狐参谋给想了个点子,并不高明,却行之有效。

    得到了龙潜的赞同,

    每隔二十分钟,启动一次移灵法阵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只要那只臭老鼠靠近,就会被转移走。

    虽然它是灵仙,也不喜欢白天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只要熬过今晚,白天的安全系数,就会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睡觉泡汤了!

    好在牛小田和龙潜,凭借修为,也能几晚上不睡,两人重新坐起来,继续喝茶聊天,打发夜里的时光。

    掐着时间,启动移灵法阵,那名灵仙也没再开打扰。

    连累了高速路边的无名鬼魂们,稀里糊涂就被转移了,猛然到了个新地界,懵个一逼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名灵仙追上来两次,又都被转移走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受伤,也对牛小田的本事,忌惮几分。

    阳光照进车厢里,牛小田松了一口气,太折腾了人,等回去后,必须要想个能对付灵仙的真正好法子。

    靠转移的方式解决问题,不够彻底。

    最好能灭杀,以绝后患!

    中午,两辆房车进入中汉市,找到一家上档次的酒店,大家围坐一起,好好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龙茱和安悦,哈欠连天,都有了黑眼圈。

    她们的车厢内四个人,没法挤在一起睡,于是乎,就在车上打起了麻将,又是酣战一晚,通宵达旦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昨晚赢了不少钱,我现在的麻将水平,可以说是国手级别了。”龙茱一边大口吃菜,一边吹嘘。

    龙潜微微摇头,这个小孙女,有点烂泥扶不上墙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夸赞,龙茱麻将玩得好,甘拜下风,这家伙更是美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清楚,大家都怕她睡着了,无法凑齐一桌,故意让着她。

    “俺们老大才叫真水平,一把都不输!”春风道。

    “赌神啊,改天切磋一下。”龙茱不知深浅,发起了挑衅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不玩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龙茱不解。

    “输赢没个几百几千万的,不值得磨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能吹啊!”

    龙茱直撇嘴,不服。

    龙潜摆手道:“茱儿,要向小田学习,小赌未必怡情,若用来发财,那就更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我到现在还没回本呢!”龙茱嘟囔。

    龙潜很清楚,牛小田带着赌鬼,哪有不赢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这越发说明,牛小田品质可贵。否则,利用赌博发财,恐怕早就拥有金山银山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继续上路!

    下午三点,万花山庄,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跟苍源那里不同,万花山庄位于郊外,周围一圈小山,风水精心规划过,自然是超一流,无须赘述。

    通往山庄的路,是单独修的,长达十几公里,仅凭这一条,就知道中原万花的势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没有苍源那么大的排场!

    山庄大门前,只有万花和南宫燕,穿着都很喜庆。

    “万奶奶!”

    牛小田下车后,便快步奔过去,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田,好像长高了啊!”万花眼中充满慈祥,还摸摸牛小田的脸。

    增高鞋,总被人夸赞,牛小田索性也不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南宫燕挥挥小手,又看到那一行女将们,撇撇嘴,暗自腹诽,臭小子出个门,也搞这么打的排场。

    “老龙!”

    万花眯着眼,更像是往上翻白眼。

    龙潜连忙上前一步,抱了抱拳,算是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万花却没有下文,笑眯眯等着。

    “花妹!”龙潜只好硬着头皮喊出来。

    身后的女将们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,龙茱干脆捂住了腮帮子,这称呼,忒那个吧?

    万花一阵的大笑,指着龙潜道:“这些年啊,我就想把你的傲气打掉,终于如愿以偿了!”

    龙潜尴尬擦汗。

    大家都憋着笑,敢如此直言快语的,除了万花,不会再有别人。

    “老龙,我言出必行,给你个甜枣!”万花笑着,嘴唇翕动,像是在暗自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

    山庄的大门打开了,四名女子,抬着一顶火红的轿子,昂首阔步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龙潜一愣,却被万花拉了一把,“龙兄,上轿吧!”

    “岂敢!”龙潜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哈哈,在我这里,无须气,最高礼节招待你。”

    万花用力一拉,龙潜顺势,两人便腾空而起,双双进入轿子里。

    随后,金*的帘子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四名抬轿女子,步伐整齐划一,原地转身,抬着轿子,进入了山庄。

    “都上花轿了?”龙茱瞪圆了眼睛,“她不会打我爷爷的主意吧!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,少说话!”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摆手阻止,心里也在猜测,龙潜和万花之间,一定有故事。

    估摸着,发生在很久以前的年轻时代。

    两辆房车,随后开进了山庄!

    真是漂亮,遍地都是花圃,各种鲜花绽放,争奇斗艳。

    种植的都是矮树,规划出各种形状,大城市里的植物园,都未必有这么漂亮。

    小楼十几座,零星分布在花丛之中,雪白的墙面,红色的瓦片,有的上面还有风车,宛如进入到童话世界。

    女将们的住宿安排,当然由南宫燕负责,她一边招呼大家,一边对牛小田道:“碧水池,有你想见的人,自己去找吧!”

    待之道不合格!

    念在她是闵奶奶外甥女的份上,就不计较了!

    牛小田背着手,走在花圃间的甬道上,不用向遇到的人打听,有白狐暗中探查,很快就找到了碧水池。

    池水面积,超过千平米,碧蓝色的池水,白色的莲花,在阳光下辉映成趣。

    一座木桥,通往中间八角形的小亭子,一名白发的老太太,正坐在里面的长椅上,往池水里扔着东西。

    “闵奶奶!”

    牛小田高喊一声,几步跨上木桥,脚步飞起,眨眼便来到老人家身边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田来了啊!”闵奶奶连忙扔掉手里的东西,又在身上拍打两下,伸出了双手。

    “闵奶奶,我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俺就知道,你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闵奶奶慈爱地笑着,上下打量,轻轻将牛小田衣领上的头发,用手拂去。

    “奶奶,早就惦记来看你,正好这次出远门,就顺道过来了。你一个人在这,干啥呢?”牛小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