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“嘿嘿,要学会习惯,在我这里生活,注定不会风平浪静,只有你想不到的。”牛小田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僵尸,但是听外婆说过,这种怪物,死后身体没有完全腐烂,尚有残魂留存,生性凶恶,常在夜晚活动。”苗灵娜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普通僵尸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强调:“这一只,是超级进阶版,已经能穿着兽皮,在日光下到处溜达,身体的坚固程度,超乎想象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俏脸变色,想了想,回屋从床头的小包里,找来一张灰色的符箓,递给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张污水符,外婆讲,可以拖慢僵尸的行动速度,然后,赶紧逃命。”

    符纸上有淡淡腥味,表面居然只有几条粗粗的符文。

    拿出量人镜,牛小田再仔细看,这才发现玄机。

    细密的符文,都在符纸内部,非超一流的大师无法完成。

    “娜娜,这玩意咋用啊?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使用巫元力催发,配合咒语,没用过,不知道效果。”苗灵娜摊手。

    巫元力,只存在于某些巫师的体内,牛小田当然没有。

    按照《灵文道法》所讲,巫师也有等级,最高者,也可以羽化登仙。

    “还没问,你是几级巫师?”牛小田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*。”

    “很厉害的等级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,刚开了灵眼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愕然,“照这么说,你知道我身边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白狐仙,它可真可爱,藏在窗户边上,一直偷看,还以为我不知道。”苗灵娜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巫师有九级,苗灵娜的*不高。

    但这个年纪,也算是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“那个,咱外婆多少级?”

    谁跟你论咱,苗灵娜翻了个白眼,没隐瞒,“外婆去年,进入了六级。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苍源的眼睛有大问题,六级巫师的苗老太,想要收拾他,胜负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幸好小田哥要回了食髓蛊,对苗灵娜还算很友好,没有结仇。

    灵蛊嘛,依然不能给,看形势再说。

    “娜娜,这张符箓给你,我还邀请了一位朋友,两天后,咱们一起去打僵尸吧!”牛小田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我,能行吗?千年僵尸,无敌了好吗!”苗灵娜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那位朋友,擅长雷系*,专门克制邪物。到时候,咱们都当帮手,大不了就快点跑。毕竟,你对着污水符比较了解。”牛小田鼓励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也是很*的体验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眼睛发光,可见骨子里,也是个不安分的。

    千年僵尸的移动速度,非常惊人,苗灵娜的这道污水符,对战之时,或许就能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

    阚秀秀来了,弯着腰捂着肚子,很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秀秀中毒了,别靠近她。”白狐立刻提醒。

    扫一眼阚秀秀眉心气色,中毒无疑,牛小田连忙摆手:“秀秀,先坐在沙发上,千万不要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小田哥,俺是不是要死了?”阚秀秀脑门上一层细汗。

    “瞎说,快吐口水,我怎么会让你有事儿。”牛小田责怪道。

    阚秀秀当真就装着吐口水,被牛小田关切,心里暖洋洋的,嘴角也挂起了甜甜的笑容,只是疼痛又让她小脸皱起来。

    “秀秀,咋搞成这样?”

    牛小田有些心疼,这孩子,也算是多灾多难,都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“中午,俺去青云镇买东西,顺便在饭馆里,吃了盘三鲜饺子。就在刚才,俺突然肚子疼得受不了,也不闹肚子上茅房,觉得不对劲儿,就想到了小田哥。”阚秀秀道。

    收到牛老大的消息,苗灵娜立刻从地宫上来了。

    忘了换脸!

    阚秀秀一看到苗灵娜,就呆在当场,比小田哥的夸赞都管用,彻底忘记了疼痛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比画上的还美,大院里的其他姐姐都比不过她。

    唉,想嫁给小田哥,越来越难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没错,南芒兰。”苗灵娜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阶段?”

    “第一阶段,看起来,中毒不算深,再晚半天,谁也没辙。”苗灵娜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娜娜,救救她,秀秀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苗灵娜答应,重新回到地宫,取来了针盒。

    “秀秀,一定要乖,都听娜娜姐的安排,她会治好你的肚子疼。”牛小田叮嘱。

    “俺听话!”阚秀秀点头。

    喊来尚奇秀,给苗灵娜当帮手,牛小田离开厅,回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正在床上趴着的喵星,扑腾一下就站了起来,规规矩矩蹲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因为,牛老大的脸上,阴沉的要下大暴雨。

    牛小田是真生气了,万万没想到,毒师胆敢给阚秀秀这么单纯的女孩子下毒,恶劣至极。

    为达到目的,不择手段,毫无一点人性。

    毒师必须死!

    “老大,喵星能帮你做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去厅帮忙吧,那个女孩中毒了,而你不怕毒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喵星嗖的一下就离开了,用小爪子敲响了厅的门。

    里面反锁了!

    因为此时的阚秀秀,已经彻底脱去了衣服,乖乖躺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苗灵娜正在蹙眉跟尚奇秀商议,如何给阚秀秀下针,离近了不行,戴口罩也未必能挡住毒气。

    总不能让阚秀秀,脸上套一个塑料袋,会窒息的。

    商议结果,只能采取远程抛掷银针的方式。

    只是,如此一来,准确度和下针深度,很难保证。

    “灵猫去帮忙了,开门,它不怕毒。”

    苗灵娜收到了牛老大消息,不由喜出望外,连忙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喵星闪身而入,抬着头,喵喵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苗灵娜会意,俯身道:“喵星,拜托你,挡住她的口鼻气息。”

    小事一桩,喵星立刻跳上了沙发,阚秀秀笑了,夸赞道:“这只猫太帅了,俺以前就想养猫,可俺妈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动!”苗灵娜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喵星四爪挎在阚秀秀的脖颈处,伸出舌头,去舔她的脸,痒痒的,逗得阚秀秀忘了疼,发出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阚秀秀的呼吸,被喵星挡住了,吹向了另一侧。

    苗灵娜和尚奇秀配合,立刻展开治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