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种小把戏,怎么可能伤到女将们。

    尚奇秀伸手就抓住了飞来的匕首,跟着就抛了回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匕首扎入麦鹏威的膝盖,他噗通一下,直接就跪了。

    “放下手里的东西,双手举过头顶。”春风厉声道。

    三人连忙扔了东西,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女将们一拥而上,用束带捆住手脚,像是拖死狗一样,绕到前方,带到厅内,等候老大发落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正好找个乐子!

    牛小田懒洋洋下床,嘴里叼着烟,来到了厅里。

    麦鹏威三人,都笔直地跪在地上,低着头,像是在忏悔。

    牛小田仔细打量一下,居然还都认识。

    脸上有伤疤的,是老疤,就是这家伙,捅了麦鹏威一刀,居然没被开除,有点没道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,尖嘴猴腮,正是叫做孤狼的家伙。

    牛小田跷着腿坐在对面的沙发上,嘲笑道:“大麦,就凭你这点本事,也敢来兴旺村,活够了吧!”

    “牛小田,既然落在你的手里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麦鹏威嘴硬道。

    “杀你,太掉价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打听道:“大麦,听说你混得挺惨的,到底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丰家砸了我们很多场子,那个女人,更是可恶。”麦鹏威恨恨道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?

    表姐云亦然!

    牛小田生气了,吩咐道:“抽他嘴巴,必须打掉牙!”

    “俺就喜欢打嘴巴子!”

    冬月撸起袖子,冲到前方,左右开弓,一阵清脆无比的啪啪声。

    一边打,冬月还问:“老大,几颗牙?”

    “五颗吧!”牛小田伸出巴掌。

    很快,麦鹏威的脸,肿的像是个大号猪头,嘴里不停冒血,有牙齿脱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正好五颗!”

    冬月数着数,够了,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技巧活,讲究左右开弓的力道的。

    冬月哪懂!

    实际上,是八颗,另外三颗,被麦鹏威混着血,吞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牛小田,就算你打死我,本老大也不服。”麦鹏威口中漏风,说话都成了大舌头。

    “这里只有牛老大!”

    春风飞起一脚,踢在麦鹏威的后心上,他再次吐出一口血,差点背过气。

    “大麦,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小子到底服不服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吐着烟,很是轻蔑,又问:“说说吧,你除了做坏事,还有啥本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尚奇秀一脚踢过来,正中麦鹏威膝盖处的匕首上,这下,连手柄都透了进去,疼得麦鹏威直接侧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夏花秋雪将他拉起来,重新摆成老实跪着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我,很会赌博!”

    不新鲜!

    北春市吴家三兄弟也会。

    不过,强中自有强中手,牛小田来了点兴致,“逢赌必赢?”

    “多数时候,都赢。后来,就没人跟我玩了。”

    有点意思!

    看来这些帮派发家,都有共性,用赌博的方式攫取第一桶金,也可能是擅长出老千,外加恐吓威胁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牛小田可没兴趣陪着麦鹏威搓麻,尽管有赌鬼玲珑,绝对不会输。

    得想点简单易行的。

    有了,

    牛小田让巴小玉拿来一张纸,随便撕下一小块,吩咐就用麦鹏威身上的血,写下一个“麦”字。

    揉成个小纸团,这才开口道:“大麦,如果你能猜中,纸团在我的哪只手里,就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这么幼稚的游戏?

    麦鹏威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问道:“你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“本老大说话,向来一言九鼎,只要猜中一次,就放你们走。不过,你要是猜错了,得给我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猜!”

    “把他的手放开,拿出手机,准备转账,还是转给小玉吧!”

    “还没比呢!”麦鹏威梗着脖子。

    “准备工作嘛!就凭你这心急劲儿,也赢不了。”牛小田嫌弃道。

    尚奇秀上前,割断麦鹏威手中的束带,谅他也不敢搞偷袭。

    麦鹏威摸出手机,准备转账,心里的打算是,要想赢太容易了,不如主动给牛小田点钱,哄高兴了,兴许就能逃脱这个地狱。

    开始!

    牛小田将小纸团在合拢的双手中晃了晃,然后左手倒右手,右手又倒左手,速度那叫一个慢。

    在场的每个人,都看得清清楚楚,纸团在左手里。

    “猜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笑着将双拳伸到前方,眼神还往左边瞥了眼。

    “右,右手!”麦鹏威艰难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猜错了!”牛小田哈哈一笑,展开了左手,小纸团正在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麦鹏威立刻给巴小玉,转过去一百万。

    还得继续猜!

    牛小田玩着小纸团,不亦乐乎,接连五次,麦鹏威全都故意猜错。

    五百万到账了!

    麦鹏威认为够多了,第六次,准确断定,小纸团在右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这水平太烂了,又猜错了!”

    牛小田张开双手,小纸团就在左手的掌心里,还故意展开,显示上面的那个血淋淋的“麦”字,并没有作弊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麦鹏威傻了眼,难道腿疼导致眼睛也花了?

    硬着头皮,又转去一百万。

    “继续猜!”麦鹏威的声音都走了调。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牛小田还是缓慢地移动着纸团,每个人都能看清楚在哪只手里。

    接连两次,麦鹏威还是猜错了,居然发现不了,牛小田是如何作弊的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对于堂堂狐仙而言,搬运个小纸团,简直比放个屁还容易,正是白狐在暗中助力。

    八百万!

    “牛,牛老大,不猜了,死就死吧!”麦鹏威沮丧道。

    “机会,不该轻易错过。”牛小田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“真,没钱了!”

   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牛小田就是想把麦鹏威榨干,让所谓的勇武堂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如今的麦鹏威,还真是穷,就这么点钱,都没玩过瘾。

    牛小田冷笑一声,嘴唇翕动,念出麦鹏威根本听不懂的咒语。

    伸手一指,一旁看热闹的老疤,突然身体前倾,朝着地上咣咣磕头,直到脑门都磕掉一块皮。

    再伸手一指孤狼,这货表现得更夸张,直接将舌头咬掉一截,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麦鹏威吓得面无人色,双臂艰难地撑着,俯身磕头,哀求道:“牛老大,求放过,我发誓,绝不再来兴旺村。”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