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蛊虫!

    体长不足半厘米,呈现灰色,无头无尾,是有毒的种类,但毒量并不大。

    已经挂掉了,中间一个孔,是猫牙的杰作。

    这玩意,能*的,估计是刚进来,就被敏感的喵星发现了。

    扑上去一口咬死,过来交给了老大邀功。

    倒霉的家伙!

    蛊虫太小了,气息很淡,要不是喵星提前发现,牛小田和白狐都未必能注意到。

    不会凭空而来,一定有巫师在附近。

    释放蛊虫的目的,一是藏在食物里入侵人体,二是到处观察情况!

    以牛小田现在的体魄,不可能被蛊虫入侵。

    那就第二种,这种蛊虫,就是巫师移动的眼睛,想要偷瞧牛老大在做什么不堪的事情。

    用纸包着,牛小田用打火机,将这个恶心的玩意,扔在烟灰缸里烧成灰。

    牛小田跟玩蛊虫的巫师,没有任何接触,多半跟丰铎有关。

    都是这小子不检点,才沾染了这类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,牛小田想不通,得罪蛊女的是丰铎,干掉食髓蛊的是苍源,咋就又跟自己扯上了关系?

    小心为上!

    一行队伍中,二三层修为的女将们,蛊虫难以入侵。

    刚入门的安悦就难说了,还有龙茱,也是个半吊子,有必要提醒下。

    “悦悦,先不要喝水吃东西,我检查过才行。”牛小田发去消息。

    视频邀请立刻来了!

    手机里,出现了安悦素颜的俏脸,也是刚泡过澡,她对冲浪浴缸,一向很钟爱。

    “小田,什么意思,酒店里有人算计咱们?”安悦敏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,知道蛊虫吗?”牛小田反问。

    “在小说里看到过,能入侵人体,还能控制人体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弄死了一只,有巫师在附近,不吃不喝,就不会中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吓人!那我该怎么办啊?”安悦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过来跟我一起住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安悦立刻开心笑了,没过多久,便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白狐直接消失在浴缸里,不想被安悦发现,喵星抖净了身上的水走出来,头都不转一下,就当做没看见安悦。

    “这只猫,也很吓人,跟它在一起会不会有危险?”安悦胆怯问。

    “它是灵猫,四百多年修为,高冷点很正常,别惹它就行。”牛小田不隐瞒道。

    猫的寿命,通常十几年,即便一再突破长寿极限,也活不过三十年。

    安悦大开眼界,看着喵星的背影,目光中倒是带出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“它为何跟着你?”安悦打听。

    “在外流浪太久了,风餐露宿,生活不易,寻求家庭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年流浪都不怕,怎么现在就要寻求寄托了?”安悦半是认真半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说话注意点吧,它都能听懂,嘿嘿。”牛小田提醒。

    安悦彻底郁闷了!

    五星级豪华酒店房间,柔软的大床,帅哥美女,相拥相依,多美好的画面,都被一只竖着耳朵倾听的猫咪,给破坏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知道还有白狐的存在。

    独处一室的牛小田,身边从来都不是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老大,说这些干什么,你们可以尽情欢乐,本猫对这种事儿没兴趣,见多了。在荒郊野外都遇到过好多次,人类啊,就是这么没规矩,一冲动什么都敢做。而且毫无节制,哪像动物,也就是春秋两季,为了繁衍的需要。”

    喵星不满的声音传来,话说得也不悦耳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它刚刚消灭了蛊虫,牛小田真想过去踢它几脚,有多远滚多远!

    “本老大想干啥,不会照顾你的情绪。另外,找个时间,把你在荒郊野外看到的男女,细致讲讲,多学习,才能进步嘛!”

    喵星瞪大了眼睛,老大脸皮之厚,简直无法测量。

    只能败下阵来,翘着尾巴,去阳台看景了。

    蛊虫、巫师!

    重大情况,自然要告诉白狐。

    它立刻放开了感知,细细探查,附近百米之内没有异常人类。

    巫师可能没住进酒店,人声嘈杂,辨别起来也很难。

    牛小田又给龙潜发去,刚刚消灭了一只蛊虫,龙茱那边要小心。

    龙潜回复了好,接着就把孙女叫到房间里,同样的举动,先不要吃喝,必须全部经过检查才行。

    并非无法处理蛊虫,一旦被入侵,总要遭罪的。

    送餐到房间,牛小田跟安悦共进晚餐,说说笑笑,谈论的都是兴旺村的故事。

    只是,一看到那只冷傲的黑猫,安悦就觉得特别扭。

    到底做出一个不情愿的决定,不跟牛小田同住,回房后,可以不吃不喝,安心睡觉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挽留,等安悦走后,跷着腿叫来喵星。

    “喵星,你消灭蛊虫有功,想要啥奖励?”

    “不要奖励,希望老大能履行诺言,回家后,可以让本猫随意行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性格得改,不合群,哪有朋友。”牛小田蹙眉。

    “还不习惯!”

    喵星回答很直接,作为一只从不跟人类为伍的野猫,确实需要时间去适应复杂的环境。

    随便它吧!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躺在牛小田的枕边,闭上眼睛,尽情享受撸毛的快乐。

    喵星瞧不上这一出,厌恶地选了个套间,还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只猫心理有病,特别像那种嫁不出去的老姑娘。”白狐不满嚷嚷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打击面太大了。灵猫本来就难驯服,更何况,还是初次进入人类社会,慢慢来吧!”牛小田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“它反应倒是不错,这么小的蛊虫,都能第一时间发现。而且,还能跟老大分享成果,说明信任还是有的。”白狐赞道。

    “君影也行!”

    “对,还是君影更可靠。”

    这一晚,

    蛊虫没有出现,也没有捕捉到巫师的身影。

    次日用过早餐,一行人开上房车,继续赶路,直奔聚龙山庄。

    车上,聊起了蛊虫。

    龙潜也认为,跟丰铎有关。

    蛊女即使有线索,也未必这么快查到。

    最大可能,还是丰铎出卖了恩人牛小田。

    这货也太可恶了!

    牛小田拿起手机,在上询问丰娆,得到了丰铎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直接拨打过去,就听见里面传来懒洋洋的声音,“歪,哪位啊?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