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东鸣是真饿了,喝了一大碗粥,还吃了三个馒头。

    牛小田早上很少吃饭,只喝了半碗粥,又去给雷东鸣倒了一杯山参酒。

    好东西!

    雷东鸣一饮而尽,体力得到补充,抱拳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一路辛苦,先给你找个地方住下,下午再一起商议,如何干掉那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雷东鸣点头。

    没开车,牛小田跟雷东鸣并肩而行,穿行在兴旺村里。

    遍地是新盖的别墅,路遇百姓,脸上的笑容洋溢着自信。

    雷东鸣不得不夸赞,行走江湖多年,倒是少见如此兴旺富庶的村子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要是喜欢,就多住一段时间,咱们也可以互通有无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待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雷东鸣孤身一人,也是不差钱的,哪里都可以是家。

    途经大槐树下,雷东鸣停住了脚步,抬头向上看,片刻后问道:“小友,此树可否经历过雷劈?”

    “百年来,从未有过!”牛小田确信。

    “此地地势高,其所处位置,本该招雷的,其中必有玄机。”雷东鸣思忖道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玄机也最好别碰,大槐树在村民心中,是一种精神象征。实不相瞒,兴旺村大幅度改造,也从未打过大槐树的主意。”牛小田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,自然不会让此树遭遇雷劫。”

    边走边聊,牛小田将雷东鸣,带到了闵奶奶的别墅。

    已经提前安排巴小玉,送来了被褥,家具、家用电器、床铺等提前就有,盖别墅附赠的标配。

    对于住宿环境,雷东鸣非常满意,得知一个人住,行动自由不受打扰,那就更满意了。

    也没逗留,牛小田告别雷东鸣,重新返回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刚坐下没多久,又一位熟人来访,正是林大海。

    将林大海带到厅,牛小田连忙递上一支好烟,笑问道:“林叔,培训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顺利结业!”

    林大海胸脯挺得老大,又说:“明天开始,就到镇里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林叔!”

    “真不敢相信,兴旺村变化这么大,比青云镇看起来都带样。唉,我都有点犹豫了,留在这里,未必比镇里差。”

    跟牛小田,林大海并无隐瞒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!还是在镇里的领导下,才能有发展,林叔,可得多照顾啊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明天走马上任,正是青云镇镇长一职,属于破格提拔的实权派。

    自然是黄平野背后运作的结果,目的很直接,让镇里支持兴旺村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咱就是这里出去的,不但根在这里,家也在这里。”林大海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最近出去旅游一趟,回来也瞎忙,都没去看望婶子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抱歉,内心里,也不太想搭理姜丽婉。

    安悦的身世,就该她自己坦然面对,却一直隐瞒至今。

    “她好着呢,每天收拾屋子,牌子都做好了,丽婉宾馆!”

    “只接收女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两人又是一阵大笑,林大海不免提起了安悦。

    这个村主任太合格了,认真负责,任劳任怨,从村民口中,听到了很多赞誉,都挑不出她一点错来。

    牛小田很佩服林大海的胸怀,是个做官的材料,对于天下掉下来的女儿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排斥,反而非常欣赏。

    “英子最近咋样,也不怎么发朋友圈。”牛小田打听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适应了学校生活,也有很多朋友。孩子大了,说实话管得也少了。”

    林大海这句话,就有点含糊了,牛小田也不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闲聊了一阵子,林大海告辞离开,还要回家好好准备下。

    新官上任三把火,要尽早做出些成绩来,也不负上级的安排和信任。

    午饭后,牛小田补了个觉,直到被雷东鸣的电话吵醒。

    “小田,休息够了,该商议下,如何干掉那只僵尸。”

    “正等着呢!雷道友,先到我这里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兴旺村不算大,牛家大院更是唯一的平房,还有个闪亮亮的兴旺村一号。

    不需要引路,很快雷东鸣就来了。

    女将们依旧是笑脸相应,开口必称大侠,雷东鸣自信爆棚。

    不料,大院里还暗藏玄机,牛小田将他带到了地宫!

    雷东鸣不得不佩服,牛小田年纪轻轻,秘密还真多,这个地下设施,装修得富丽堂皇,拥有者必有相匹配的身份。

    对雷东鸣开放,那就是一种信任!

    可是,当雷东鸣看到了苗灵娜,眼睛立刻就直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轻咳两声,雷东鸣这才意识到失态,尴尬一笑,急忙将脸扭到一边。

    没让苗灵娜使用假面,以雷东鸣的修为,轻易就能看穿。

    雷东鸣之前的情人,也叫佘灿莲的,就已经是绝色。

    他所惊讶的是,世界上竟然还有更漂亮的!

    相互介绍,苗灵娜礼貌道:“雷先生好!久闻大名,有幸得见。”

    “苗小姐,你是一位巫师?”雷东鸣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水平有限,现在跟随牛老大。”苗灵娜并不隐瞒。

    能让一名绝色女巫师倾心追随,雷东鸣不得不再次对牛小田刮目相看,本事真不小。

    表面能显摆的,差不多都摆出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三人坐下来,开始商议对战千年僵尸的计划。

    必须要谨慎再谨慎,些许差池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千年僵尸行动敏捷,钢筋铁骨,就怕来不及抛出暴雷球,已经遭到它的袭击。”雷东鸣来了,内心还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娜娜有一道污水符,能拖慢僵尸的速度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好!”

    雷东鸣称赞,又说:“我担心的是,僵尸眨眼便到了跟前,来不及施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雷道友,我有一根灵柳枝,打造了执草*,或许可以不让僵尸发现气息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什么都有!

    雷东鸣都不禁心动,又提醒说:“我们有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难,到时候,都贴在我身上,法术是有范围的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三人挤在一起,这画面不怎么美。

    尤其,还有一位年近六十的雷东鸣。

    不能计较,安全第一位。

    “小友,重中之重,如何找到那只千年僵尸?”雷东鸣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