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黄先生,好久不见了!”牛小田侧身晃晃手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一路辛苦了!”

    黄平野嘴上套,却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并非对牛小田有意见,而是心中有事儿,实在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仔细看,还有短短的胡茬,牛小田一度怀疑,黄平野可能都没洗脸,这人多爱惜羽毛,算是破天荒头一回。

    黄平野气色晦暗,夫妻宫有白色煞气隐现,是他的结发妻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难怪如此!

    “黄先生,秀儿,你认识的。这是娜娜,我的新朋友。”牛小田随口介绍。

    黄平野点点头,就算打过招呼,说道:“小田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只有两名男保镖,跟在黄平野身边,都是战战兢兢的熊样,唯恐一不小心,失去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入大厅,空旷的能打篮球,不见那些旗袍大长腿的美女们,令人极其非常无比遗憾。

    黄平野心情不爽,不想看到她们在这里搔首弄姿。

    乘着电梯,来到五楼。

    501门前,站着一名男保镖,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。

    就是这里没错了!

    “老大,有南芒兰的气息!”苗灵娜低声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心头咯噔一下,事情复杂了。

    《医仙真诠》记载,南芒兰生长在南部酷热的沼泽地带,数量非常稀少,蓝叶白花,花边有刺,花粉可溶于水,无色无味,是一种特殊的缓释毒药。

    少量使用,可镇定安神,减轻痛苦。

    超过一定的量,后果就变得非常可怕,甚至还有毒三代的说法。

    第一个中毒者,携带的毒性最强,只需十几秒,就可以传递给下一个密切接触者,本体很快死去。

    第二个中毒者,看起来与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其实,毒性已经渐渐扩散全身,很难清除,百日后死去。

    如果长时间跟此人接触,通过气息传播,就会成为第三个中毒者。

    嗯,死得比较缓慢,需要三年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不得不佩服,苗灵娜有两下子,隔着门,就嗅到了毒花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老大,屋里躺着个昏迷的女人,中毒了,她呼出的气息也有毒,如果有人长期接触,也会中毒的。”

    收灵空间内的白狐,感知得更为清楚。

    “短期呢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何况这种毒不会侵染老大的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!

    黄平野的妻子,中了南芒兰的毒。

    还活着,只是还不清楚是第二个还是第三个。

    “都在这里等着,小田,跟我进来吧!”

    黄平野冷冷说着,用门卡刷开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短暂接触,不会中毒的,牛小田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床上,躺着一名姿色不错的中年女人,挂着吊瓶,脸色苍白,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,正闭着眼睛昏睡。

    门窗都关着,她显然是怕冷。

    “这是嫂子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昏迷三天了,医生也叫不醒,说是中毒了,却分析不出是那种毒物。每天情况都在恶化,医生也只会说,短时间没有生命危险。”黄平野如实道。

    凑近一些,牛小田拿出量人镜,仔细观察黄平野的妻子。

    差不多五分钟,牛小田这才说道:“黄先生,我们换个屋,再仔细聊聊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黄平野带着牛小田出来,选择了508房间,进屋后,坐下来就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先说说,嫂子是怎么个情况?”牛小田点起烟。

    黄平野点起雪茄,一边吐着烟,一边讲述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妻子蓝坪,开了一家小动物救助机构,专门收养流浪猫狗,爱心泛滥那伙的。

    也是善举,只要她愿意,黄平野并不干涉,缺钱就随便在家里拿。

    因为不差钱,那些流浪的小猫小狗都受到最好的照顾,先治病,再精心喂养,最多两个月便都毛色光亮,体型肥大。

    吸引了更多的流浪猫狗,其中也有不少被弃养故意扔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数量最多时,曾高达三千多只,工作人员也有上百人。

    妻子是个无私好人,要不是黄平野拦着,各种爱心奖,怕是要拿到手软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居然有人对蓝坪下手。

    可谓是丧尽天良!

    三天前,蓝坪突然昏迷,送往医院,诊断结果是中毒,叫不醒,暂时也没有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“*的,居然动我的妻子,大卸八块,剁碎了喂狗都不解恨!”

    黄平野拍着桌子怒骂,虽然自己在外沾花惹草,各色彩旗飘飘,但妻子在心中的地位,依然谁也取代不了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明说吧,这就是冲着你来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有本事就来杀我,拿女人折腾,算什么狗屁本事!”黄平野牙齿咬得咯嘣响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没跟嫂子一起住吧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,事情很多,另外,我也喜欢独处,可以安静思考,及时处理突发事情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的借口冠冕堂皇,说到底,还是对妻子没感觉,糊弄着交完公粮了事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

    他才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,想必也没在妻子的病床前彻夜陪护。

    “小田,好兄弟,有办法救救蓝坪吗?”黄平野恳切道。

    “情况很复杂,听我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自己泡了杯茶,肚子饿了,咕噜噜直叫,先用茶水塞塞缝吧!

    首先告诉黄平野,可以断定,蓝坪所中的毒,来自南方的一种特殊植物,叫做南芒兰。

    介绍南芒兰的特性,毒性可以传播,渗透性非常好。

    蓝坪是第二个中毒者,推断来自于某个流浪猫狗。

    猫狗无罪,是有人精心设计的。

    比如,恰好在路边遇到,抱起来安慰下,近距离接触,然后就中招了。

    猫狗肯定死了,这是个线索!

    如果黄平野跟妻子同床共枕,睡一个晚上,就会成为第三个中毒者。

    划重点!

    蓝坪中毒后,不该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牛小田进一步推断,幕后者没发现黄平野中招,就采用了更为极端的方式。

    强行掠走了蓝坪的一条魂魄,让她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还是原来的目的,黄平野照顾妻子,只要近距离守一晚,必然会中毒。

    黄平野惊得目瞪口呆,这些话,要不是从牛小田口中听到,他是万万不敢相信的。

    蓝坪的情况,不好办,中毒,失魂,哪一条都是要命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