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好几个深呼吸后,黄平野努力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“小田,能看出来,我妻子什么时候中毒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七天!”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很确信,蓝坪的气色上写得很清楚,毒素入侵了经脉,还没有渗透到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黄平野立刻拿起手机,“阿生,马上调查蓝梦动物救助机构。一周前,我爱人接触过哪个个动物,谁带来的,那个动物是否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挂断后,黄平野沉默片刻,问道:“兄弟,你嫂子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“不瞒黄先生,我处理不了南芒兰的毒,可以问问跟我来的娜娜,她或许有经验。”牛小田如实道。

    苗灵娜能分辨出南芒兰的气息,很可能从外婆那里,学到了某种治疗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她进来!”黄平野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拨通苗灵娜的电话,很快就传来了敲门声,黄平野亲自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老大,有什么吩咐?”苗灵娜毕恭毕敬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黄先生的夫人,中了南芒兰的毒,中间段,你能不能治疗?”牛小田搓了下鼻子,低声道:“回家有奖励。”

    黄平野还是听见了,连忙说道:“要什么奖励都行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老大安排,我一定尽力。”苗灵娜并不买黄平野的账,特意强调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都需要啥?”

    “一千根最细的银针,酒精棉,口罩,一名助手,大概需要三小时,期间不能中断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准备,小田,你去帮忙吧!”黄平野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那可是嫂子!”

    牛小田直摆手,又说:“让秀儿帮忙吧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先去一楼吃饭,我就不陪了!”黄平野着急起身。

    不陪更好!

    可以吃得无拘无束。

    牛小田带着两女下楼,还是之前的那个包房,饭菜早就预备好了,还有几个女服务员。

    龙虾、鲍鱼、海参、帝王蟹、烤乳猪,高档红酒!

    牛小田徒手抓过一只龙虾,一边剥着,一边道:“大家别见外,尽情吃喝。算了,今晚回不去,剩的就不打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丰盛啊!”苗灵娜赞了句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尚奇秀傲气道:“跟着老大,什么都有,娜娜,你也是有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没吃过这么大的螃蟹。”苗灵娜附和。

    这话就虚伪了,她也是不差钱一族,生活的地方,距离海边也不远,对海鲜类并不稀罕。

    “那叫帝王蟹!”尚奇秀过来人解释,“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?就因为它是全世界最大的螃蟹!”

    “哇,吃到最大的螃蟹岂不是很幸福?”

    苗灵娜很配合,眼中明明有嘲讽之色,最大的蟹肯定比傻秀还大!

    “嘿嘿,多吃点儿,看你瘦的。”

    大快朵颐,饱餐一顿!

    在保镖的指引下,三人重新回到五楼休息,牛小田还是住508,苗灵娜和尚奇秀就在隔壁。

    别人的烦恼,很难影响到自己。

    牛小田放松地躺在床上,跷着腿玩手机,时常被搞笑视频,逗得发出笑声。

    白狐洗了个冲浪浴,趴在牛老大枕边,提醒道:“老大,蓝坪搞成这幅样子,幕后策划者不会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黄平野招灾,得罪人太多。”牛小田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下毒者,一定是大师级别,可以叫毒师了。另外,还有法师配合,我们也必须要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不管。蓝坪是个好女人,对待小动物都这么有爱心,对她下手,就是人性泯灭,天良丧尽!”

    嗯,白狐也认同,“是这个理儿,等回去后,我跟喵星那货,多搞搞关系,它也是个鉴毒的高手,还毒不死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睡了一觉!

    两点半,传来敲门声,白狐瞬间不见。

    打开门,正是黄平野赶来了,手里拿着个大盒子,里面装着一千根最细尺码的银针。

    为了凑齐这个数,黄平野派人跑遍了药店,还有中医院,甚至动用了库存。

    “小田,那就拜托你手下了那个叫,叫”

    “娜娜!”

    “对,拜托娜娜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牛小田立刻敲响了旁边的屋门,将东西交给了苗灵娜。

    苗灵娜先取出口罩戴上,又拿起另一个,递给了尚奇秀,处理过程较长,戴口罩,防中毒。

    将两人送到屋内,黄平野下了死令,任何人不得靠近这里。

    出了差错,都别想活了!

    又增加了四名保镖,一时间,门前被堵得水泄不通,连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黄平野来到牛小田房间,两人坐下来抽烟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“小田,让你说准了!”黄平野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动物传染的?”牛小田问。

    “通过路边的监控影像,一周前,蓝坪开车去上班,就在救助所门前,遇到了一只小泰迪,很干净,但腿断了。蓝坪就把它抱了起来,脸和狗嘴离得很近。小泰迪到了救助所之后,两个小时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把小狗放在那里的?”

    “一个骑摩托,戴口罩的男人,正在查,等我抓到他,就让他变成狗,整天吃屎。”黄平野牙齿咬得咯嘣响。

    黄平野能做到!

    张勇彪和高二毛,都成了傻子呆货,也能改造成畜生。

    等待是漫长的,令人心焦。

    黄平野问起牛小田在游轮上的情况,这是他无法掌握的。

    牛小田半真半假,夸大其词地讲述一番。

    任凭黄平野如何胆大,也惊出一身冷汗,满船都是杀手,这是何其恐怖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基本无敌了!”黄平野赞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,都是黄先生预订的房间好,坚守城池,随便他们瞎折腾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很可贵的品质,乐观,豁达,遇事不惊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事儿想办法,愁眉苦脸,于事无补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在笑话我!”

    黄平野嗔恼一句,终于露出了笑模样。

    白狐并不在这里,*闯入蓝坪的房间,躲在窗口换气的地方,防止中毒,全程观看苗灵娜是如何治疗的。

    苗灵娜沉着冷静,颇有医者风范。

    跟尚奇秀一起,给蓝坪脱去了所有衣服,又去洗了手,这才开始具体操作。

    苗灵娜伸手,尚奇秀递针。

    两人配合完美,用了两个小时,才把所有银针,都插在蓝坪的身上。

    好像长了一层亮晶晶的绒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