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娘大了,思想就不那么单纯了!

    牛小田摇摇头,说道:“对了,你把秀儿叫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不是我懒,实在是饿得没力气,懒得动弹啊。”龙茱皱着的小脸能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这会儿不介意了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别人在这里更别扭。老大,你,随便吧!”龙茱又说:“能不能让那只猫也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可以!”牛小田摆手。

    龙茱紧张地躺下,露出了肚皮,非常平坦。

    牛小田取出银针,快速刺下一道不转符,并不疼,龙茱却觉得,肚皮变硬了。

    紧跟着,牛小田将手掌悬在半空,将一丝真武之力,注入进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痒,好痒!”龙茱捂着肚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忍着点吧,等不痒了,找小玉要一颗强武丹服下,还有*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将翻滚的龙茱,直接从床上拉下来,跟着就推出门外。

    而龙茱的笑声,传遍了整个走廊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也太照顾龙茱了,她就是个草包,啥用也没有。”白狐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牛小田当然知道这个理,女将们可以奋不顾身,冲锋在前。

    而龙茱却不行,最多算作编外和候补。

    不能让她出事儿,受伤也不行,没法跟龙潜交代。

    “啥事呢,不能实用论,本老大可是等着龙潜炼制的补天丹。”牛小田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“补天丹无价,老大*远瞩。”白狐溜须。

    晚饭时,

    龙茱不顾形象,一通狼吞虎咽,吃得肚皮滚圆。

    基础是不错的,不用检查,也能断定,真武种子在她体内,已经生根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三天,不断有帮派组织赶来,兴旺村的旅游入住率,持续攀升中,不少别墅前,都挂上了满的牌子。

    百姓们开心不已,热情高涨,投入到赚钱的大潮中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这都是牛小田用生命危险,给村里带来的虚假商机。

    夜晚,经常有杀手们骚扰,强度有所增加。

    牛小田对此习以为常,黑子和黄黄第一防线,实在不行,就派出白狐。

    喵星也技痒,几次请战,牛小田都没答应,还不到动用灵猫的程度。

    法师们,终于进村了!

    一行八人,集体住进了飞鸿棋社,也就是张棋圣的家里。

    牛小田不得不佩服张棋圣,跟自己有的一拼,天生的招灾体质。

    观原因,张棋圣将房租价格定得很高,一般杀手们觉得贵,即使是会下象棋,也都没有选择去那里住。

    法师们出手更阔绰些。

    白狐的克星来了,它不敢去探查。

    还得靠君影,几次探查得知,这些人的袖口里面,都有个小山的图案。

    冷山门!

    掌门冷树带着弟子们,来找牛老大讨说法了。

    牛小田给张棋圣打去电话,嘘呼道:“棋圣,听说你那里住满了人,财源滚滚啊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的原则,宁缺毋滥,只租给棋友。这位冷先生,也是位象棋高手,相见恨晚啊!”

    张棋圣笑道,还能听到棋盘落子的声音,正在跟冷树下棋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的水平,杀他个人仰马翻,弃子而逃!”牛小田怂恿。

    “小田,不能这么说话,以棋会友,切磋交流,共同进步,才是下棋的宗旨。”张棋圣故作姿态。

    “我下棋就是这样,只要能赢,啥招都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是个赖皮!”

    说笑几句,牛小田挂断电话,他非常确信,凭借冷树的耳力,肯定听到了通话内容,此刻正恨得咬碎一口牙。

    必须要重视冷树一行人。

    八个人,可以设置攻击类的法阵,类似符阵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这个目的,岁寒三友的惨痛教训,单打独斗,胜算不大,就想群殴一起上。

    下午,

    牛小田正跟喵星沐浴着阳光,白狐突然汇报,“老大,龙潜来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开车,只带着一名司机。”

    龙潜是好朋友,远道而来,当然要好好接待。

    牛小田急忙在群里发布消息,全体出列,迎接龙潜大师。

    刚刚列好队形,就听到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牛小田亲自过去开了门,龙潜面带笑容,寒暄道:“小田,多日不见,愈见雄姿勃发,英雄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跟我就别套了,快请进,车也开进来吧!”牛小田亲热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听说雷东鸣在此,稍作停留,便去看望他。”龙潜摆手。

    是来看雷东鸣的!

    可见两人上,没少联系了。

    女将们纷纷向老大师问好,龙茱最激动,看见爷爷就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更担心爷爷来了,会把自己带走,愣是把眼泪给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么久才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龙茱拉住爷爷的手,嘟着小嘴撒娇,羡煞其他女将,孤儿是没资格这么矫情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茱儿看起来,进步不小,让人欣慰。”

    龙潜开心地拍拍孙女的手背,继而转头道:“多谢小田的栽培!”

    “没说的,茱儿也是可造之材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赞了一句,读懂了龙潜的表情,已经探查到,龙茱体内有了真武之力。

    这种独门*,非传承不可得,龙潜自然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将龙潜带到厅落座,巴小玉送来两杯茶,便跟女将们一起退去,龙潜摆摆手,让龙茱也出去。

    龙茱不情愿,还是听话退下。

    “小田,冷树带人来了。”龙潜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提前打过电话,各种难听的话,眼下就住在飞鸿棋社。”牛小田满不在乎,点起一支烟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必杀令,让整个修行界,都陷入了混乱。如此恶意横生,贪财忘义,枉负了修行者的称号。”龙潜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正如大师所言,他们只修身体不修心,境界就止步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说完,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,用词水平又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可惜,补天丹还差两味药材,否则,这次就能给你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这种宝贝,也是需要缘分的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嘴上这么说,心里还是不免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刚才他就幻想过,如果龙潜带来补天丹,豁出去提升到真武五层,即便是灵仙来了,也能潇洒地过上几招。

    “大师,冷山门有啥独门绝技?”牛小田又问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