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酒店房间里,牛小田简单冲了个澡,舒舒服服地躺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白狐现身而出,趴在枕边,提醒道:“老大,丰铎的事情,咱们最好不要参与过多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食髓蛊这种玩意,只有大巫师才能鼓捣出来。咱不能为了个浪荡公子,再引来麻烦,得不偿失啊。”白狐认真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说得对,介绍给苍源,我就不管了,能不能治好,就靠天意吧!”

    “那个苗夜娜,应该是个蛊女。丰铎是个傻子,实在不该戏弄她,自取其祸。”白狐鄙夷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赔了八百万,总不能强拧在一起吧!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老大,蛊女最讲究感情专一的,出了这种事,就等于害了她一辈子,钱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也是!

    丰铎的麻烦确实很大。

    “我听玄通真人说过,蛊术最邪,不可招惹。或许,死了的丰铎,对他们另有用途,做成炼蛊的器皿也难说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太*了吧!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蛊术讲原则,不碰就没事儿。只是,有一点狐狐想不通……”白狐挠着脸,大惑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有啥能难住美狐仙?”牛小田调侃。

    “据说,蛊女个个身形窈窕,貌美如花,苗夜娜怎么只占了一样,相貌普通到连丰铎都瞧不上?”

    “戴了假面呗。”牛小田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啊,丰铎到现在,都不知道苗夜娜的真容。否则,肯定就娶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白狐对老大的判断能力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易容术!

    牛逼闪闪,牛小田又动心了,找这样的媳妇,让她多换几幅面孔,岂不是等于娶了好几个媳妇?

    荒唐的念头一闪而过,牛小田困意袭来,也不听白狐唠叨,撸着几下狐狸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啥事儿都得本狐仙操心!

    白狐暗自埋怨,来到墙边,跳起来关了灯。

    也得放四鬼出来转转,都在收仙笼内闹情绪呢!

    次日,大家就在酒店里吃了早餐。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,今天要去一趟海岩镇,看看母亲曾经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安悦立刻举手,想要同行。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,其余人就自己找地方消费吧,可以去海滨浴场,水清沙白,适合游泳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,跟我去小镇一游如何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龙潜答应,又安排龙茱跟女将们一起出去玩。

    小丫头噘着嘴巴,免不了有点小情绪。

    幸好没带龙茱,因为云亦然带着丰娆赶来了!

    这两个不成熟的家伙,针尖对麦芒,昨天的晚宴上,就一直在暗自较劲,要是坐在一辆车上,难保就会打起来。

    源州市距离海岩镇,两个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开一辆轿车,外加一辆房车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至于云亦然带来的保镖车辆,牛小田不同意跟着,帮不上忙,还挺招摇。

    云亦然和丰娆开着轿车,安悦担任司机,开房车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龙潜就坐在后面的铺位上,一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一边聊起了丰铎。

    对于丰铎的品行,龙潜并不讳言,非常鄙视。

    中蛊一事,之所以当场点破,并指明处理路径,说未出生孩子贵不可言,也是托词,真实原因有两点。

    此人阳寿未尽,命不该绝,强行夺取,死后必成祸患。

    蛊术夺命,天道不容,不能袖手旁观。更何况,丰铎游戏花丛,道德低劣,也不算大奸大恶。

    “龙大师,我倒是有点担心,食髓蛊的背后制造者,怕是并不简单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邪不胜正,苍源也是这方面的行家,他能够承担。否则,必然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龙潜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南北两派宗师之间,难说私下明争暗斗,龙大师有给苍源设套的嫌疑!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管,守好自己的牛家大院就行了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海岩镇到了。

    也是个临海的小镇,规模不大,车流人流稀少,显得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经济不咋行,二三层的小楼居多,五层小楼只有一座,街道的规划较为另类,并非经纬笔直,都呈现之字形。

    海岩镇的最大特点,绿树非常多,而且格外高大。

    闲来无事的老人们,穿着清凉,坐在门前的大树下,摇着扇子,聊着牛小田听不懂的方言。

    云家老宅很好找,就位于主街道一侧,两棵粗大的橡树,守在斑驳的大铁门旁。

    停下车,云亦然拿出一把古老的钥匙,将掉了漆的门锁打开,轻轻推开一扇门,请大家进入参观。

    龙潜习惯性地站在门前,打量四周的风水,开口道:“这处宅院,东南巽位较高,且有三条路汇聚气息,长女必定不凡。”

    夸大了!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父母虽然号称盗墓双英,说到底,也是文物所的职员。

    后来去了兴旺村,跟村民们的区别也不大。

    走进院子里,牛小田看清了母亲曾经生活的地方!

    很传统的四合院,年久失修,跟周围的二层小楼相比,更显破旧,还有两块瓦片,就掉在正屋的门前,摔成五瓣。

    “有时在想,爸爸病了也有好的一面,不用常来这里,触景生情。”

    云亦然正在感伤,却听牛小田外人似的打听,“姐,这个院子值钱吗?能卖多少?”

    无语!

    云亦然微微摇头,如实道:“不值钱,最多二十万,还是位置好,当初没卖,也是留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多年前能住这种院落,也一定是大户人家。”

    安悦夸赞一句,并非恭维,事实如此。

    当初的云家,绝对堪称小镇上的富户。

    丰娆就是来看热闹的,四处打量,还用手机拍照,不知道怎么夸赞,只说风格古朴,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云亦然偶尔回来打扫,屋内倒也干净,东屋的墙上,挂着两张老照片,慈眉善目的老头老太太。

    是姥爷和姥姥,早就上墙了!

    云亦然请大家在厅落座,沏好了茶,便朝着牛小田招招手。

    跟着表姐出了正屋,来到东厢房。

    不用说,母亲就经常住在这里,墙上还有明星海报。

    至于舅舅,儿子嘛,应该住在正屋。

    所以,西厢房就租给了当年的父亲,之后就有了私奔的故事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