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龙茱扔了扫帚,过去打开院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一只傻乎乎的二哈,个头很大,皮毛柔顺,正仰着呆萌的脸到处打量。

    不是流浪狗,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听说,村里谁家养了这种狗?要说看家护院,还得是忠诚机敏的田园犬。

    否则家里进了贼,二哈先帮着把家拆了,再横冲乱撞把主人给撞倒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喜欢这只狗狗!蠢萌蠢萌的,好可……”

    龙茱开心大笑,伸手就要去摸狗脑门,却觉得后背一紧,一股巨力拉扯过来,让她整个人后退好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不要碰它!”

    正是牛小田使用掌风,阻止了龙茱这一鲁莽的举动。

    二哈突然眼睛微眯,纵身跃起,张开大口,迅捷地扑向了牛小田。

    一只狗,也想攻击小田哥,哪有半点可能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牛小田直接挥出一掌,将空中的二哈冲飞出去,撞在院门上,发出咚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黑子暴怒!

    嗖的一下就冲过来,大张着嘴巴就要咬断二哈的脖子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喊道:“黑子,回来,别碰它!”

    黑子空中转身返回,冲着支撑着爬起的二哈,就是一通激烈的狂吠,同时跟牛小田用意识沟通,“主人,这只狗脑子混乱了,它是疯狗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目标是攻击我,身上有毒。”牛小田断定。

    “让黄黄解决它!”

    黑子冲着黄黄叫了两声,黄黄眨眼就冲过去,冲着二哈就放了个臭屁。

    味道极为浓重,呛得一旁的龙茱,扑簌簌落下了眼睛,干呕几下,急忙闪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二哈吐着舌头,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女将们听到黑子的叫声,纷纷冲了出来,手里拿着弓弩。

    敌人在哪里?

    女将们很是疑惑,这才看见门口躺着的二哈,纷纷大跌眼球。

    资深爱狗族的巴小玉,心疼的小脸都皱起来了,这是一只精心喂养的赛级哈士奇,问道:“老大,这只狗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都别碰它,这是一只带毒的狗。”牛小田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知道它中得什么毒,但毒性非常强,每一处都有毒。”虚影白狐从屋内掠出来,汇报探查结果。

    喵星也出来了,问道:“老大,干掉它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答应,反正这只二哈也活不成了,不如让它死得痛快点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掠到前方,喵星抬起爪子,冲着狗脖子,唰的就是一下,眨眼返回,将爪子抖成虚影,甩掉上面粘着的脏东西。

    女将们惊得目瞪口呆,喵星的速度之快,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爪子的锋利程度,赛过一切利器,二哈的脖子处,五条血淋淋的伤口,深入皮下至少三寸,汩汩冒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难怪老大不让碰这只猫,比猛兽更恐怖!

    被臭屁熏晕的二哈,就这样挂了,死得还算安详。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,谁会给这样一只狗狗下毒。”巴小玉心疼的直抽冷气。

    “戴上橡胶手套,捂住口鼻,找个大塑料袋,把这只死狗装进去,到外面挖个两米的坑,埋了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交代完,又补充道:“院子里的血渍冲干净,切记,不要碰到。”

    女将们立刻照办,处理了二哈的尸体,用车拉到野地里进行掩埋。

    将院子反复冲刷,血水都清理到茅房的粪坑里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牛小田,眉头皱得很紧。

    麻烦来了!

    “老大,这种攻击手法,跟蓝坪那件事儿,大同小异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那名毒师,他不但擅长下毒,还精通兽语,鼓捣来一只二哈,也只是试探。”牛小田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哼,都怪黄平野!”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已经不能这么说了,难说此人的目标,就是本老大。”牛小田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一旦黄平野中毒,此人就可以提出,杀牛小田,就给解毒良方。

    到那时,黄平野没了选择,朋友便成了敌人。

    只是,黄平野的运气太旺,暗中各种神灵庇佑,这种阴谋诡计很难得逞。

    毒师大概也意识到这一点,改了方法,主动登门来攻击牛老大。

    利用无辜动物,很*,突破道德底线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哈主人,丢失了狗儿子,还不知道伤心成啥样,一定到处贴寻狗启事,一求找回,二求善待。

    传来敲门声,洗净脸的龙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刚才好像救了我一条命。”龙茱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自信点儿,把好像去掉。”牛小田斜眼道。

    “谢,谢谢!”

    “茱儿,最近不要出去乱跑,更不要碰小动物。”牛小田正色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,我记住了!我真的知道严重性了!”龙茱点头如小鸡啄米,老大看相真牛,果然有灾。

    “去干活吧!”

    表现这么乖巧,劳动还是逃不过去?

    龙茱只能嘟着嘴,甩着小胳膊出去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没心情搭理龙茱,这名毒师非常可恶,自己隐藏得很深,却让小动物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一向关爱小动物的牛老大,就要化身成动物屠夫,实在拉低了人品和档次。

    如何应对?

    只能严密防范,君影并没有在村里探查到异常人类,毒师一定藏在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毒的方式,纵然有千万种,但只要不近距离接触,就很难中招。

    食品安排要提到首位。

    牛小田安排白狐一个任务,别偷懒,勾彩凤买来的肉和菜,都要过去嗅一嗅,仔细检查,关乎牛家大院十口人的命。

    这晚,

    可恶的千年僵尸又来了,迷上了尸气符的味道。

    牛老大叹息不已,只能再次浪费符箓引开,盼望雷东鸣的心情,赛过盼星星盼月亮。

    盘点手中的法宝,能对抗千年的僵尸的,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风雷幡算一个,鼓捣出狂风呼啸,电闪雷鸣的天空异象,一定能吓跑僵尸,可以用来保命。

    再就是雷系符箓,雷芒符一类,也能暂时抵挡一下。

    执草*,敛去气息,或许可以不被僵尸发现。

    效果如何,有待验证。

    穿心针强大,但没用,僵尸压根没心跳。

    问过君影,苗灵娜还没睡,正在看书,爱学习是好习惯。

    牛小田起身下床,再次来到地宫。

    对苗灵娜并不隐瞒,直接说明,有一只千年僵尸正在兴旺村附近转悠,询问有没有对付僵尸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里也太恐怖了吧!”苗灵娜吃惊地瞪圆了美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