猜对了!

    午夜十二点,页面准时刷新!

    龙虎必杀令,再次启动。

    五千亿美元or九品叶灵参+补天丹+避雷珠+白狐。

    嗯,涨价了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牛小田震惊不已,不是五千万,而是五千亿!

    还是美刀,要不要这么夸张?

    太假了,柏寒搭上全部家底子,也兑现不了!

    页面自动刷新。

    亿变成了万,是五千万美元,刚才是打错了,及时纠正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柏寒在发布必杀令之时,激动的心,颤抖的手,差点就把严肃的必杀令,搞成了一个大笑话。

    新的必杀令,*更胜从前。

    五千万美元,折合人民币三亿多,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九品叶灵参出现了,牛小田非常动心。

    如果悬赏的对象不是自己,而是……喵星,他都会尝试一下!

    “老大,你想什么呢?”床尾的喵星突然直起上半身,耳朵向后呈现飞机状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啊。”牛小田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感觉你刚才的气息特别可怕!”

    “睡癔症了吧你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喵星小爪子蹭蹭脸,可能是服用丹药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补天丹!

    打造仙根的一类丹药,定会让修行者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避雷珠,是一件超级法宝,书中记载,如果拥有此物,能够提前五秒钟,探知雷劫到来。

    兽仙们对此最动心,五秒钟,足以让它们逃离现场,保住小命。

    白狐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当然不会是普通的白狐狸,难道世界上,还有另外一只白狐仙?

    好半天,牛小田终于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柏寒早就打探清楚,自己身边有一只白狐。

    一旦本老大嗝屁了,白狐就作为奖赏附赠,无须额外花钱。

    拥有一只白狐当随从,没事儿撸几把解压,无论是修士还是兽仙,都是倍有面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又猜对了!

    牛小田可以获得竞猜王的荣誉称号。

    页面再度刷新,白狐的后面,多了个括号,白飞!

    牛小田哈哈大笑,正在养仙楼内的白狐,急忙飘了出来,不解道:“老大,大半夜的,你笑个啥?”

    “自己看!”

    牛小田捂着肚子,将手机屏幕递到白狐面前,白狐眯着眼睛看清后,跳着脚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“*个先人祖宗的,本狐仙成了必杀令奖励,臭不要脸的,等老娘抓到他,先挠他个满脸花,再一屁嘣死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白飞,你出大名了,不逊色于本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唉,兽惦记我,现在人也开始惦记我了。就想做个安静的美狐仙,咋就这么难呢!”

    白狐叹口气。

    埋怨的话没说,这一切,都是拜牛老大所赐,事到如今。

    想脱身都不行了,只能甘作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。

    笑过闹过,还是要严肃面对此事。

    这次必杀令的奖赏,力度空前,一定会引来大批的法师修行者,甚至游走人间的灵仙。

    可以断定,牛家大院附近,各路妖孽粉墨登场,战火隆隆,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*太大了!

    一个小时内,接单人数超过二百,稳定持续上升中。

    担心没用,简单四个字,干就完了!

    牛小田脚下灵猫,怀中白狐,月光铺在身上,像是盖着个光影被子,就这样安静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牛小田就被持续不断的手机*吵醒了。

    黄平野来了电话,还是那些老话,多注意安全,实在不行,就去他那里躲着,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找到。

    牛小田表示感谢,先撑一段时间再说。

    估摸着,黄平野有个几十米深的地宫,最先进的保护措施。

    佘灿莲也来了电话,上来就嚷嚷:“小田,奖励太丰盛了,我都想把你给杀了去领奖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姐姐才不会那么贪心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九品叶灵参、避雷珠,我是真动心了。”佘灿莲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难的?等*掉必杀令的发布者,他那里的宝贝,随便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“值得期待!”

    “别墅住得咋样?”

    “美呆了,思如泉涌,我准备写个新剧本,牛大田的传奇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搞错了,是牛小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错,我昨天听到,有个老头,讲了个牛大田的故事,话说百年前,兴旺村本来叫大田村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,打住,快打住!”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制止,郑重强调道:“那老头是个说评书的,就喜欢瞎编故事,完全不可信,没看见他吹牛吹得牙都掉没了。”

    佘灿莲又是一阵大笑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雷东鸣也来了电话,上来就是一通唏嘘感叹,“小友,这必杀令太那个了,你的处境极其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呢,水深火热。”牛小田跟着叹气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在这里,有什么需要帮忙,尽管开口吧!”雷东鸣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雷兄,感谢厚谊。诚实说,我也不想你参与进来,这回扩大战火,到时候反而顾不过来。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好!我知道分寸,不给你添乱。”

    窗外,

    春光明媚,还能听到鸟儿的叫声。

    生活还是那么美好,牛小田起床吃了早饭,背着手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女将们正在练武,闪躲腾挪,一招一式,越来越带样。

    龙茱扫院子的水平,也提高了一大截,带着个小喷壶,及时处理了粉尘。

    看到牛老大,龙茱扫得就更专心了。

    “茱儿,跟我进来一趟吧!”牛小田招呼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龙茱放好了扫帚,窃喜着来到牛老大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来这么久了,你觉得,这些姐姐的功夫咋样?”牛小田点起一支烟,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带劲,而且她们体格也特别结实,我就打不出这种力道来。”龙茱坦诚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武功夫,你想不想学?”

    “想啊!”

    龙茱回答得毫不犹豫,又挠头说:“不怕你不高兴,我爷爷很厉害,也想重点培养我的。可我呢,一坐久了,*下就像是有个火盆。”

    “静坐,哪门功夫都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点感觉,或许还能坐得住。”龙茱不想放弃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试一下,从现在开始,别吃饭了,清空肠胃,明天下午再找我。”牛小田道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