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大别忘了,狐狐以前就在山间行走,熟悉各种气息,包括土壤的变化,绝对没错,这就是一座空坟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想起母亲的照片,龙潜大师的看相判断,以及闵奶奶常说的话。

    牛小田信了,父母应该还活着,当年玩了一招高明的金蝉脱壳,扔下年幼的儿子,跑路了!

    “唉,这做爹娘的,也忒不像话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叹口气,转身就走,幸好刚才没对着一个土堆下跪磕头。

    白狐追上来,化作虚影,落在牛小田肩头,安慰道:“老大,不必耿耿于怀,想必二老当年,一定有苦衷吧!”

    “但他们留下一个孩子,任由其自生自灭,做事也不地道!”牛小田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不全是这样,不是还安排闵奶奶照顾你嘛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劝了,本老大不是那种想不开的,一个人生活时,也没觉得有啥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遇到了危险,不得已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闵奶奶就是这么说的,话说,我爸妈挺有本事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本事不小,当年的葬礼,肯定是很多人帮着操办的,能瞒过那么多双眼睛,肯定会法术!就说嘛,老大来历肯定不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终于心情好起来,得意笑道:“嘿嘿,老百姓那句话说得对,龙生龙,凤生凤,咱就是出身不凡。”

    一边往回走,一边分析空坟这件事儿。

    牛小田有了个大胆的推测,父母应该被困在一个古墓里,根本出不来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闵奶奶做过这样的梦,而是,舅舅云夏雨的面相上,也没有出现姐姐活着的信息。

    身在墓室中,也等于不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盗墓双英,岂能甘心守在小村里,到底还是重操旧业,进入某个古老的墓室,重新寻找自我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去古墓,当然不能带着孩子,也算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迁坟计划取消,但事情必须保密!

    回到家里,正是午饭时间,牛小田拨通了苗灵娜的手机,让她上来一起用餐。

    苗灵娜答应,很听话地从下面上来,顺道也研究清楚了机关怎么用。

    超级美女,惊艳登场!

    大家几乎不敢相信,这就是昨晚抓来的丑八怪。

    “娜娜,介绍下自己。”牛小田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苗灵娜,认识你们很高兴。”苗灵娜微微躬身,显得很有礼貌,大方得体。

    没看出哪里高兴,大家也都不太高兴,同样是女人,长那么美磕碜谁呢?

    “娜娜,别气,坐下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指了指旁边的空位,挨个进行介绍,春风、夏花、秋雪、冬月,统称四美,尚奇秀、巴小玉、龙茱,同居一室。

    安悦,兴旺村的村主任,田野公司总经理。

    “初来乍到,请大家多多照顾!”苗灵娜坐下后,又气道。

    死对头变成座上宾,发生在牛小田身上,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巴小玉和尚奇秀就是先例,还在这里生活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“你长得真是漂亮,模特都比不上。”安悦不由赞道。

    “天生模子好!”尚奇秀酸溜溜道。

    “后期保养也很关键,可以跟大家分享心得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很懂女人的心思,一句话就让大家纷纷鼓掌。

    这个可以有,而且值得期待,掌声也等于接受了苗灵娜。

    识时务,听到大家都喊牛小田老大,苗灵娜也改了口,称呼老大的频次,甚至高于大家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下午我想开车出去,修一下车窗。”苗灵娜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记得回来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,又提醒一句,“修车的时候,可以变脸,你这长相,太招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!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,牛小田回到房间里,没过多久,苗灵娜就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床上趴着的灵猫,露出吃惊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娜娜,啥事儿啊?”牛小田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没动我车上的东西。”苗灵娜开心浅笑。

    “也没搜你的身,充分尊重女性,本老大一直这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道貌岸然,这当然不是他的本色,只是因为,巫师的物品,极为特殊,拿到手里也用不了。

    苗灵娜接受了控制,牛小田确信她不敢轻易施展巫术,那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白狐提前探查过,车上除了苗灵娜的衣服、化妆品、首饰盒等等,还有十几个小坛子,里面装的都是蛊虫无疑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让我刮目相看。”苗灵娜夸赞。

    “一段时间内,咱们是一家人,不用这么气,忙你的去吧!”

    苗灵娜开车走了,安悦又进来了。

    有点怕了,一名蛊女留在大院内,况且还是绝色,更担心牛小田的定力。

    “悦悦,放出去就是敌人,留着或许还有用,你放心,把她控*帖的,绝对不敢翘尾巴!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她太漂亮,会让这里成为焦点。”安悦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,更不用担心,她的易容术炉火纯青,出去就换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你怎么知道,她现在的长相,不是易容的结果?”

    “咱是术士,也是相师,她瞒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,坦白告诉我,你对她没有想法吗?”安悦带出了醋意,这样的女人,想不嫉妒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“唉,丰铎睡了她妹妹,差点丢了小命,万万碰不得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叹口气,又说:“她美得有点不真实,有句话说得好,可远观不可亵玩也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不真实!”

    安悦开心起来,过去在牛小田脸上吻了一下,这才安心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昨晚的雨,扭扭捏捏,到底没落下来!

    黄昏时分,

    风势开始变大,天际飘来了大团的乌云,层层叠叠堆积,在天际头形成一堵黑色的云墙。

    牛小田掐指推算,卦象是雷水解,必然会有一场雷阵雨,降临到兴旺村。

    上次在海上做法,风雷幡的能量耗尽,这种天气,正是重新积聚能量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需要设置个小型法阵,才能让风雷幡获取能量。

    牛小田按照《控雷术》上的构建方法,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八个桃木剑,全部刻上聚雷符,安放在泰山石的周围,又找来一些石块,以相同的间隔,围成一圈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