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坪儿别怕,别怕!没有狐狸,只有我。太好了,你终于醒了!”黄平野过去搂抱妻子,眼角还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野子!”

    画面辣眼睛,牛小田将头转到一边,笑道:“嫂子出现些幻觉,也很正常,很快就好了!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白狐粗暴地将魂魄按到小木人里,给蓝坪留下了短暂的记忆。

    “兄弟,怎么预防不会有下一次?”黄平野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跟陌生动物近距离接触,再戴上一张护身符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交代一句,转身推门离开,回到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刚躺下没几分钟,黄平野就在上,发来一句话,“能在一起睡吗?”

    啥意思?!

    小田哥才不愿意跟男人一起睡,迄今为止,只跟龙潜同床过,也是条件特殊。

    一拍脑门,理解错了!

    黄平野是在询问,能否跟妻子一起住,还是怕中毒。

    开始向媳妇献殷勤了。

    却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黄先生,最好带嫂子去医院,检查身体,捎带住几天,彻底恢复了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黄平野回复了一个字,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牛小田终于在江畔人家住了一晚,可以隐约听到江水流淌的乐章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就有服务生送来早餐,牛小田吃过后,这才拨通黄平野的电话,没事儿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田,还有个线索!不知道有没有参考价值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你嫂子说,她好像去了一个道观,有个小道童,把她给撵走了,以后就稀里糊涂地到处溜达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太有运气了,小道童才是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照这么说,这件事儿,跟哪个道观有关?”

    “对,其中某个妖道,将嫂子的魂魄带走了,小道童看不下去,偷偷给放了,嫂子这才能回来。”牛小田确信道。

    清晰听得到黄平野磨牙的声音,闷声道:“就这样吧,辛苦兄弟跑一趟,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联系!”

    牛小田放下电话,简单收拾后,叫着隔壁的苗灵娜和尚奇秀,一起离开了江畔人家。

    不能白来一趟丰江市。

    牛小田照例又去了惠丰中药行,有打折的贵宾卡,一次性购买了十几万的中药材,塞满了整个后备箱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都是为了我们,应该大家集资。”尚奇秀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也不能这么说,财富是大家创造的。”牛小田如今腰粗,这点小钱钱,倒也不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拿钱。”苗灵娜积极表现。

    “这次啊,要不是娜娜出手,还真处理不了花毒。不光不让你拿钱,说好了,回去后还有奖励。”牛小田大方道。

    苗灵娜笑了,“已经有奖励,银针不错,很难凑齐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滴滴!

    入账信息,一千万!

    跟着,黄平野就在上来了消息,“小田,这笔钱,你看着再给娜娜分些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黄先生!”牛小田开心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黄平野回复两个字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媳妇病好了,黄平野的*病又犯了,高傲自负,不喜欢套。

    一千万,这是牛小田在黄平野这里,赚到最大的一笔。

    不对,还有苗灵娜一半!

    苗灵娜立功,牛小田也不是贪财小人,不隐瞒亮了亮手机信息,“娜娜,黄先生给了一千万,让咱俩一人一半,告诉我账号,转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苗灵娜一口拒绝了,尚奇秀满眼诧异,行啊,视金钱为粪土!

    犹豫了下,苗灵娜低声道:“老大知道,我想要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儿啊,稍后再议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不会轻易交还灵蛊,难说苗灵娜前脚得到此物,后脚就翻脸了,还是仇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开车离开丰江市,三人一路有说有笑,很快来到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必杀令虽然没有启动,但这次旅游的经验,时刻提醒牛小田,任何时候,都不能麻痹大意。

    白狐离开收灵空间,以虚影的状态,就趴在牛小田身边。

    时刻释放感知,密切关注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小心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车行一半路程,白狐突然惊呼:“老大,前方那辆油罐车的司机,昏迷了!”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下,牛小田急忙说道:“秀儿,路边停车!”

    尚奇秀猛打方向盘,同时踩住刹车,将红奔奔停在应急车道上。

    失控的油罐车,先是撞在护栏上,侧翻后又滑行了十几米,最后横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这要是撞上去,后果一定非常惨烈!

    牛小田刚擦了把额头冷汗,不想看到的惨烈一幕,还是发生了!

    后方一辆轿车,行驶速度过快,刹车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直接撞击在油罐车上,车头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要,要爆了!”尚奇秀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“我来开车!”

    苗灵娜抢过尚奇秀的方向盘,红奔奔嗡鸣作响,原地一个盘旋,掉转车头。

    后面有车辆继续驶来,红本本极速穿梭,直接往回开。

    下路口,红奔奔驶了下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此时,高速路上,火光冲天,一声振动地面颤抖的爆响,响彻云霄,留下冲天的火焰、浓黑的烟雾。

    柏寒,必须死!

    牛小田恨得咬牙切齿,拿起手机,找到号码就拨打过去。

    没打通,提示音,此号码不存在!

    高速路走不通了,还可以走乡路,路况差不说,还绕远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再没有发生任何险情,直到红奔奔过了青云镇,牛小田这才问道:“娜娜,你觉得,油罐车司机,为啥会突然晕厥?”

    白狐断定,并非中邪,也不像突发疾病。

    就是针对牛老大,故意设计的这场事故,想要了几人的命。

    “我无法确定,但用蛊虫下毒,可以远程控制时间,倒是不难。”苗灵娜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今晚,咱们详谈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打住了这个话题,毕竟有尚奇秀在场,别把她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又是黄昏,晚霞满天!

    牛小田几人,顺利回到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非常难得,喵星正在院子里溜达,还跟黑子比划着爪子,像是在聊天。

    一看到牛小田,喵星踩着小碎步跑过来,沟通立刻开启,汇报了一件让人格外心惊的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