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苗夜娜!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喊出名字,一路追踪而来的蛊女,终于现身了。

    “不,她是我妹妹,我是苗灵娜。”女人并不隐瞒身份。

    “哦~”牛小田拉着长音,又说:“听起来,像是双胞胎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双胞胎!”

    苗灵娜冷哼,又说:“牛小田,你太不要脸了,没一点节操,连丰铎那种垃圾也要帮,真恶心。”

    “喂,说谁不要脸,八百万一个晚上,钻石的都没这么贵吧!”牛小田恼火道。

    “女孩的清白,不是金钱能衡量的,更何况,食髓蛊的价值,何止八百万,真当别人稀罕。”苗灵娜语速很快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明知道那虫子值钱,你们还下蛊,纯属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说破大天,你也必须交还食髓蛊。”苗灵娜牙齿咬得咯嘣响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我又不会处理蛊虫,你找苍源要啊,缠着*嘛!”

    “就找你,要不是你牵头,也不会有后来的事。快让苍源把食髓蛊给放了,否则没完。”苗灵娜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没工夫搭理你,爱咋咋地!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挂断手机,打开小窗户,满不在乎地随手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身边的安悦,听得稀里糊涂,怎么又跟人吵起来了,不由问道:“小田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丰铎造的孽!”

    牛小田吸着烟,将事情的经过,大致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安悦听得心惊肉跳,完全想不到,世上居然真有如此*的法术。

    这次,安悦态度鲜明,站队苗灵娜,像丰铎这样的渣男,就该接受惩罚,死有余辜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赔了八百万,真不少!

    惩罚该有,但一夜纵情,也不至于非得要人命。

    况且,当时还有你情我愿的成分。

    食髓蛊,就在苍源手上,当成宝贝般收起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确信,即便联系苍源,他也未必会交出食髓蛊,会推说死了或者跑了。

    还有,自己跟苍源的关系,也没有龙潜那么亲厚。

    逼急了,只有一个结果,友尽!

    “小田,真替你担心,仇家简直层出不穷。”安悦扶额。

    “没啥,在斗争中求发展,蛊女也就虚张声势这点水平,照比某些法师还差远了。否则,她就直接找苍源去,而不是联系我!”

    牛小田并不在意,伸出胳膊,安悦的小脑袋便枕了上去。

    喵星抛来个鄙视的眼神,非礼勿视,干脆跳到窗边,看风景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男人,不欺骗感情。”

    安悦伸出拇指,在牛小田脸上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有些事儿呢,别轻易沾染,会上瘾的,丰铎就是个惨痛的例子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只对一个女人上瘾,不是错。”

    “高见!”

    安悦将头靠得更近了,小手在结实的胸膛划拉着,却没有进一步的举动,还是忌惮那只精通世事的黑猫。

    丝毫不用怀疑,苗灵娜一直在跟踪。

    她有些忌惮龙潜,观察到牛小田离开聚龙山庄,这才敢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蛊女,不可不防!

    牛小田吩咐下去,大家辛苦些,中途不在城市停留,轮流开车,一路赶回兴旺村。

    等回到牛家大院,花妖君影就能对付蛊虫。

    至于苗灵娜,她要是愿意成为兴旺村的长租,那就随便她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是个不差钱的,正好给村里增加创收。

    从白天到黑夜,又从黑夜到白天!

    两辆房车除了中途加油,一直在路上,抛下了不知多少风景。

    有白狐陪伴,尚奇秀坚持开车,像是个不知疲倦的钢铁女子。

    倒是让牛小田和安悦,可以在夜晚共眠。

    半夜时,

    牛小田来了兴致,吩咐将护板撤下!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,两人就躺在玻璃房内,看着满天星光,任由路上的车辆,在一旁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喵星居然也喜欢这种感觉,一直抬头看着夜空。

    后来,它像是个小人,平躺下来,四爪朝天,露着黑肚皮,引来安悦侧目。

    又觉得不雅,拉过一截窗帘,当成被子盖上。

    晚霞染红了山峦!

    兴旺村到了,旅游团顺利回归。

    路况不太好,坑坑洼洼,是那些大型建筑车辆留下的。

    暂时的,修路很快进行。

    改造建设进入尾声,兴旺村大变样,遍地崭新的三层别墅,故乡的痕迹,就这样被抹掉了。

    只有牛家大院,还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大门已经打开,提前跟勾彩凤通了电话,她正在忙碌着做晚饭。

    黑子和黄黄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牛小田,立刻亲昵地摇着尾巴扑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当喵星跳下房车,黄黄惊得蹿到半空,脚都没沾地,又蹿到了房顶上,尾巴足足大了三圈。

    没见过世面的熊样!

    “黄黄,下来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招招手,黄黄这才谨慎地跳下来,还是躲在黑子的背后。

    大无畏的黑子,面对灵猫,淡定从容,抬起一只爪子,就算是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喵星,给你介绍下,这是黑子,尾巴后的是黄黄,都是大院里的朋友,不许欺负它们。”牛小田发起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“黑子,黄黄?它们的名字?”喵星的眼睛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还给你介绍外号啊?”牛小田不屑。

    “不是,老大,你起名的水平,实在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通俗易懂,简单好记,要不,以后你就叫喵喵吧!”

    喵星的脑袋,摇成了虚影,当然不答应。

    堂堂灵猫,对一只黄鼠狼精表现得很不屑,却对黑子却刮目相看,有修为的狗狗,怕是比灵猫还稀缺。

    不得不暗中佩服,牛老大真有本事。

    相互介绍后,喵星直接跑进了屋子里,它才不会住进狗窝。

    黑子和黄黄又去跟女将们打招呼,自然受到了万般宠爱。

    龙茱也是爱狗一族,看见黑子就眼睛发亮,一个劲儿地摸黑子的脑袋,搞得黑子很是不满,到底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家的动物可真多。”龙茱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龙茱,你应该换个称呼,叫老大。”春风不满提醒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!”

    龙茱叉腰,自己可是贵,怎么能跟这些孤儿出身的女将们比。

    不料,牛小田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,“称呼的问题,以后改吧!”

    “还真叫啊?”龙茱不满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不接这个茬,又说道:“既然来了,就要讲规矩。春风是大姐,她的话你也要听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龙茱刚要发飙,牛小田却背着手回屋去了,春风眉毛一扬,嘴角挂着抹笑意也跟着进屋了。

    龙茱愣在当场,咦,想象中的贵宾待遇呢?

    这一刻,倒是有些后悔跟来了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