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田,别闹了,喵喵关系到万花山庄的命运,如果那只老鼠靠近,就用移灵法阵,将它给弄走。”万花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好办,我时刻准备着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可以推断,喵天的所有权,可能是法门居。

    因为万花负责养育这只猫仙,才有现在的富贵无边,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吃了个饭,擦了个嘴,牛小田就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咋对付灵仙毛乘云,牛小田也没有好办法,除了移灵法阵,能正面发动攻击的,似乎只有雷东鸣那枚暴雷球。

    当然,有龙血戒傍身,毛乘云也不能把自己咋样了。

    十分想念佘灿莲!

    如果她在这里,毛乘云早就夹着尾巴跑远了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联系佘灿莲,过来帮忙,好歹本人也救过她的命,救命之恩大于天,该涌泉相报的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!

    屋内突然出现了一只猫,没穿衣服,毛发金灿灿的,可见腋窝和腹股沟的位置,有镰刀状的白毛。

    就是喵天无疑,它以灵体形式出没,没办法衣冠楚楚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灵仙,没办法幻化出一套衣服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瞪眼抿嘴鼓腮帮子,到底没憋住,发出一阵大笑,抱着肚子,笑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再笑,信不信本喵一爪子挠死你。”

    喵天翘了翘蓬松的大尾巴,眼中闪现出狠厉之光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笑了,其实你这样,也蛮,威武的。哈哈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牛小田本想说可爱,临时换了个恭维的词,话说,猫跟女人一样,小性子严重,最好不招惹。

    “再笑!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!”牛小田艰难收敛笑意,用手揉揉笑酸的腮帮子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喵天诡异地将两只前爪翻到后面,背着手的姿态,挺着胸脯,傲气道:“小花告诉本喵,让我跟你一起并肩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跟喵天大佬一起,本人的荣幸。”牛小田抱拳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有觉悟,现在,让小兽出来陪我玩吧!”

    反正也没危险,牛小田让白狐现身,这个没出息的,立刻朝着喵天拱爪子,摇尾巴,还在地上打滚,贱嗖嗖的露出肚子。

    白养的既视感,真想踢它一脚。

    白狐又四处跳跃,喵性不改,喵天扑来扑去还轻咬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喵天突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白飞,它干啥去了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想死啊,这货藏起来了,居然让我去找它。”白狐抓狂。

    藏猫猫!

    多幼稚的游戏,这只猫仙白活这么大的岁数,估计弄个毛球,也能玩好半天。

    不敢违抗!

    白狐身形如电,在屋内不停穿梭,烦躁地很想跳湖自尽。

    喵天没气息,寻找很困难,更何况,它移动的速度,还在白狐之上。

    玩了十分钟,白狐都快哭了,没找到。

    喵天这才现身,用小爪子隔空点着白狐,不知道说什么,估计是在笑话白狐是个废材。

    白狐吐着舌头,不难分析,它违心承认自己就是废柴。

    君影的花盆,就放在窗台上。

    喵天早就探查到了,里面有一只花妖,但它丝毫没兴趣,因为这是一朵毒花。

    猫*皇前俣静磺郑净ǖ奈兜啦缓茫衷诘男尬苏嬲牧橹ハ刹荩鸬氖澄镆膊慌隽恕

    牛小田和喵天,都是翘着二郎腿的姿势,分别坐在两把椅子上。

    一人一猫,胡侃瞎聊,旁边还有一只摇着尾巴的白狐。

    生活环境单纯,没社会经验,确实是喵天的弱点。

    它对外面的世界很有兴趣,问东问西,但它很守规矩,多半时间都在庄园内活动。

    偶尔出去,也不会离开庄园十里的范围。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打听法门居的情况,以免引起这货的敏感,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白狐时刻感受外面的情况,大家都躺下休息了,只有万花和龙潜,正聊得火热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午夜十一点!

    白狐突然汇报,“老大,毛乘云来了,触发防*阵,又遁走了!”

    美狐仙能够感应到,正是触发法阵,泄露气息的缘故。

    万花和龙潜就是在院子里,设置了法阵,看起来还很强大,以防御性为主,任何灵体形式都不可进入。

    “既然防护森严,那就没啥可怕的,过一会就可以安心睡觉了。”牛小田放松道。

    “怕没那么简单,它一定会想其他法子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即便是最坏的情况,两位宗师看家的宝贝很多,也能抵挡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想睡觉?

    没那么容易!

    猫更喜欢夜晚活动,否则,也不会有夜猫子这个词。

    喵天是个十足的话痨,聊起来没完没了,都是些幼稚的问题,刨根问底,俨然将牛小田当成了十万个为什么。

    后半夜一点,牛小田正哈欠连天,君影突然汇报道:“老大,山庄外,来了四只大老鼠,都成精了!”

    毛乘云搬来了救兵!

    将消息告诉白狐,它立刻化作虚影,奔向大门前,眨眼之间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确实有四只黑老鼠,修为五百年,都快有内丹了。”白狐更详细汇报。

    四只老鼠精并不可怕,但它们背后,一定藏着灵仙毛乘云,绝不可以主动出去灭杀,会中了圈套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刚才聊到哪里了?”喵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聊了,外面来了四只老鼠精,大战即将展开。”

    “切,本喵这就出去,把它们全部弄死。”喵天腾得一下站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毛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牛小田使劲摆手,“几只老鼠而已,别脏了大佬的爪子!”

    “也是,就让小花去处理吧!”这货很懒,借机下台阶,又跷着腿重新坐下来。

    刚把四鼠临门的消息,通过告诉万花,君影又汇报,“老大,那四只老鼠精散开了,分别在庄园的东南西北。”

    干啥?

    难道说,毛乘云也想鼓捣个法阵?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牛小田一拍脑门,突然懂了。

    急忙又给万花发了条消息,“万奶奶,那四只老鼠精,去了四个方向,想要从地下打洞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,把这群恶心的家伙,全部杀了!”

    万花这才回复,后面跟着个滴血的大砍刀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