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先是村主任选举,发放表格后,一天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参选人:安悦和张翠花。

    张翠花得了两票,谁投的也知道,正是安悦和牛小田。

    其余的票,都被安悦收入囊中,绝对的高票,当选兴旺村村主任,代理转为正式。

    镇长林大海亲自监督计票,并当众宣布了这一消息。

    对此,村民们都没啥触动,安悦当选,众望所归,张翠花的掌声最为响亮。

    其次,兴旺商场正式落成,地址在原中心小广场!

    占地面积不小,上面有五层楼,地下一层,挂上了不少喜庆的彩带。

    牛小田、林大海和安悦,出席了剪彩仪式,还燃放了鞭炮。

    当天,安悦就代表田野公司,正式跟村里的二驴,签订了一份合同。

    地下超市,承包给二驴家经营,更名为二驴超市!

    当然,这是二驴的想法和以后老百姓习惯性称呼。

    正式更名为,田野超市!

    二驴食杂店,华丽升级!

    招商工作持续进行中……

    牛小田的生活,当然不会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龙茱打扫完院子,找到巴小玉的弓弩,安上一根背刺,就在院子里练习射击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破空之声很响亮,龙茱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。

    牛小田乐见龙茱能主动训练,正坐在床上,透过窗子看热闹。

    身边,突然就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虽然是个绝色女人,牛小田还是不由抱怨。

    “姐姐,提前打个招呼行不行,你这样会吓死我的。”

    来的正是佘灿莲,也不提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嘻嘻,吓死你的,一定不是我。喂,有一只灵仙赶来了,那根刺猬的背刺,要惹麻烦喽。”佘灿莲幸灾乐祸笑着。

    “啥灵仙?”牛小田脸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“刺猬啊!”

    刺猬灵仙,当然会对同类的背刺格外敏感,现在喊龙茱回来,肯定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还有不少背刺呢!”牛小田苦恼道。

    “收起来吧,全部放进地宫里,我用气息帮你藏起来。”佘灿莲鄙视一个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,还有我!”

    白狐得知灵仙来的,惊得到处乱窜,想逃走,来不及,慌忙意识沟通。

    牛小田鄙夷两个,商量道:“姐姐,将白狐也藏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拿出手机,牛小田立刻在无敌群里发消息,速速将背刺集中起来,送往地宫,龙茱手里的不算。

    白狐急忙按照牛老大的安排,也去了地宫。

    佘灿莲眨眼消失,眨眼又回!

    释放蛇类独有的气息,将地宫所有的气息入口,全部封闭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,太感谢了,没说的,等金箭兰开花了,一定送你一朵尝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拍着疼痛的心口,做出个回报保障。

    “知恩图报,这还不错!”佘灿莲也摸了摸牛小田的脑袋。

    院门被敲响了!

    佘灿莲没有*,直接跟着牛小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把从龙茱手中夺下弓弩,牛小田让她先回屋,不要随便出来。

    打开门,外面站着一位穿西装的老者,矮矮胖胖,脸很小,越发腮肥下巴尖,头戴一顶文明帽。

    灵仙不是美,就是帅,这种形态的,倒也是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只能说明,这位灵仙的心态老了,找个年轻人的形象,自己都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看了眼影子,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但佘灿莲的判断,绝不会有错,她毕竟也是灵仙。

    老者扫了一眼佘灿莲,表情微变,微微抱拳道:“在下扎克,来自于远方,可否能在贵地,讨要一杯水喝。”

    扎克?

    外国名字,形象分明就是国人。

    崇洋*的灵仙?

    可是,当牛小田想起另一个姓扎的刺猬,脑袋不由就大了。

    被自己干掉的刺猬仙扎扎,说它有个祖爷爷,在灵王手下效力,难说就是面前的这一位……

    到底*到灵仙阶段,语速很正常,不像之前的扎扎,说句话慢得像是便秘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,哈哈哈,兴旺村欢迎四海宾,扎先生,快请进!”

    牛小田故作轻松,发出自己都觉得虚假的笑声,弯腰做出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灵仙扎克就这样背着手,大摇大摆地走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住在这里,不委屈吗?”

    扎克问佘灿莲,他嗅到了清晰的蛇类气息,认定地下是佘灿莲的领地。

    实际上,蛇类的气息无处不在,让他敏锐的嗅觉,都有些失灵了。

    “老扎,不用藏着掖着,我觉得这里很好,多沾染点人气,对修行有益。”佘灿莲轻哼。

    “进屋再说!”扎克道。

    看到了院子里的黑子,扎克露出一抹笑意,赞道:“灵犬果然威风,成长迅速。”

    话里有话!

    牛小田有了个大胆的猜测,上次灵王见到黑子,念念不忘,这才派出扎克,过来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灵犬的稀罕程度,还胜过灵猫!

    更加证实,扎克就是灵王手下,目前惹不起的存在。

    来到厅坐下,牛小田忍痛,倒来一大杯山参酒。

    佘灿莲翻了个白眼,臭小子,比给自己用的杯子大多了!

    扎克脸色好了些,端起来又放下,里面的气息,已经被他吸收一空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想必你知道我的身份,那就明说吧!”扎克习惯性摸了下肚子,立刻引来佘灿莲的嘲讽目光。

    “请指教!”

    “那根刺上面,有我亲族的气息,你不会把它给杀了吧?”扎克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杀了,还死得非常惨,魂魄皆无!

    当然不能承认,牛小田从弓弩上,拔下那根背刺,递过去,反问道:“扎先生,你觉得我这点本事,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有她在,怕也不难。”扎克看向了佘灿莲。

    “老扎,别血口喷人,老娘一直在南方,刚来这里没几天,才不认识你那些子子孙孙们!”佘灿莲立刻恼了。

    跟佘灿莲交手,扎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转脸又问牛小田,“此物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上次去北坡镇,给人看虚病,在街边地摊买来的,花了二十。”牛小田撒谎很内行,看起来一脸诚实。

    “地摊卖这种东西?谁会买?”扎克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百姓又不认识是个啥,就是觉得挺锋利的,可以用来串东西,十块钱他们都嫌贵。我当然识货,不愿意错过,出高价买下了!”

    扎克嘴角一抽,背刺串串,大材小用,侮辱性极强!

    “那人可曾说过,从哪里得来的此物?”

    扎克一边问,一边抚摸着背刺,感受上面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