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朝着大院这边,苗灵娜轻抬玉指,在铜锣上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哼哼!

    传递到牛小田这边,却是来自耳窝深处咣得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比耳鸣珠更为强大!

    从脚后跟麻到了头发丝,浑身电流乱窜,牛小田几乎无法动弹,幸好是四层修为,否则,一定会口吐白沫,晕厥当场。

    苗灵娜收起铜锣,又取出一面白色的小旗,照例晃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只巨大的白色蜘蛛虚影,再次扑向了牛小田,逼真度九十九,还喷出了粘液,快速形成了一面蛛网!

    无法施展手脚的牛小田,眼睁睁地看着蛛网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诛妖剑瞬间启动,一层层淡金色的光芒,将蛛网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蹲在门前看热闹的喵星,喵地叫了一声,突然纵身而起,利爪在空中一顿狂抓。

    蛛网被冲散了,跟着,白色蜘蛛虚影,也溃散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好样的!

    牛小田暗赞一句,终于缓过神来,一把将喵星抓回来,跟着便挥出几掌,将蜘蛛虚影彻底击散。

    臭女人!

    没完没了啊!

    怒不可遏的牛小田,凌空几步,越过围墙。

    此时的苗灵娜,却已经启动了越野车,是个开车的高手,原地一个酷炫的漂移,朝着青云镇的方向,狂奔而逃。

    跑得再快,也撵不上轿车!

    牛小田用力扔出几块石头,口中骂骂咧咧,还是重新跳回到院内,收兵回营!

    第一次交锋,谈不到胜败。

    苗灵娜不只是蛊女,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巫师。

    夸赞喵星几句英勇无敌,牛小田便头枕着胳膊,跟白狐头碰头,面对面,总结这次交手的经验。

    白狐认为,苗灵娜先释放毒雾,是想趁机让蛊虫入侵。

    可惜,毒雾被轻易吹散,蛊虫也没来得及释放。

    蜈蚣和蜘蛛幻影,就是一种巫术,虚张声势的同时,还是想趁机下毒,让牛老大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牛小田赞同白狐的分析,由此判断,下毒是苗灵娜首选的攻击方式。

    首选应该是下蛊,本专业,但上次在酒店,苗灵娜轻易便失去一只蛊虫,让她对此格外忌惮。

    “那面破锣声,非常可恶!”牛小田想起来就生气。

    “是个法宝无疑,但苗灵娜可能修为受限,又或者法宝有限制,无法连续敲响。否则,还真有点不好办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锣声,也是一种神识攻击。

    堵住耳朵是没用的,要想个应对的法子。

    对于苗灵娜的一举一动,白狐探查得非常清楚,认为敲锣发声的动作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只要让铜锣不发出声响,神识攻击便可能落空。

    “可以使用消音类的符箓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眼睛亮了,他几乎不用这种符箓,一是用途不大,不具杀伤力,二是消音之后,同样也会影响自己的感知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,记录了一种消音符箓,称之为化音符。

    如果使用水窍石的石粉绘制,消音可长达一刻钟,否则,只能消音十秒。

    水窍石没有,但牛小田认为,十秒就足够了!

    不行就多扔出几张,质量不够数量来凑。

    苗灵娜很顽固,难说不会半路又杀回来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!

    从床上爬起来,牛小田立刻绘制化音符,不舍得用好符纸,就用最普通的,反正也是易耗品。

    一口气绘制了八张备用,牛小田这才*睡觉。

    同时叮嘱君影,启动造梦,重新树立村民们的信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天,苗灵娜没动静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闲着,将蛇仙内丹、鼠仙内丹以及老鼠精的假丹,都进行泡水清除杂质,留着以后制作进阶丹。

    重点是惑风球。

    杂毛鼠灵仙的那个,质量最好,牛小田当然要自己用。

    原先灰太壮的惑风球,抽出神识后,交给了统领女将的春风。

    得知这玩意具有定身的法力,进可攻,退可逃,还是头一份,春风感动到无以复加,又发下誓言,一定忠心追随老大,至死不悔!

    灰妙娘的惑风球,质量还在灰太壮之上,要派上更大的用场。

    牛小田分给了第一女将尚奇秀,告诉她使用方法,尚奇秀乐得合不拢嘴,把对方弄成木头人,还不由着自己随便揍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其余四个老鼠精的惑风球,则分给了其余三美和巴小玉,大家也都欢天喜地,感谢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如何处理,牛小田也倾囊相授,悉心指导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女将们听得格外认真,记忆力都不太好,便拿着小本本一笔一划记录,反复琢磨回味,唯恐出现一点差错。

    当然,牛小田也承担了监制的工作。

    一个屋檐下,还是麻友,接连被牛小田叫去,秘密是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龙茱听说大家都分配了宝贝,自己不但没有,还是后知后觉,彻底酸了。

    找到牛小田,龙茱眼泪汪汪的抱怨道:“老大,你也太偏心了吧,好歹我爷爷,也给了你龙血戒。我可没有邀功的意思,但你不能故意冷落我啊!”

    “别多心,就凭你现在的修为,给你宝贝也玩不转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歹,我也是初级法师。”龙茱指了指自己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忍住笑了,龙茱跟着爷爷龙潜,是学了点道家*,勉强入门,目前的水平,也仅限于玩点普通的符箓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,你瞧不起人!”龙茱恼羞。

    “茱儿,咱就实话实说,你目前的身份只是人。这些姐姐们,跟本老大出生入死,经历过不知多少危险,有好处,当然先想着她们。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龙茱一时语噎。

    归顺牛老大,完全受制于人,平时野惯了的龙茱,当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尽管这种话,龙潜悄悄交代过她,但她也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如果你能打败她们其中一个,再来找我要奖励。对了,悦悦除外,她不在战斗序列中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抬抬手,继续跷着腿看小说。

    龙茱蔫头耷脑地出去了,早就尝试过,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这晚,

    夜空布满乌云,没有风,抬头也不见一颗星辰。

    贵如油的春雨,正在酝酿中。

    君影第一时间汇报,苗灵娜又来了,将车停在村口,正在抽着烟发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