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事儿,不能隔岸观火。

    牛小田在无敌群里发布消息,姑娘们整肃起来,一同参加浩大的灭鼠行动。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奔出屋子,在房车上取来弓弩长刀,列队整齐,斗志昂扬,女侠范四溢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

    庄园里亮起了灯光,大家纷纷从床上爬起来,拿起各种兵器、符箓等,快速在院子里聚集。

    万花在内部的大群里发了消息,哪有敢不服从的。

    其中有……

    算了,人太多,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反正此时只有三个人在睡觉,安悦、龙茱和闵奶奶。

    踏平万花山庄,毛乘云说到做到!

    庄园内没有老鼠,不表示外面也没有。

    浩大的老鼠大军,正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,黑压压的望不到边,将整个庄园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万花在群里反复强调,不许去外面打老鼠。

    她也清楚,那只白毛鼠灵仙,正在周围逡巡着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“喵天大佬,睡会儿吧,本人也要去参加战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简直被它烦死了,还不如出去打地鼠更开心,借故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本喵不困,说好并肩战斗的。”喵天不满。

    “这些普通老鼠,哪能用得到您老人家,实在不行,你还是去钓鱼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干脆打开窗户,纵身在空中飞掠而下,潇洒地平稳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肩头有异样,转头看去,正是喵天以虚影的形式,蹲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都不能站在地上的吗?”牛小田*。

    “并肩战斗!”喵天强调。

    既然它这么理解,牛小田索性不管了,反正这货也没有分量。

    “老大,已经集合完毕,请吩咐!”春风带头,女将们纷纷抱拳。

    “就按照以前训练的,大个的老鼠精一露头,射击眼睛和耳朵,力争一击致命。”牛小田背着手傲气指挥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边,南宫燕负责安排,快速安排了四名负责人,各自领着一队人马,守住庄园四个方向。

    万花和龙潜没下来,并排趴在五楼的窗口上,倒像是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白狐的感知范围有限,面对这么多的法师,也不想露头。

    喵天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将牛小田当成了传话筒,“东侧的老鼠精,开始挖洞,速度很快,就要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假山附近!各就各位!”

    南宫燕不明所以,惊讶万分,这小子的感知力,居然如此惊人。

    庄园内的法师们,纷纷朝着那个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然而,没卵用!

    老鼠精在灵仙老大的指挥下,智商提升很快,并没有挖透土层,而是改变了地下行进方向,继续朝着中心处前进。

    那些普通老鼠,却涌入到前辈挖掘的深洞之中。

    假山处的土层,骤然爆开!

    老鼠们如同喷泉一般,迅速铺开,可怜这群高傲自负的法师们,只能追着老鼠打,用脚踩,用刀砍,各种吱吱的叫声,此起彼伏,让夜晚喧嚣一片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!

    其余三个方向,进攻陆续展开,放眼望去,遍地都是奔跑的老鼠,让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丝气息传递过来,有兽仙想要开启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牛小田接受,脑海中立刻传来毛乘云的冷笑声,“牛小田,多好的万花庄园,就要被你毁掉了。这里,很快就要满地狼藉,残花败柳!”

    “打不过就搞破坏,*下流!”牛小田骂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是没得商量,只要你离开这里,我马上收兵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走,有能耐亲自进来,让别的同类送死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”牛小田激将。

    “说这些没用,我已经琢磨清楚了,你那个破桃木剑,只能转移百米之内的灵体,只要我不靠近,你那玩意,就是个废物。”

    *,毛乘云已经分析出规律,根本不上当。

    “非灵体形式,也不能转移,本人还有龙血戒,你近不了身的,到底还是瞎忙乎,还得罪人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意暗示,毛乘云可以现出原形,闯入进来。

    到那时,就用暴雷球将这货炸飞,不死也丢半条命。

    意识沟通断了,毛乘云正在思考,要不要亲自出现,非灵体形式,对它而言,意味着巨大风险。

    没有灵体移动速度快,气息也会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只要本喵大叫一声,就能吓退这群鼠辈!”喵天道。

    “鼠辈不足惧,你还是别乱叫了,留着点力气,等着对付灵仙吧!”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猫!

    牛小田不同意,如果喵天搞出动静来,毛乘云一定就跑了。

    搞出这么大的乱子,岂能容他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老头老太太,终于从楼上下来了,万花脸色阴沉无比,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老鼠乱跑,花圃遭到严重破坏,还臭气熏天,让万花庄园变得名不符实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毁了我的园子。”万花掐着腰,上火了。

    不讲理!

    这话前后矛盾,是你非要本人留下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能跟生气中的老人犟嘴,笑道:“万奶奶,我保证,大战过后,还给你满园春色,花一定开得更娇艳。”

    “吹牛!”万花撇嘴。

    “花妹勿忧,小田或可以做到。”龙潜帮着说话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万花翻翻白眼,她更信龙潜的话。

    唉,女人哪。

    不过,花妖君影就在这里,开花有啥难的。

    对此,牛小田信心十足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这时,喵天提醒道:“一只老鼠精,到了前方十米的地下,正想要钻出来。”

    分明找死!

    牛小田非常不屑,伸手朝着前方一指。

    打了很多场配合战,女将们心领神会,立刻将弓弩对准了那里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尘土飞扬,一只二十多斤的红鼻子大老鼠,猛然从地面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跟着就想掉头钻回去。

    它的任务,就是打通进来的路。

    哪有逃走的机会!

    女将们弓弩齐发,两根背刺扎进眼睛里,一根扎进耳朵眼儿,另外一根背刺,射穿了醒目的红鼻子。

    老鼠精疼得在地面上乱蹦,惨叫声之大,震得耳朵嗡嗡响。

    万花不由一愣,这小子的看家宝贝还真不少,能够轻易刺穿老鼠精的坚固皮胄,这该是何等锋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