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心动,不代表有行动!

    何况还有醋意大发的白狐,一再提醒,不能上当!

    牛小田压制着本能,傲气地摆摆手,“本老大见过的美女海了,这一招没啥用。再说了,你等于在害我,丰铎就是个惨痛的教训,值得深思!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个垃圾!”苗灵娜开口就骂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才是你本色出演!”

    牛小田坏笑,“娜娜,话说了好几遍,狗都不爱听了,丰铎的事情给本老大无关,你该去找苍源,大闹源水山庄,把你那些雾气啊,锣鼓啊,都放那里使用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使劲摇头,“苍源太难对付了,即便是外婆出面,也未必能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摊摊手,“我跟他的交情,也仅限于能愉快聊天,但凡能要来那只食髓蛊,也不会让你找上门来,烦人巴拉的。我多冤!”

    “是我固执,找错了人,对不起。”苗灵娜低头道歉,商议道:“能不能放了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难道你还想在这里混吃混喝啊!”

    牛小田爽快答应,倒是搞得苗灵娜一愣,又问:“那只灵蛊,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打断,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,“娜娜,你用那只蛊虫杀我,随随便便就想要回去,当大院是你家的啊?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围着我打,我当时也是逼急了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苗灵娜又开始道歉,解释道:“牛小田,释放灵蛊,对我来说,也意味着巨大风险,我真的是情非得已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知道反复解释别人不听的难处了吧?”牛小田同情口吻,又哼道:“我知道,灵蛊跟你神识相连,所以,我才没弄死那只烂虫子,让你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!灵蛊是外婆的命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脱口而出,说完就后悔了,只恨手被绑着,不能抽自己的嘴巴!

    “不跟你磨叽,挑明了吧,你可以走,不送。但灵蛊必须留下,这玩意太危险。直到有一天,我找到防备的方法,再考虑还给你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态度很坚决,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苗灵娜颓废地闭上美丽的大眼睛,有泪水滑落,看着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戏精见多了,牛小田的记忆免疫力得到了苏醒,能冷静看待。

    正打算回去睡觉,苗灵娜缓缓开口道:“我想留下来,给你为奴为仆,等着有一天,你还给我灵蛊。”

    “会玩蛊虫,会下毒,还会巫术,你太危险了,不能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,一定听话,绝不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也别说誓言对你们多重要,我也不信!”牛小田轻哼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控制术,我可以接受你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挠着头皮,牛小田琢磨了好半天,又跟白狐商议下,还是做出个大胆的决定,先把苗灵娜留下来,审时度势,再做进一步的处理。

    如果由着她返回圣女村,难说下次来讨要灵蛊的,就是一个老蛊女带领的蛊女团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就留下,接受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苗灵娜点头,眼睛却一直没睁开。

    感到屈辱了,先忍着吧,都是自找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银针,走上前,撩起苗灵娜的衣服,眼睛又瞪圆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皮肤,分明是雪中玉啊,手感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快点!”苗灵娜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看看,你还急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搓搓鼻子,屏气凝神,快速刺下一道封阳符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的苗灵娜,也配合喊出那句话,“我愿意接受牛小田的控制!”

    表现不错,烈女变乖乖女!

    小心为上,必须要测试下,封阳符是否有效。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默念咒语,沙发上的苗灵娜,疼得一阵翻滚,直接落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耶!成功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破体锥,将苗灵娜手脚的束带挑断,又扔下半盒烟,说道:“娜娜,今晚就住这里吧!条件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苗灵娜颤声回答。

    返回房间里,牛小田安排君影,关注苗灵娜在下面做什么。

    君影立刻将气息探入地宫,开始直播!

    苗灵娜使劲抓乱小辫子,捂脸、吸烟,嘴里叨叨咕咕,像是在骂人。

    然后上厕所,冲澡,*睡觉。

    躺下后就一动不动,像是在挺尸,通常修行人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牛小田放心睡觉,照例一觉到上午。

    白狐汇报,苗灵娜简直太听话了,一直呆在地宫里,并没有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一早上班的安悦,看到院子里,又多了一辆车,车窗玻璃也碎了,上面还有很多脚印。

    大致清楚,昨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了解牛小田身处危险的状况,安悦也不多言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,人口越来越多,车也越来越多,院子却越来越小,好像该换更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理苗灵娜,牛小田带着白狐,背着手出了门,溜溜达达,又去了东山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大事没做,给父母迁坟。

    曾经的尚晨和苍源,都找过牛小田父母的坟地,想要借此进行命格上的攻击。

    春天来了,迁坟应该进行。

    此事,牛小田并不想声张,以他现在的影响力,只要喊一嗓子,全村人都会来随礼,肯定办得热热闹闹。

    牛小田打算,选好一处极为隐蔽的风水宝贝,就带着女将们,悄悄完成此事。

    管保任凭谁来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朝着东南方向,翻过一座小山,牛小田根据记忆,找到了父母的坟地。

    就在一片松树林里,坟头很小,也没有墓碑。

    树木遮挡了阳光,坟头上也没有长草,倒是落满了松针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由摇头,风水太一般了,连个小格局都没有,难怪小田哥一穷就是十八年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就是你父母的坟地?”白狐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里面两个小盒子,怕早就烂没了。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白狐掠出收灵空间,现出原形,用鼻子一阵猛嗅,又问:“你确定没找错地方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那边有一个簸箕型的山坡,就是标志。”牛小田指了指西南,“那里的风水,也比这里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从气息判断,里面确实有两个烂掉的小盒子,哦,基本烂光了,却没有半点骨灰的气息。”白狐确信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”牛小田瞪大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