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离开源州市。”牛小田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!”

    麦鹏威回答得很干脆,牛小田太可怕,只要能离开这里,做什么都行,哪怕趴在地上用嘴啃泥。

    “都滚吧!”

    牛小田赶苍蝇般抬抬手,先一步回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麦鹏威等三人,被女将们拖到了大门外,这才割断了束带。

    大家又把厅里的污渍清理干净,这才回去安心睡觉。

    老疤和孤狼的异常表现,当然是被白狐入侵了。

    此刻,白狐依旧在关注他们的动静。

    腿废了,走不了!

    还不敢再停留!

    麦鹏威慌忙打电话通知其余手下,赶紧将两辆车开过来,带着一身伤,狼狈地离开了噩梦般的兴旺村。

    后来,牛小田问过表姐云亦然。

    果然,勇武堂在源州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柏寒的可恶之处在于,明明知道,杀手们很难靠近牛小田,却依然设立了五千万美元的高额奖金。

    就是想把小田哥困住,制造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另外,一旦牛小田大开杀戒,那就中了他的另一个圈套,身负解释不清的命案。

    “总是这样,真被动。”牛小田恼火道。

    “欸?老大,我们不如也搞个必杀令,针对柏寒的!”

    白狐脑中灵光一现,有了个好点子,自己都觉得骄傲,兴奋的乱跳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哪有那么多钱和宝贝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摆摆手,行不通的,一旦这么做,柏寒还可以持续加码,将事情搞得更大。

    “一只灵猫,足矣!”白狐奸笑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奖励,够吸引人。”牛小田坏笑。

    喵星两只耳朵瞬间支了起来,怎么感觉刚才的气息又充满杀机了?

    要是喵星知道,身边的一人一狐,都在打它的主意,一颗心肯定哇凉哇凉的。

    “白飞,别瞎琢磨了,不知道柏寒的具体信息,咋发布必杀令,会成为笑话的。”牛小田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可以问黄平野。”

    “他?只有躲的份儿!”

    牛小田很确信这一点,黄平野害怕柏寒,才不会轻易地蹚这一池子浑水。

    如今的牛家大院,堪称铜墙铁壁。

    守住根据地,不管外面如何浊浪滔天。

    苗灵娜很安静,在地宫里看书,蛊虫罐也摆了出来,偶尔进行投喂和训练。

    每天必做的任务,就是查看灵草的长势。

    惊喜不断,百洁草长得最快,比其它灵草都高出一截。

    三天后的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阴云密布,没有一丝风,四周格外静寂。

    冷树又开始行动了,带着七人离开了飞鸿棋社。

    君影第一时间汇报了此事,牛小田正等得心焦,连忙兴奋地启动了防御风阵。

    一直就想测试下,风阵的威力如何,机会姗姗而来!

    冷树一行人,来到牛家大院,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,居然设立了防御类的法阵,一定有高人暗中相助,这让进攻的难度增加了许多。

    没让弟子们拿着小旗乱跑,冷树背着手,先是围着牛家大院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突然感到头晕恶心的杀手们,便惊慌失措地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有本事!

    牛小田也给冷树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站在大门前,冷树托着下巴,仔细端详了好半天。

    让手下们散开,依旧按照八个方位站定,随后,冷树抛出了信号符,进攻再次开始。

    老套路,还是释放寒气。

    牛小田也没喊女将们出来,就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叼着烟看天。

    寒气大网,瞬间笼罩而下,防御风阵骤然发生感应,如同云涛般涌动,将所有寒气都阻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寒气全部溃散,没有一丝透入进来。

    大师就是大师!

    牛小田由衷佩服,龙潜设立的这个防御,验证有效,还很强大。

    第一*击,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冷树并没有离开,将弟子们召集起来,又分发了符箓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攻击再次开始。

    浑浊恶心的气息,再次覆盖在牛家大院的上空,风阵反应很激烈,正在拼力将这些气息甩开。

    “老大,冷树使用了尸气符!”白狐厌恶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开始使用邪术了,先观望一下,实在扛不住,就冲出去*。”

    尸气源源不断,风阵全力抗争。

    最终,尸气还是没能透进来,最终散去。

    而风阵的威力,也似乎减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冷树面沉似水,久攻不下,还损失了不少符箓,也让他着实非常肉疼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又拿出一张金符,上面有雷电的能量呢。”白狐密切关注冷树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看他,到底有多少存货。”

    “白浪费了,真该都抢过来!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,他有寒冰剑,那才是最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要策划*,法阵不是永恒的,不能由着他们这样搞下去。”

    冷树抛出那道金符,一面雷电交织的大网,又朝着防御风阵覆盖下来。

    风阵上,也有雷电的能量,两种雷电,瞬间碰撞在一起,绽放出漫天烟花般的光幕,格外璀璨。

    美好的景象,来不及捕捉,便消散了。

    随之,防御风阵也消失了,在冷树三次攻击下,能量耗尽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到处搞破坏,分明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牛小田冷冷的声音,传入冷树的耳中。

    冷树猛的一个寒颤,下一刻,居然撒腿就跑,连弟子们都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,冷树突然感觉不到牛小田的存在,这是很恐怖的现象!

    牛小田启动了执草*,就这样把冷树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没去追,牛小田返回屋内,心情也挺郁闷的。

    难怪龙潜给留下来一兜木珠子,防御风阵也是易耗品,难以抵挡持续不断的攻击,需得及时替换。

    聊胜于无!

    外面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,冷树没敢再来。

    他今晚是睡不好了,一直苦思冥想,牛小田是如何消失的。

    次日,

    牛小田重新设置了防御风阵,再扒拉下手里的存货,还够补充三次的。

    白狐说得对,该策划反击,不能由着冷树折腾个没完。

    最简单方法,就是让佘灿莲帮忙,管保可以吓得冷树一伙人,屁滚尿流地逃离兴旺村。

    但牛小田不想这么做,而是去了地宫,找到了苗灵娜。??