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 冥火符!

    幸好尚奇秀真武三层修为,这种符箓不能伤害。

    否则,必然陨落当场。

    敌人非但不缴械投降,还敢还击!

    春风大怒,立刻挥起蛇皮鞭,隔着几米远,狠狠抽在六指毒师的身上。

    西装裂开一大道口子,里面的皮肤也出现一道红印。

    体质还真好,换做一般人,必然皮开肉绽,血淋淋的场面。

    巴小玉启动弓弩,一根背刺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六指毒师身形一晃,居然躲开了,尚奇秀却趁机攻上去,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六指毒师瞬间被踢飞出五米远,一个鲤鱼打挺,又站了起来!

    一张符箓同时抛出,刹那间,一团灰色的雾气挡在面前,整个人也变得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老大,雾气里有毒,千万别靠近。”白狐急忙提醒。

    “秀儿,快回来!”牛小田用掌风拉住尚奇秀。

    “踢死这个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尚奇秀被算计,余怒未消,还是听话地退后。

    以毒气作为屏障,六指毒师并没有继续逃走,就站在原地,正在思索,如何灭杀面前的四人。

    然而,他突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   喵星不怕毒雾,嗖的一下冲了过去,快如闪电,冲着六指毒师就是一通猛挠。

    挥爪的速度,堪称超一流的武者。

    几秒钟,六指毒师身上的衣服,就成了破布条,身上也布满了网状血痕。

    无暇念动咒语,毒雾立刻散去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巴小玉再发一根背刺,六指毒师没能躲过,穿透了左肩,立刻出现了个清晰的血洞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六指毒师身形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又挠了几下,喵星一个弹跳,便稳稳落在了越野车旁边,嫌弃的在地上挠着指甲里的脏东西。

    “*,心肠如此狠毒,残害动物不说,还杀人越货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牛小田冷哼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你杀不了我的,而你,早晚必死!”

    六指毒师怨毒地瞪着眼睛,裤裆烂了,小风嗖嗖地往里灌,也顾不得用手去挡。

    “嘴硬没用,老子不杀人,但你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嘴角挂着嘲讽,突然就启动了穿心针,朝着六指毒师激射过去。

    一针穿心!

    然而,并没有。

    六指毒师突然抬起右手,那根多余的小指头,居然准确地挡住了穿心针。

    穿心针激射而回,幸好牛小田掌控的非常纯熟,意念一动,重新收回到耳朵里。

    牛逼了!

    没白长这根手指,赛过钢铁,也是法力的集中点。

    六指毒师也意识到穿心针的恐怖,眼中出现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突然,他朝着胸脯猛砸了一拳,口中吐出一股鲜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整个人瞬间后退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再砸拳,*!

    就这样,六指毒师拳风血雾中,凄凄惨惨飞过了旁边的小河,踉踉跄跄朝着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这是血移术。

    用于危急时刻,脱逃保命,一种另类的邪术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中有记录,不建议学习使用,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极大,难以修复,还可能造成终生残疾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追吗?”春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追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去山林里追踪一名毒师,风险很高,难说这货还有其它保命的本事。

    白狐探查得知,六指毒师已经跑出百米远,速度赛过活兔子。

    目标没实现,但狠狠收拾了六指毒师,也算是解了胸口的一股闷气。

    毒师,并不虚传,到处都带着毒。

    白狐鉴定,蛇皮鞭、背刺还有尚奇秀右脚的鞋子,上面都粘着毒粉。

    至于喵星爪子上的,早被它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穿心针法宝,不会沾毒,牛小田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让大家就去小河边,将鞭子和背刺洗净,尚奇秀干脆脱了鞋子,扔进了小河里。

    换上春风开车,来回不到一个小时,重新返回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主动出击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不但让六指毒师身负重伤,还给他造成了很大消耗,再想兴风作浪,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稍作歇息,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那张超大号的蛇皮,来到厅坐下,喊来女将们,跟自己一道,打造新的蛇皮鞭。

    大家表现得非常热情,都想拥有春风手里的蛇皮鞭。

    画好线,将蛇皮均匀裁剪成细条,牛小田则制作一碗符水,蘸着符水,将蛇皮耐心地处理成一条条鞭子。

    安装手柄的小活,牛小田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忙碌到天黑,女将们人手一条蛇皮鞭,都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跟之前的蛇皮鞭不同,这可是用蛇仙的皮,不但攻击得更远,还有法力。

    整体实力大幅度提升!

    牛小田豪情万丈,叼着烟,又给大家开了个小会儿。

    目前的蛇皮鞭,攻击力能达到十米远以上,力道足以抽裂一块大石。

    所以,不用使用在普通人身上,一下子就抽死了。

    真武三层的尚奇秀,运用起蛇皮鞭,更是可怕,轻松就能在地面上抽出一条沟。

    若是攻击普通人,瞬间断成两截,断口粉碎型的,缝都缝不上。

    尚奇秀满脸满脸兴奋之色,牛小田压压手,“万事都是双刃剑,我的意思是,使用有度,不要误伤。”

    是!!

    现如今,牛家大院面对的敌人,越来越强大,手里的蛇皮鞭,要去进攻那些真正的武者和修士。

    再配合惑风球,完美!

    女将们听得兴奋不已,满眼都是小星星,恨不得马上出去试一下。

    在牛老大的精心栽培下,她们早已脱离了保镖打手的行列,渐渐成为超一流的武将。

    再次强调纪律,本老大不在的时候,都要听春风的安排。

    春风感动得不得了,不能独占双份,便将之前那条用旧的蛇皮鞭,双手奉上,还给了牛老大。

    开会没有龙茱,分宝贝也没有。

    龙茱这次没找牛小田,也想通了一个道理,有付出才有收获。

    而安悦之所以地位最高,也是因为她起早贪黑,家中最忙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兴旺村日新月异,这位村主任的功劳,一定会被浓墨重彩地记录一笔。

    提升安悦的体魄,牛小田一直惦记,还是再等等!

    晚九点,

    正躺在床上看手机的牛小田,收到了君影的汇报,那名六指毒师,出现在兴旺村的东山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