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苗灵娜,出生在距离源州五百公里的圣女村。

    今年二十二岁,学历经历都是空白!

    有个双胞胎妹妹,叫做苗夜娜,从小体弱,病死于七天前。

    圣女村,是个纯女性的村落,位于大山深处,格外封闭,谢绝探访。

    当地习俗,每年春季,有三天开放日,允许男性进入,跟村中的女性做露水夫妻,一同生活在小竹楼里。

    每逢此时,男人们就会纷纷赶来,在村外汇集成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原因只有一个,圣女村的女人,无一例外,都是身材长相个头一流的美女。

    开放日过后,圣女村重新封闭。

    如果村里的女人怀孕,生下男孩,便交还给外面的野生父亲。

    女孩则留下,悉心培养,长大成人。

    这种规矩,千年来无人打破。

    苗灵娜,父亲不知,母亲是村长,她的外婆苗丹,是当地知名的药师,深受敬仰,据说有起死回生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话就不能信了,苗夜娜还不是挂了?

    有一张苗灵娜的身份证照片,打扮得土里土气的,看不出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白狐现出原形,凑近手机,看了这些介绍,断言道:“老大,所谓圣女村,其实就是蛊女村,各种养蛊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苗老太不只是药师,还是个大巫师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地方,非常讲究传承,苗灵娜将来一定要当村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飞,跑题了,先研究下,咋对付这个来历不凡的女人吧!”

    “老大,苗灵娜不同一般蛊女,打死打残,可能会招来全体蛊女,那麻烦就大了。最好能劝她放下这段恩怨,赶紧回去,死的是她妹妹,又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狐参谋的建议,跟没说一样,劝不动的。

    双胞姐妹,一同长大,亲情难以割舍,苗灵娜一路追来,摆明了不达目的不罢休。

    要是真得罪了全体蛊女,将来某一天,牛家大院漫天蛊虫乱飞,只是想想,就觉得头皮发麻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苗灵娜还有很牛的外婆,大巫师!

    抱着一丝希望,牛小田找到苗灵娜的手机号,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响了一声,苗灵娜就接了,上来就问:“牛小田,是不是想好了,交还食髓蛊?”

    急性子!

    牛小田咳嗽一声,“那个,娜娜啊!”

    “别叫得这么肉麻!”苗灵娜不满打断。

    “嘿嘿,听习惯就好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笑,接着说道:“娜娜,丰铎这件事儿,我只是朋友间的牵线搭桥,帮了个小忙。那只蛊虫,真的跟我没啥关系,都不清楚长啥样,是苍大师处理的。你这叫什么,对,舍本逐末,你找错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,苍源怎么能得到食髓蛊?”苗灵娜不依不饶。

    “可你杀了我,也拿不到那只蛊虫啊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管,即便你对苍源磕头下跪,喊爹喊祖宗,也必须让他放了食髓蛊,否则,咱们就没完!”

    *!

    说话可真难听,牛小田强压火气,“娜娜啊,其实咱俩都是局外人,跟我说狠话没用。换位思考下,哪条法律也没规定负心汉就得惨死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一命偿一命,这条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。哼,牛小田,你果然很蠢,否则也不会干出蠢事。”

    蹬鼻子上脸了,牛小田气不打一处来,语气也不友善了:“别给脸不要脸,当老子好欺负吗?放马过来吧,随你大小便。”

    不等苗灵娜回骂,牛小田就匆忙挂了。

    尼玛,不愧是蛊女,养蛊还毒舌!

    头枕着胳膊,琢磨了好半天,牛小田还是放弃联系苍源,这事儿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同样是养虫子的高手,苍源也有跟苗老太较劲的嫌疑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整理收获更开心了!

    从保险柜里,取出双肩包,牛小田便跟白狐一起,清点物资,都是笑逐颜开,小人得志的没出息样子。

    一枚蛇仙内丹!

    还有一张大蛇皮,可以打造蛇皮鞭。

    一堆惑风球,品相从高到低,共有六枚。

    本该是八枚,血蝠洞的那两只公老鼠精,修为太低,惑风球没价值,牛小田索性也就没要。

    白狐施展搬运术,很快将惑风球里藏着的东西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枚内丹,四枚假丹。

    毛乘云的内丹,显得格外大,宛如黄金打造,实在不可多得。

    很遗憾,即便牛小田吃了这枚内丹,依然没希望进入真武五层,只能让体格变得更强壮,气血更加充盈。

    “老大,补天丹和灵仙内丹配合,还是有希望晋级五层的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尝试一下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点头,何时得到补天丹,还要看龙潜那边的进度,凑近材料需要时间的,不能心急。

    所以啊,是应该对龙茱好一些。

    牛小田手里,就有一枚惑风球,可以更新换代。

    这么多惑风球,完全可以做到,女将们人手一枚,战斗力必将大大提升!

    明心岛上得到的地血贝,也是好东西,等抽时间处理下,炼制成壮大气血的丹药。

    从灰妙娘那里找到的血符材料,牛小田也仔细收好。

    常年的斗争经验告诉牛小田,这玩意虽然*,但关键时刻,也能派上些用场,生死危机,以恶制恶,什么手段都要用。

    还有灵草种子,价值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小田哥倍加珍惜,决定过几天,化身辛勤的园丁,开辟一处灵草园。

    将这些宝贝都整理好,牛小田这才拿出一个哨子,一堆泛着恶心气息的符箓。

    万支梅的扰魂哨,元劲竹的三十六道尸气符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上面,都有死去法师的残留神识,处理后才能用,尤其是那柄哨子,上面可能还有恶心的口水。

    找来个水杯,灌满清水,加入一点洗洁精清洁第一遍,再换一杯清水,加上消毒液。

    牛小田将哨子扔进去泡上,必须要彻底洗干净,再研究怎么用。

    尸气符能够融尸化骨,三十六道,更能形成一个特殊的符阵,没有布置方法,也只能先束之高阁。

    还有宝贝,从雷东鸣那里得来的雷系符箓,《控雷术》秘笈,还有风雷幡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一枚暴雷球,消耗在杂毛鼠毛乘云的身上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心思一动,点起一支烟,在上找到雷东鸣,发过去消息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最近忙啥子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