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,终于结束了!

    雷东鸣面如死灰,一*坐在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连忙叫醒了苗灵娜,看到地上一片狼藉,各种碎肉,苗灵娜到底没忍住,哇的一口吐了。

    白狐闪身而出,在原地绕了一圈,直呼太恶心,便提前一步回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小友,不可置信,我们居然做到了!”

    雷东鸣恍如梦中,抚摸着颤抖的大腿,有知觉,还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自古邪不胜正,嘿嘿,是上天借我们的手,除掉这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嘿嘿一笑,打了好几次打火机,才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苗灵娜身体还在颤抖,由衷称赞道:“老大,威武!”

    “都是雷兄甘于奉献,我辈楷模。”牛小田赞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友天命所归,百邪不能胜,苗小姐的污水符,占据先机。”雷东鸣起身抱拳。

    相互恭维一番,该收拾战场了。

    在附近捡来一些干树枝,堆积起来,再戴上橡胶手套,忍着恶心,将千年僵尸的碎片堆积在上面。

    浇上一点汽油,立刻点火。

    都烧光了,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一时间,恶心的气味,随风飘出去几里开外,熏得不少新生的树叶都打蔫了。

    不断添柴,维持住火势,足足烧了两个小时,直到千年僵尸彻底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三人这才轻松说笑着,离开了东山。

    雷东鸣回了别墅,牛小田和苗灵娜踩着月光,也回到了牛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老大,晚安!做个好梦!”

    在书房入口,苗灵娜回眸一笑,百媚生。

    牛小田搓搓发热的鼻子,嘿嘿一笑,“晚安,明天可以睡个懒觉,早起就罚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嗯呢!”

    这小嗓子,太娇媚了,让人身体电流乱窜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一定是打僵尸太紧张,此刻热血上涌,头晕目眩,牛小田连忙快走几步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一战,损失不小。

    一张尸体符,一张污水符,外加六枚暴雷球。

    估计此刻,雷东鸣正心疼的睡不着,甚至后悔为了虚名,搅合到这池子浑水中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牛小田就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喵星不在!

    这货去了哪里?

    让君影感受一下,哦,正在厅的沙发上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不爱住在这里拉倒,牛小田哼了一声,喊出养仙楼里的白狐,等它现出原形,一把揪住了它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老大,干啥?”白狐装出惊恐状。

    “白飞,咱们相处的日子不短了,你抬抬*,本老大都知道要放什么屁,快说,为啥提前离开了?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,僵尸太恶心了,熏得狐狐很想流眼泪,还特别想干哕。”白狐讪笑。

    “撒谎!再不老实交代,本老大可要翻脸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测试一下,果然瞒不过老大。”

    白狐赔着笑,挣脱牛小田的魔爪,跳下去,在床下挠了几爪子。

    重新跳到床上,摊开小爪子,一颗比黄豆大点的珠子,呈现青灰色,透出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。

    尸丹!

    哎呦我去!没有比这更稀罕的玩意了!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只千年僵尸,居然炼化出了尸丹。

    这次能够不死,真称得上老天保佑。

    按照雷东鸣的说法,对,就叫做天命所归!

    喵星对气味格外敏感,也是嗅到了尸丹的气息,觉得恐怖又恶心,才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提前离开,就是因为把这玩意给捡走了?”牛小田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只有一枚。雷东鸣炼制暴雷球,家业都快耗光了,让他发现,也不好分啊!”白狐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牛小田才不信,这家伙就是起了贪念,本老大归来,它没有第一时间交出,分明就想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白飞,你是不是想服用尸丹?”牛小田直接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哪儿有啊,就是想给老大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之前我听一个兽仙说,如果能服用一颗尸丹,就可以长生不死,万般雷劫都不怕。”白狐道。

    “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这种瞎编的话,你也信!”牛小田非常鄙夷。

    “狐狐也很犹豫,没敢擅用,还请老大指教。”白狐寒着脸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吃了,就变成了僵尸狐狸,是可以不死,但这么恶心,没人愿意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白狐吓得爪子一抖,尸丹就掉在床上,也不敢去捡。

    牛小田用两根手指夹着,放在眼皮底下,一边打量,一边给乡村狐仙郑重地上了一堂课。

    《灵文道法》一书中,有关于尸丹的描述。

    至精至纯的尸气所化育,在千年僵尸的群体里,也是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僵尸一旦拥有尸丹,就可以吸收人类的气息,渐渐滋养干枯的身体,最终转化成与人类无异的另类存在。

    同时,尸丹也是僵尸最强大的攻击武器,只要被击中,就可以将人和动物,变成没脑子的僵尸。

    服用尸丹,秒变僵尸,丝毫不用怀疑。

    至于尸丹的用途,也有说明,经过特殊处理后,可以控制其它没丹的僵尸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救了狐狐一命,贪心是魔鬼,再也不敢了!”白狐拱着小爪子,惊悚到毛发直立。

    “说开了,还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呵呵一笑,撸了几下白狐的炸毛,继而夸赞道:“你拿到尸丹,功劳很大,本老大会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大!”

    一人一狐又把脑袋凑在一起,事后诸葛亮,继续进行分析。

    这次战斗,千年僵尸没使用尸丹攻击,应该是刚刚凝结而成,再加上智商不高,运用得不熟练。

    是那些尸气符,帮助它凝结的尸丹。

    好恐怖!

    如果晚下手几天,即便弄来几百个暴雷球,也注定会失败。

    再说斗元道长,也认定千年僵尸没有尸丹。

    否则当初,一定会把那个大坑,翻个底朝天,再把僵尸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找来个小玻璃瓶,牛小田把尸丹放进去,收进保险箱里。

    处理这玩意,材料不够,且待时机。

    果然,喵星又回到床尾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一觉醒来的牛小田,揉着眼睛,给安悦发去了,让她帮忙办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安悦一肚子问号,还是利用手中的权力,照做了!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