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鱼,这池子的金鱼可多呢!你看看,多漂亮。”闵奶奶笑道。

    “她这里就没人干粗活吗?你都多大年纪了,还干这个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呵呵,俺也是闲着,自己找点活做。那只猫咪啊,就喜欢跟俺在一起,俺喂鱼,它钓鱼,都很开心呢!”闵奶奶指向亭子的那一边。

    这里,有一只猫?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诧异,凭借他的感知,竟然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白狐感知何其敏锐,也没提醒!

    牛小田走过去,隔着长凳探身一看,瞬间惊呆在当场。

    哎呦我去!

    一个小人儿!

    不,就是一只大猫。

    头戴遮阳帽,身穿金*的小西装,跷着二郎腿,小爪子上握着半米长的鱼竿,悠然自得,正在专注地钓鱼。

    *的猫毛,都是金灿灿的,小爪子白色,像是戴着白手套。

    “老大,好可怕,这是一只猫仙啊,快要跨入灵仙级别了。”白狐这才感应到,在收灵空间里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看出来了,寻常的猫咪,哪有这么摆谱的。

    万花上次说过,她养了个小动物,估计就是面前这货,也是为了它,才去的兴旺村。

    大猫侧侧头,翻了个白眼,嘴巴微微咧开,像是嘲讽。

    接着,意识沟通开启,“小子,看什么看?”

    女声!

    是一只母猫,难怪要穿衣服,羞耻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嗯,这一点比白狐还强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是好奇,凭你的水平,还用得着费力钓鱼吗?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时光漫长,总得想个消遣的方式,愿者上钩!”大猫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“我叫牛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了。”大猫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敢问您老人家叫啥名,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喵天!”

    名字起得好,霸气指数五颗星以上,充分展示出一只猫的勃勃野心。

    猫仙,极为稀有的兽仙种类之一。

    性格高冷,自负高贵!

    它没有体味,天生就能隐藏气息,这就不奇怪,为何白狐没能提前探查到。

    高傲的猫仙,不屑于意识攻击、挖土钻地、放臭屁一类的法术,就靠着比钢铁还坚固的体魄,敏锐的嗅觉,直接迅速发起进攻,将对手残忍地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最后再给一个极其轻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喵天大佬,你穿着衣服,怎么*啊?”牛小田纯属没话找话。

    “*干什么?”喵天反问。

    “跑得快啊!偷摸干点坏事儿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喵为什么要干坏事儿?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撇嘴,这家伙真无趣,聊天就这么聊死了。

    喵天乐见牛小田尴尬的样子,又呲牙露出笑意,“你别在这里打扰我钓鱼,让那只狐狸出来陪我玩会儿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”白狐战栗中。

    “它怕你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怕我就对了!”喵天笑了,又说:“放心,我才没兴趣攻击它,太闷了,找个小兽聊聊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堂堂美狐仙,被称作小兽,不知道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一只闲散的猫仙,看起来并没有恶意,最好别得罪它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白狐商议了半天,反正不出来也不行,猫仙翻脸,谁都玩完。

    白狐这才很不情愿地掠出收灵空间,现出原形,朝着喵天讨好地拱了拱小爪子。

    “哼,长得倒是狐模狐样的。”

    喵天指了指旁边,示意白狐坐下,俩家伙接下来聊什么,牛小田就不管了,回来继续跟闵奶奶聊天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万花对闵奶奶照顾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一栋独立的别墅,两个保姆,想吃什么有什么,万花还常过去同住,老姐妹经常聊天到很晚。

    闵奶奶还说,过去的事情想起来不少,脑子也没那么糊涂了。

    万花做得非常好,在食材上调理,慢慢让老人家好起来,这方面,以她的年岁,经验要比牛小田丰富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爸妈咋还没回来?”闵奶奶旧话重提。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牛小田随口回答又问:“他们临走前,都跟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牛小田头一次,对这个话题有了兴趣,尽管老人家的话,可信度也不是太高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啊,不能不走,有危险。你太小也没法子带着,那里没有太阳,也没有月亮和星星,等你长大就回来。唉,这一走,也记不清多少年了。”闵奶奶叹息。

    没有光的地方,不就是阴曹地府吗?

    还是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夏蝉还说了一首,一首诗,俺年纪大了,记不住。”闵奶奶揉着额角,苦思冥想。

    牛小田拉过闵奶奶的手,放在手心里,轻声道:“奶奶,不急,等你想起来,再告诉我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放心不下你,俺不在兴旺村,谁来照顾?”闵奶奶发愁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都多大了啊,不需要照顾。”牛小田嘿嘿笑:“还有彩凤嫂子,每天都去做饭呢!”

    “她老婆婆的半身不遂,好了吗?”

    老人家又开始糊涂了,想起了不少事情,也忘了很多。

    远处的一栋五层小楼上,万花和龙潜对坐喝茶,不忘拿起个小型望远镜,看向了这边,笑呵呵又递给龙潜。

    “小田这孩子,虽然性格散漫,却至善至纯,品质高贵!”龙潜赞叹。

    “老龙,别惦记嫁孙女,配不上。”万花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我何时说过!”龙潜差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了解你的心思?依我看,小田来历不凡,造化必然不同于常人。”万花点拨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常人岂能得到神仙点化,而且,每每都能逢凶化吉,不知道多少力量在暗中庇佑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年我们见面时,你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忘了!”

    “哼!你一定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牛小田在小亭子里,跟闵奶奶聊了很久,这才带着白狐离开。

    喵天依然在钓鱼,水平可真烂,至今一条小鱼都没钓到。

    背着手,看着景,闻着花香。

    牛小田正想去找万花,询问下哪里可以睡一觉,昨晚熬夜了,特别想补个觉。

    突然,

    空中飘乎乎落下一张纸,就落在牛小田前方。

    厉害了,无声无息!

    牛小田蹲下来一看,白纸黑字,写道:“牛小田,速速离开这里,洗干净受死!否则,本仙一定踏平万花山庄!”

    下方,画了一只惟妙惟肖的老鼠,还有三个字,毛乘云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