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让吃饭,这是哪门子功夫?

    龙茱下意识去捂肚子,居然现在就感觉饿了!

    熬到那个时候,还不得把酸水都吐干净了?

    牛老大是一家之主,何况还有爷爷的密令,龙茱伪装出一个欣然接受的笑容,道谢后继续扫院子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以往的规律,必杀令起效,通常需要几天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,这次错了!

    从上午九点开始,陆续有各种车辆驶入兴旺村,几乎都是满载的状态。

    车上下来的,以身材魁梧的男人为主,女性比例不足五分之一。

    都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,打着做美梦、赏花、吃绿色食品的由头,纷纷寻找住处,出手阔绰,房费不讲价。

    等到傍晚时,以牛家大院为中心,附近住满了所谓的游们。

    牛小田明白了,必杀令设置了启动时间,这帮家伙提前准备好了,一开启便立刻赶来,都想力争上游,拔得头筹。

    君影探查,其中没有法师。

    白狐化作虚影,也出去探查一番,给出了更精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跟以往不同,这次是帮派倾巢而出,最多的有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牛小田太难对付,屡屡失败,想要搞联合作战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个熟人,源州的勇武堂,麦鹏威亲自带队。

    勇武堂已经没落了,在当地都混不下去,麦鹏威打算孤注一掷,一旦拿到这笔巨款奖励,就可以重整帮派,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一群*!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嗤之以鼻孔,杀手们只会捣乱恶心人,想杀本老大,比蜀道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正要吃晚饭,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哪位啊?”牛小田不耐烦接通。

    “冷山门,冷树!”

    老者自报家门,声音异常冰冷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不要伪装,门中三位*,在游轮上莫名失踪,你应该给一个说法。”冷树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给个屁,老子跟他们又不熟。”牛小田说话很不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识抬举,那就等死吧!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老子又不是吓大的,随便你们粪山门怎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还是很用力那种的。

    冷树这人,不实在,小田哥很生气。

    岁寒三友失踪了,不假,但那都多久的事儿了?

    冷山门早不来晚不来,却偏巧这时候要说法,可见这个门派是何等的堕落,就等着借这个由头,来领取必杀令的奖励。

    岁寒三友死不死的,冷树其实不在乎。

    可能还觉得,没有他们指手画脚,掌门的权力更加稳固。

    晚餐,很丰盛。

    安悦心不在焉,外面都是杀手,知道了未免担忧。

    却见标价三亿多的牛小田,大口吃饭,响亮地喝汤,谈笑风生,若无其事,一颗悬着的心,也渐渐跳稳了。

    不该怕!

    牛小田不是孤军奋战,不但有忠诚无二的女将们,还有能化作人形的可怕蛇仙。

    十点,麻将局结束。

    安悦本想挑着眼皮,帮牛小田关注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怎奈睡魔的侵袭格外严重,到底还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牛家大院外面,昔日重现。

    又有杀手们围着大院瞎转悠,不停拍照,各种缜密分析,想要寻找闯进来动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半夜,

    围墙外,突然传来了两声痛苦的惨叫,惊跑了一众杀手。

    有两名杀手,使用带着抓钩的绳索,刚刚钩住围墙,潇洒地纵身跳上来。

    迎面一股恶臭,比醋精还浓郁,呼吸刹那间停止,意识都模糊了。

    两名杀手直挺挺从围墙上坠落,深度昏迷中,又被同伙慌乱地拖走。

    掐人中不管用,再加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臭味,呼进去吐出来的气息都是臭的。

    两名杀手,好半天才弄醒。

    救援者身上也沾染了臭气,经久不散,一个劲儿流眼泪。

    初级防御,黑子和黄黄就能完成。

    刚才,是黄黄放了个小臭屁,轻松将莽撞的杀手给熏晕了。

    黑子则纵身跃起,将绳子和抓钩拖进院子,算作两件普通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哈哈,黄黄终于派上了用场,臭屁的杀伤力,够这群蠢货们品味好几天的。”白狐实时直播,乐得在床上打滚,露着肚皮。

    喵星很无语,这只狐狸,太缺少稳重了,一点淑女的气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杀手们就是瞎闹腾,我们真正的敌人,还是以法师为主。”牛小田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,在佘灿莲面前,法师也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狐参谋,意识到了佘灿莲的重要性,这条大蛇才是最大的安全保障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能顶得住,就尽量不用她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认为,如果总是求人,将来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还不可知,也不想佘灿莲成为恩公的形象出现。

    “也是,金箭兰多稀罕,还要分给她,这货也是无利不起早。”

    白狐鄙夷,不过声音又小又怂。

    正聊着,白狐突然坐起来,说道:“老大,有一个蒙着脸的男人,拿着电动砂轮来了。”

    狐参谋见识提高了,还知道电动砂轮。

    想干啥?

    脚丫子想想也知道,锯断门栓,破坏大铁门,打开一条自由进出的通道。

    这么搞,动静会很大,由此可见,杀手们为了争得头彩,也是真拼了,整个帮派都耗在这里,也要花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白飞,还得靠你出战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,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白狐化作虚影,从窗缝出去了,半分钟后,又出现在屋内,拍拍小爪子,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这名杀手,没有防身的符箓,被白狐轻易入侵。

    结果,他就用电动砂轮,锯断了自己的鞋子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还有三根粗短的脚趾。

    此刻,杀手正倒在大门外,疼得满头冷汗,几乎晕厥。

    先给他们点小小的教训,知道牛家大院是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牛小田让君影造梦,并关注外面的情况,抱着被子,翻身睡去。

    次日下午,龙茱步履蹒跚,捂着发晕的头,挪进了牛小田的房间,抬起茫然的小脸,卑微的说出心声:“老大,我,我饿啊!”

    “顺利的话,晚上就可以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就怕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。”龙茱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哈哈哈,牛小田被逗笑了,招招手,说道:“过来床上躺下,将肚皮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……”龙茱瞬间脸红了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