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知道,黄平野一直关注这次的行程。

    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这才接通。

    黄平野不是拐弯抹角的人,上来就问:“小田,到源州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刚下船,黄先生近来可好?”牛小田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着呢,不用这么套,知道你平安离开游轮,我这颗心才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他们想杀我,没那么容易。”牛小田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柏寒的精神状态,出现严重问题,表现得太疯狂。当然,你也是头一个敢当面骂他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就差直接说,这家伙是个精神病。

    “这*,太坏了,真想直接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提到此人,牛小田就恨得咬牙。

    “我查到一件事,想想还是告诉你吧,他一定认识你父亲,关系可能很亲密。据说,天和会对当年的丰江考古活动,还有资助。”黄平野点拨道。

    咋又牵扯到老爹?

    难道说,老爹牛午抢了柏寒的小妈或者老婆?

    不,父母的感情很好,绝不会发生这种事儿。

    否则,牛小田守身如玉的优良品行,从哪儿遗传来的?

    “我爸得罪了他?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不好断定,暂时就查到这些,凡事小心为上。另外,我刚跟丰万成打过招呼,让他多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不想惊动丰家,看来是躲不过去了!

    船上发生了什么,黄平野没打听,随后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有道是,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    小田哥跟柏寒素昧平生,哪来这么大的梁子,那就是跟老爹牛午有关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老爹也是个不老实的主。

    判断应该没错。

    否则,也不会把老妈从这里勾搭到北方去。

    又一个电话打进来,表姐云亦然。

    “姐,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!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太激动了,我也是刚知道,弟弟来源州了。小田,住在哪个酒店?”云亦然激动的声音打颤。

    “咱现在腰包鼓了,当然住在盛海大酒店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“丰董刚刚还说,想让你们都来家里住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吧,太打扰,再说了,必杀令暂停,我在外面没啥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已经跟丰董请假,马上去看你!”

    “好,我把房间号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房门就敲响了。

    一身西装短发的云亦然,出现在牛小田面前,上来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松开后,

    云亦然双手搭在牛小田的肩膀上,目光仔细打量,赞道:“弟,越来越英俊了,简直帅呆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外甥随舅,基因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真别说,我爸昨晚梦到你了,早上还跟我提起。真没想到,今天你就来了。”云亦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姐,舅舅咋样了?”牛小田邀请表姐坐下。

    “还没离开医院,走路可以了,不用人扶着。语言表达能力还较差,但用纸笔慢慢交流没问题的。”云亦然很开心,这已经超出了心理预期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坚持一段时间,舅舅就能畅聊无障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相信!”

    “姐,你二十九了,该嫁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云亦然笑着打了表弟一下,“等爸爸再好些,姐打算认认真真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听这意思,之前的恋爱都是玩?

    那还要人家的钻戒!

    姐弟二人,吸着烟,聊着天,各自讲着这段时间的经历,不时发出放松又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如今的云亦然,可谓顺风顺水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正式确定了保安部经理的职务,不但拿高薪,享受各种福利,出门带着一群手下,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在云亦然的努力下,源州的勇武堂,日渐式微,对丰家再也构成不了威胁。

    对此,丰家非常满意,觉得用对了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啥说的,一直呆在小村里,一边对抗各种找茬,一边闷声发大财!

    “弟,娆娆经常提起你,是不是可以考虑下?”云亦然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不考虑!”牛小田使劲摇头。

    “娆娆性格单纯,看得出,她对你也挺上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考虑,就不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别说自己年纪小!好姑娘难遇,错过就没了。”云亦然皱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又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牛小田过去开了门,外面站着的正是龙茱。

    一看到屋内的云亦然,叉腰哼声道:“还不承认,你就是个姐姐控!”

    “颠来倒去,就是姐姐控,姐姐控的,文化水平亟待提高啊。”牛小田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多有水平,整天就是,啊,苍茫的大海……”龙茱平伸手掌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表姐云亦然,亲的!”

    龙茱脸上一囧,连忙停止深情朗诵,缩了下小脑袋,“表姐好!”

    “多清秀的小姑娘。”云亦然夸赞,眼中充满了慈祥。

    “找*啥啊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就是想问问你,如果打麻将输了,你还兜底吗?”龙茱试探地问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差点没笑出来,真傻,没看出来那七个是一伙的,怎么可能会让她赢。

    “好,让小玉付款,就说我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耶!

    龙茱开心地挥了下小拳头,颐指气使地又去参加麻坛争霸赛。

    关上门,云亦然立刻敏感地问道:“弟,这又是谁家的女孩子?看起来比你还小啊!”

    “北派风水宗师龙潜的孙女,不懂事儿的臭丫头,整天就知道黑我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认识龙潜?”云亦然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很熟啊,他就住在这里,隔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过这名宗师,水平极高,性情孤傲,少与人交往。求他办事儿,用钱不行,需要他看得上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连表姐都知道龙潜,可见当初的小田哥,江湖知识何等贫乏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表象,处久了就会发现,龙大师是个蛮慈祥和气的老人。对了,还一身正气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弟,姐是过来人,这女孩分明是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提醒一句,又挠挠头,“嗯,我听说,龙潜的家业也很大,不逊色超级富豪。也是个好人家!”

    “姐,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摇摇手,苦恼道:“唉,弟弟我现在,只想过清净日子,想杀我的人,没一万也有八千,哪有搞对象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沉默了,这也是实情,只能感叹表弟不易,盼着一切的纷扰,早点结束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