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印着源水山庄图标的塑料袋,里面都是金银符纸,足有几百张。

    牛小田顿时心花怒放,暗赞苍源够意思,知道本人面对强敌无数,这玩意又是易耗品,又给了一批。

    忙不迭收下,另外一样,是个小药瓶,带着皮塞。

    “苍先生反复叮嘱,这玩意不能弄丢了,更不能打开。真搞不懂,一个空瓶子能有啥用,难道里面的空气格外珍贵?”

    张棋圣又在眼皮底下看了一眼,这才递给牛小田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里面可大有说道。源水山庄的空气嘛,可以用来制药,无可替代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胡乱解释,唬的张棋圣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张棋圣肯定直接下断言,这小子忽悠自己。

    可苍源可是个极其稳重的,不可能跟着瞎胡闹,便若有所悟地点点头,也没再追问。

    小瓶子更重要,里面藏着食髓蛊,*状态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身状态,在瓶子里横冲乱撞,速度极快,张棋圣也是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将小瓶揣进兜里,牛小田这才问道:“棋圣,回来了,今后有啥打算没有?”

    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终于知道,苍先生的棋艺深不可测,一直在礼貌谦让。我打算,在新别墅开个棋社,广交天下朋友,提高棋艺。”张棋圣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有创意!”牛小田大赞。

    “呵呵,苍先生也很支持,还给我题了字,这几天就去做牌匾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棋圣又在包里,拿出一张宣纸展开显摆,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,飞鸿棋社!

    还有三个小字,苍源题。

    张棋圣,本名张飞鸿,这倒是让大家能记起他的名字来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哇,大师题字,就等于镀金了。”牛小田使劲嘘呼。

    张棋圣美得下巴抬老高,又跟牛小田闲聊一阵子路上见闻,这才回去查看新家。

    送走张棋圣,牛小田来到了地宫,将小瓶子交给苗灵娜。

    “物归原主。”牛小田傲气道。

    苗灵娜打量一番,又打开瓶塞,确信里面就是食髓蛊,一时间激动到无以复加,给了牛小田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大!”苗灵娜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气!”

    牛小田双手僵直,只希望时光过得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

    十秒钟,苗灵娜这才放开牛小田,将小瓶子收好,说道:“老大,我想回去一趟,将食髓蛊交给外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灵草已经种好了,如何浇水,告诉了小玉,她可以暂时帮忙看管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小玉半个家里总管,她办事我放心。”牛小田应和着,目光却有点发呆。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?”苗灵娜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娜娜,如果你不想回来,就告诉我,马上给你解除控制。”牛小田搓搓发热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嘻嘻,不必了。我当然要回来,车留下,很快哦!”

    苗灵娜眨眨眼睛,又把牛小田电得一个激灵,差点失态。

    必须记住丰铎的惨痛教训,不能对一名蛊女动心!

    牛小田稳住情绪,问道:“娜娜,何时出发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,食髓蛊消失太久,外婆已经起疑心了呢。交给她,我才能在继续留在外面。”苗灵娜嘻嘻笑。

    “那好,就让春风、夏花送你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简单收拾下,苗灵娜便出发了。

    看着越野车消失在村路上,牛小田竟有点怅然若失,又回到地宫,好像还能听到那动人的笑声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似乎还能嗅到醉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突然,对面出现了一个女人,同样的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牛小田惊得忽地站起来,这才看清,居然是灵仙佘灿莲,她就这么毫无声息地来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思春呢!”佘灿莲鄙视。

    “哪有啊!姐姐说笑了。”牛小田尴尬赔笑。

    “苗灵娜确实漂亮,本仙都想改变下形象了。”佘灿莲挑眉拢了拢秀发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美,别有风味,看着特舒服那种。苗灵娜太艳,过分了,平时都不敢露出真容,跟没这么美,有什么区别嘛!”

    牛小田极力恭维,他可不想某一天,看到的苗灵娜是一条蛇仙,而真正的苗灵娜,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也对,还得重新鼓捣身份证,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姐姐突然光临寒舍,不胜荣幸,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对待一名强大的灵仙,牛小田当然要气,更何况,船上七日,人家也帮了很多忙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给我雷脉草的。怎么,忘了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!雷脉草已经种下,生根发芽,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就住在这里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来这里,就是到了自己家,想住多久,就住多久!”牛小田拍着胸脯保证,反正她也不浪费粮食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单独的地方,可以安静地写剧本,你这里*太多,我怕忍不住,破坏了咱们的和睦关系。”佘灿莲直言。

    有这份觉悟真不错!

    佘灿莲不止惦记雷脉草,还有金箭兰,可以增加她的体温,这是忍着没去吸收气息。

    “有一栋闲着的别墅,雷东鸣住着呢!你肯定不想搭理他,我还有更大的一栋,估摸着,几天就能建完,到时候,姐姐就搬过去,很多房间,可以随便住。”

    “切,一栋一栋又一栋的,产业还不少。那,我就等几天,长途跋涉,我休息下,你去忙吧!”佘灿莲抬抬手。

    牛小田离开地宫,立刻发布一条命令。

    这几天,未经本老大允许,谁也不许去地宫,门口逗留也不行。

    佘灿莲可不同于苗灵娜,是位绝对惹不起的主,想把这里夷为平地,也是按秒计时。

    白狐得知佘灿莲来了,心惊不已,又有了逃走的想法。

    牛小田却坚持安排美狐仙,去地宫拜会了堂堂灵仙,礼多蛇不怪。

    转眼过去三天!

    日子无波无澜,

    佘灿莲待在地宫里,从不出门,偶尔会通过,找牛小田下去聊会天。

    雷东鸣没再登门,就在村里四处溜达,还经常站在大槐树下,跟村民们闲聊,倒也相处融洽。

    他在研究大槐树,认定里面必有玄机!

    如果不是牛小田提前叮嘱,不能碰,难说大槐树已经遭难了。

    全村别墅改造工程,基本完成。

    兴旺村也发生了两件大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