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看穿了丰万成的心思,苍源道:“此虫狡猾异常,夜半最为活跃,还请稍等!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,有劳大师!”

    丰万成讪笑摆着双手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微胖的女仆走进来,端着两杯清水,分别放在牛小田和龙潜的跟前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丰万成一头雾水,这是哪门子的待之道?

    却见龙潜笑道:“多谢苍先生,我这一杯,也送给小田吧!”

    “随愿。”苍源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多谢多谢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开心道谢,连忙接过来,水至清,却透出了药材的气息。

    丰万成更懵了,一杯清水,还要推让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这是用特殊处理的山参浸泡成的,大补之物啊。

    “老大,老大!”白狐急切传音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牛小田故意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七品叶山参啊,分我一杯呗!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,龙大师这一杯,就是特意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头够意思,我就不背后说他坏话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丰万成也看不到,白狐虚影掠身而出,将其中一杯的精华吸收干净,就成了真正的白水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两杯都喝了,顿感精神百倍,连熬三个晚上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边吃边聊,已经是晚上九点。

    “老兄,现在可需休息?”苍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,还想跟你学习一二。”龙潜笑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话,在你面前,布鼓雷门,贻笑大方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不必自谦,这方面,我确实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接着等!

    终于到了午夜,苍源安排管家,将丰铎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又饿又渴,蔫头耷脑,精神萎靡,连说话都蚊哼似的。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还是那一处,见面就跪下了。

    惹来丰万成眼神嫌弃,其实他还真冤枉儿子了,丰铎实在没力气。

    活该,早知今日何必当初!

    “丰董稍坐,半个小时。”苍源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不让丰万成参与,驱除蛊虫的过程,并不适合旁观。

    丰万成忙点头,担忧地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大家朝着楼上走去,一直来到三楼走廊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没装修,只有一张木床,上面也没铺被褥。

    “东西给我!”苍源伸手。

    丰铎愣了下,连忙从怀里取出那块带血的床单,苍源则直接揣进兜里。

    “去床上躺下!”苍源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丰铎连忙过去躺下,手足并拢,很紧张的样子,倒也好笑。

    苍源这才俯身查看丰铎的情况,片刻后,冲着那张脸,右手掌开合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,丰铎就睁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下药了!

    苍源给丰铎合上眼皮。

    这要是再盖块白布,丰铎的故事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苍源这才说道:“但凡蛊虫,取出的过程,皆有切肤之疼,不如此进行,其必难以忍受。”

    学了一招,处理蛊虫,先把人弄昏。

    否则,也会疼得昏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友,可否麻烦你一件事儿?”苍源问道。

    “苍大师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用阴气封住窗户,以防蛊虫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将三只灵鬼叫出来,都到窗边呆着去,释放阴气。

    经过多日的锻炼和培养,三只灵鬼已经不怕灯光,但还不能直接现身。

    “三者皆灵力不俗,小友用心了。”苍源赞了句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不养鬼的,更不会用鬼去害人,但她们不走,只能留着,日常花销可不低。”牛小田叫苦。

    “呵呵,此言不虚。等我送你一盆夜魅兰,以解小友囊中羞涩。”

    苍源开玩笑,龙潜也大笑起来,“出手倒也阔绰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答应下来,这个必须要,夜魅兰能自动采集空间内的阴气。

    有助于培养灵鬼,也能让室内格外清洁。

    准备妥当!

    苍源神情变得肃穆,先取出一根木针,挑破丰铎的右手中指,挤出几滴鲜血。

    又取出一张空白金符,用木针蘸着血,绘制了一道符箓。

    符文像是一条虫,呈现扭曲状,没有眼睛。

    跟着,苍源取出一包药粉,洒在符文之上,刹那间,符文变成了青灰色,一股独特的气息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茅房的味道,苍源解释一句,正是臭虫粉末。

    虫类跟人不同,他们就喜欢这种气息,也是跟繁衍有关。

    这道符箓,就叫引虫符。

    选择材料不同,符文形状各种变化,用来吸引不同的虫类。

    蛊虫,说到底,也是虫。

    因为特殊的培养方式,让它们具有了隐身的本领,喜欢血气,攻击力强大。

    苍源讲解,大多数的蛊虫是有毒的,食髓蛊无毒,却能吸光人的骨髓,制造的痛苦,更胜其它同类。

    通常来讲,蛊虫都跟施法者心意相通,像是放在外面的一只眼睛。

    食髓蛊的弱点,就是跟施法者的联系,并不紧密,基本无智商。

    否则,施法者一定知道,丰铎来了源水山庄,早就跟来了。

    苍源一边讲解,授业传道,手上不停,又用丰铎的中指血,绘制了另一道符箓。

    还是虫子的形状,却有交叉的符文,像是个网兜。

    封虫符!

    能困住很多蛊虫,却只能拖慢食髓蛊的移动速度,比没有好多了。

    两道符箓绘制完毕,苍源先将引虫符抛出,自动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床上挺尸中的丰铎,突然睁开眼睛,直勾勾的,*往上抬,整个身体诡异地弓了起来。

    皮肤泛出青色的气息,看起来倒是蛮恐怖的。

    “唉,还是离不开这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苍源叹口气,将落红的破床单取出来,厌恶地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原理很简单,食髓蛊感受到施法者的血气,以为是主人来了,这才会真正现身。

    丰铎的身体一阵猛抖,木床吱呀乱响,像是要散了架。

    突然,他抬起右手,指向了上空。

    这些都说明,床单上的血,就是施法者的无疑。

    丰铎这货有运气,否则,之前的做法,都会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要出来了!”

    苍源神情凝重,快速念动晦涩的咒语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青灰色的影子,从丰铎的中指冲了出来,眨眼就在屋里转了十几圈,令人眼花缭乱,难以捕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丰铎也像是一滩烂泥,瘫软在木床上。

    苍源急忙抛出封虫符,眨眼间就烧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果然,

    食髓蛊的移动速度慢了,隐约可见它的形状,梭子形,没头没尾,呈现黑色,周身又好像有青色的绒毛。

    种蛊,都是通过饮食。

    牛小田和龙潜都在看热闹,丝毫不用担心,会遭到蛊虫的袭击。

    这时,苍源眼中出现了兴奋之色,又从兜里取出个小小的黑色瓦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