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首先到银行,牛小田办理了一张新卡,又从另一张卡上,转过去五千万。

    然后,潇洒地拍在安悦的手上,安悦一脸甜蜜,周身自带光环。

    这狗粮,绝对能噎死人!

    柜台女职员看向安悦的眼神,满满都是仇恨,拉开抽屉拿起镜子照了照,又叹了口气,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安悦止不住笑意,下巴抬老高,这么大的一笔钱,交给自己管理,不止代表跟牛小田的关系非比寻常,也是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这笔钱,当然是让安悦帮忙投资生财的。

    只要能赚五百万,那就可以让万花敬佩小田哥的资本运营能力。

    对了,资本运营是啥意思?

    牛小田打算正经八百的抽空查一查,深入了解下,增长些学问。

    从银行出来,两人直奔大红美发店。

    理发也是大事儿,事关小田哥的对外形象。

    再说了,天气渐渐热了,短发清爽,洗脸时可以连头一块都洗了!

    在安悦的强力干涉下,牛小田没理成伪球迷的头型,却坚持剃了板寸。

    照照镜子,英姿勃发,非常满意!

    离开美发店,牛小田正要上车,就见一个中年男人,穿着环卫工的桔红色*,推着个垃圾车,缓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勇彪!

    好久不见,咋瞅着还是那么恶心人呢?

    一边推车走,张勇彪一边捡起地上的烟头,像是个霜打的茄子,蔫的不能再蔫了!

    抬头看见抱着膀的牛小田,张勇彪的眼睛顿时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牛,牛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张勇彪使劲抽了自己两个耳光,咣当一脚,踢在垃圾车上,车子跑出去很远,撞在灯柱杆上。

    张勇彪捂着脚蹲下来,疼得嘴里直嘶吼!

    “张勇彪,做人不能心怀恶念,遭报应了吧!”牛小田笑嘻嘻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俺,俺忍不住!”张勇彪又抽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来,跟我一起念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!”牛小田耐心开导。

    “放下,屠刀,立地,成佛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别对老子有坏心思,就能活得安生……”

    还想再教育几句,牛小田就被安悦过来拉上了车,红奔奔就在张勇彪身边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“黄平野太可怕了,居然把人改造成这幅样子。”安悦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,省得他危害社会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这么做,也太过了,这不是个完整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的黄平野抓不住我,现在更不可能,只能是朋友关系。”牛小田暗示。

    “嗯,自身强大了,谁也不能左右你。”安悦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红奔奔刚驶出青云镇,就见路边几名工人,正在设置工程挡板,上面几个大字,晴田酒店施工现场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也要盖酒店?”牛小田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什么脑子,范志辉过年时找过你,这酒店还有你的股份呢!”安悦皱眉提醒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三人参股的酒店,牛小田没拿钱,入的是干股。

    不能怪小田哥健忘,最近的进账都很大,百万千万的,这种小事儿完全不在日程表上。

    “范志辉用心良苦,但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安悦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装迷糊吧!”安悦轻哼,“晴田酒店,范雨晴,牛小田,各取一个字,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范家有股份,我也有,就这个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装!他想让你当女婿!”安悦翻了个白眼,直接挑明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事儿啊,真没想过。”牛小田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话说,范雨晴是个好姑娘,不但人漂亮,纯洁的也像是细雨后的小花,只想呵护她。

    “范志辉还不清楚,你现在的身价,早就是他高攀不起的。”安悦撇嘴。

    “朋友嘛,不能用金钱衡量,好歹咱也在他那里,淘来了第一桶金,不能忘本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不这么认为,就比如时至今日,还是兴旺村的乡亲们,最为亲切,那才是熟悉的家人。

    “境界难得!”

    “悦悦,你变了。”牛小田一本正经侧过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安悦心里一慌,连忙摸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说话越来越动听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,安悦大笑,“惹不起你,只能溜须。顶头上司董事长,还是腰缠万贯的小帅哥。我要说个不好,家里那些女孩子们,还不得拿白眼把我给瞪死!”

    说笑中,红奔奔驶上了泥鳅河的桥面。

    就见一名穿着红色毛裙的高挑美女,正趴在栏杆上吸着烟,桥的另一侧,停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越野车。

    女人的体型,绝对一流,加深了人们对字母s的印象。

    头上许多小辫子,每个上面的都有不同颜色的头绳,这得下多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“老大,是苗灵娜!”白狐在收灵空间里传音。

    “她在等我?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可能,搞不定,就想跟你当面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搭理她!”

    如此醒目的女人,开车的安悦也注意到了,不由问道:“小田,这女人好个性啊,一头脏辫。”

    “别惹她,带毒的,她就是苗灵娜。”

    “她,真追来了!”安悦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,当老子怕她,敢上门找茬,就剥了她的脸皮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话说得也太狠了吧!”

    安悦皱眉,怎么忍心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戴着假面,易容术一类的。”

    安悦大跌眼球,三观再次塌了,居然还能改变长相,大千世界,种种奇观,都在牛小田这里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在暗自佩服苗灵娜的跟踪术,很牛逼!

    去一趟青云镇,居然也被她锁定了,难道说,长了一个狗鼻子?

    不可轻敌!

    回到牛家大院后,牛小田躺在床上,给阿生发去了消息。

    麻烦生哥帮忙查一个人,苗灵娜,南方源州附近的。

    阿生回复了ok,跟着谈起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金源镇的老宅子拆了,夷为平地,那个特殊的茅房,按照牛小田所讲,小心地埋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大赞,防患于未然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晚饭后,阿生才发来了苗灵娜的情况,内容不少,少说也有两千字。

    牛小田一行行扫过,内心惊讶不已,这女人的背景,不能小瞧,处理不好,必然是麻烦不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