘛要招来雷电,不知道本姑娘怕这玩意吗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